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醉豪门,徐徐图之

41 堂本哥哥

醉豪门,徐徐图之 闻人在言 1443 2014-07-19 08:07:07

    八点三十三分,圣母百花大教堂。

  叶桑洛沮丧地坐在了街头,看着行人越来越少。

  国内很多人都认为欧洲这开放的土地,必定是夜夜笙歌的。但其实并不,商店很早就关门,甚至连超市都极少有营业到九点以后的。基本上除了去餐馆用餐和去酒吧喝一杯,这里的人并不热衷一直在外边逗留。

  这里并不灯红酒绿,反而宁静得不像话。下班时间一到,他们的大脑会自动清理繁复的内容,直到只剩下享受两个字:享受和家人共聚的时光,享受一个人的自由,抑或两个人的浪漫。

  她非常喜欢这种生活节奏,但是人人追求享受,有时候难免不便。比如此刻,她想找一间可以把她手中的那些金线和宝石换成现金的商铺,就变得毫无可能。

  商铺早关了门,挂上了CLOSED的小木牌。她甚至可以想象,老板翻转那块木牌时,正开心地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可是,她可开心不起来。换不到现金,代表着吃住会有麻烦。宝石没几颗,换成现金有一大把,但是拿来直接抵用,可没几次。

  不远处飘来悠扬的萨克斯曲,叶桑洛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满脑子只想着钱,实在是对佛罗伦萨的侮辱。她天经地义地想着,很快就将眼前的难题抛开。

  左手抱着膝盖,右手托着腮支在上头,脑袋侧偏着,远远看着那街头艺人,静静地聆听美妙的乐声。

  离她不足五米的对街街角,一身黑色皮衣的堂本川背着身子,正叫着她的名字。

  “叶桑洛?”她的名字好像一个石子,投入了他的心湖,打出了一串水花,他的眼眸突然有了不一样的光彩。

  一瞬之后,他沉声命令:“马上追查叶小姐的下落。”

  说完,堂本川终于把目光从天际收回,转过了身,朝着对街走过去。可没两步,突然顿住了脚步,冰封了万年的脸漾开一抹笑,如春阳化开初雪。

  附在耳边的手机里说话声还在继续:“是的,社长,属下已经——”

  “不用了。”他打断了对方,迅速将通话掐断,然后提步快走。

  他看见了叶桑洛。

  叶桑洛沉迷在醉人的音符里,浑然不觉有人正一步步靠近,直到他在她身旁坐下,一把搂过她的肩膀。

  她大吃一惊,几乎跳起身来。手臂已经高高抬起,准备向对方挥过去,却在看清对方长相的瞬间,定格在了空中。

  “堂本哥哥?”她惊喜地叫了起来,叫着她习惯的称呼。

  堂本川伸手拧了拧她的鼻尖,半是抱怨半是宠溺地说道:“还记得我啊,我以为你在欧洲乐不思蜀,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怎么可能!你可是最最疼我的人啊!”叶桑洛夸张地说着,高抬的手臂自然而然缠上他的臂弯,半个身子也倚靠了过去。

  堂本川温柔一笑,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揉了揉她一头短发。

  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十二岁,她八岁。十二岁的他,叛逆得砸掉了房里所有的东西;八岁的她,却笑容甜美地问他,要不要换个房间继续砸。

  大约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成了他心里最为特殊的存在。任凭他变得如何冷血无情,都舍不得对她说一句重话。

  “那你可以告诉这个最最疼你的人,为什么你会在街头流浪吗?”堂本川轻柔的嗓音塞满了关心。

  叶桑洛尴尬地笑了笑,回道:“还不是因为我那顽固的爷爷,他非要让我嫁给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家伙,所以我就逃婚了。然后——”

  “你爷爷冻结了你的银行卡,想逼你就范,而你宁愿流落街头也不肯妥协!”他很轻松地将后面的情节补充完整。这老掉牙的手段,也就那些老古董们当做制胜法宝。

  叶桑洛点了点头,“很老土的情节对不对?不过多亏得爷爷,我才发现大哥原来很疼我。”

  乐天是她性格里最突出的一面,即使事情糟糕透顶,她依然能够找出好的那一点。这也许就是她让他心动的根源,因为她令他相信自己并非一无是处。

  叶桑洛还在继续歌颂着自家大哥多么多么“伟大”,他的心口却生起一股闷气,忍不住打断了她的长篇大论。

  “你说叶以程?”

  提及他的名字,他甚至有些不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