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醉豪门,徐徐图之

37 儿子杀老子

醉豪门,徐徐图之 闻人在言 1375 2014-07-17 20:58:09

    书房。

  徐朔深陷在真皮座椅里,双手手肘撑在桌面上,若有所思地拨弄着腕上的手表。

  这不是一块普通的手表。当初答应邢风的请求时,唐担心他会感染细菌,就黑进静冈县政府信息库窃取了有关天狼三号的化验结果,并根据这些数据在表芯安装了一块检测天狼三号的芯片。一旦芯片的红外线扫描到一定数量的细菌,表盘数据就会改变。细菌的数量越大,表盘数据也越大。

  但是这个一定数量却也是潜在的不安定因素。他们所得到的化验结果来自寄主死亡后的血液细胞,很多参数并不准确。活体的细菌样本他们没有,到底多少数量会构成生命威胁他们也不清楚,只知道天狼三号在血液内的繁殖能力超强,像吸血鬼一般嗜血而生。

  所幸即使当时艾莲娜在酒里面也加入了活体细菌,经过消化系统的细菌繁殖能力十分有限,这便形成了一段潜伏期。潜伏期之后,细菌仍旧会进入到血液系统,直到通过血液循环占领各个器官。

  这也是为什么叶桑洛碰了他的手表,表盘数据却丝毫无异样的原因——她要么很幸运,并没有感染细菌;要么很不幸,还处在潜伏期。

  担心随着秒针的转动一点点叠加着,直到强烈得破坏了他一贯的沉稳和冷静,他焦躁地起身走到窗边站定,目光落在遥远的某一处。

  “少主,查到艾莲娜的真实身份了,好家伙,她竟然整过容。”沙发那头,唐震惊地大叫出声。

  徐朔迅速地转身走了过去,唐立刻翻转了电脑屏幕。

  原来,艾莲娜原名叫做罗拉,是一名职业杀手,曾经几次成功暗杀各国政要。一个星期前因为被警方通缉而改头换面,将自己整容成艾莲娜的样子,并且在杀了她之后彻底地成为了艾莲娜。

  显然先前他们推理错误,艾莲娜并非一开始就有目的地接近他们。

  “唐,查查她的账户信息,看最近有没有大笔资金存入。”徐朔沉声说完,踱至对面的单人沙发坐下。

  唐立刻将屏幕转回,低头又忙碌起来。查个个人账户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两分钟不到,他便成功地黑入了艾莲娜的银行账户。

  “三天前她的账户曾经一次性存入了两百万欧元,存钱进来的是一个登记在苏黎世的瑞士银行账户。”唐一面说着,一面飞快地敲打着键盘,“我现在试着黑进瑞士银行数据库,查查这个账户的户头是谁。”

  徐朔不语,陷入了沉思。艾莲娜真实身份的查明,使得他必须重新梳理整件事情。他原先认为翻译遭暗杀是托维所为,将它跟堂本一郎的死划清界限,但有没有可能两件事情是同一个人所为?暗杀翻译的目的不是破坏军火案,而是别的呢?

  思绪越来越混乱,他又不自觉地伸手去摆弄那块手表。时间如细沙在他指尖缓缓流逝,他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强烈。

  这一次唐花了足足二十分钟才破解这个被十重程序加密保护的银行账户。等看到屏幕上跳出的信息,他又是一脸意外:“津深株式会社?”

  早就有心理准备的徐朔显得镇定多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津深的社长是堂本川。”

  “堂本一郎的亲儿子?”唐惊呼出声,“儿子杀老子?”

  “听闻堂本川一向心狠手辣,比他父亲有过之无不及。他才十岁的时候,因为一个同学不小心叫错了他的名字,就把那人剁成了肉酱。”徐朔的眼神闪过一道奇异的光,那是遇到劲敌才会出现的神情。

  堂本川是堂本一郎的第三个儿子,也是最不受他看重的那一个,但是他偏偏是继任代目组长呼声最高那个。他远比他父亲难对付,堂本一郎有致命的弱点,而他没有——一个没有弱点的人,是注定的王者。

  “这家伙简直没有人性啊!”唐不禁感叹着,“他是不是有什么杀人癖好?”

  徐朔像是突然被点醒了一般,冲口而出:“唐,查一下堂本川的出入境记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