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醉豪门,徐徐图之

7 洪湘玲不见了

醉豪门,徐徐图之 闻人在言 1280 2014-06-25 13:50:39

    叶桑洛顺手从侍者的托盘中“劫”了两杯酒,准备带去花亭和好友一同享受,配美酒的就是方才她大战渣男与千金的剧情。

  花亭离得不算远,湘玲多少应该看到一点。想到能够让她看到渣男吃瘪,叶桑洛顿时觉得大快人心。

  大大的笑容挂上了她那因为演出太卖力而红扑扑的脸蛋,可惜维持不到两分钟就跨了下来。

  她不知为何将手中的两杯酒硬塞给了路过身边的一位男士,而后便像一条警犬一般,在弥漫着酒香和蔷薇花香的空气中嗅闻个不停。

  她在搜寻一种气味,一种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味道。若不是她刚才太得意忘形,若不是这儿到处弥漫着淳厚的香气,她应该第一时间就发现这气味的。

  循着那丝气味,叶桑洛走向了花亭方向。

  花亭——怎么会在花亭?

  叶桑洛十分惊讶,突然像意识到什么,大叫一声糟糕。

  可惜花亭已在眼前,花亭外等候的那个人也已经看见了她,并且有礼地喊了声:“小姐!”便飞快地朝她跑了过来。

  叶桑洛一见苗头不对,撒腿就跑。

  “小姐,你别跑啊,少爷让我跟你说——”

  “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会回去的。”身后的呼喊声被她无情打断了。

  “小姐,你的好朋友她在——”

  “她安全就好,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叶桑洛说完这句话,便大叫一声,“色狼!色狼!”

  倘若渣男能够看到这一幕,他一定会收回刚才对叶桑洛的评价。此时的她,完全是个毫无义气的损友。

  后头的人来不及反应,就被一群人高马大的法国人拦了下来。

  叶桑洛顺利甩掉了他,朝着出口跑去。

  到了大门边,还没跨步出去,就被一只大手抓住了手腕,一把扯了回去。

  “喂,你干嘛?”她扬起另一只自由的手,一掌拍在了对方的手臂上。

  这一掌声音很大,力道也不小,但是对方的手臂像钢铁一般,任由她力气再大,也不觉得半分疼痛。

  叶桑洛抬头,欲张口大骂,脏话到了嘴巴,却成了一个问号:“是你?”

  徐朔不发一言,拖着她继续往酒店深处走。

  “喂,你弄痛我了。”见他傲慢得不理人,叶桑洛也没好气,一个劲地要挣脱他的钳制。可她的力气根本没法与他相抗衡。无奈之下,她抬高了手臂,凑上嘴,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背上。

  徐朔停下了脚步,任由她咬。一双眼冷静得可怕,好似在取笑着她的不自量力。

  叶桑洛不信邪,牙齿咬合得更紧,很快地,她尝到了一丝血腥味。

  “你到底是不是人啊?”她松了口,认输了。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你这样也算个人吗?”他眼微微一眯,挑衅道。

  叶桑洛顿时气得鼓鼓的:“谁不是人啊?你怎么可以胡乱骂人!”

  “刚才追你的那个人他还有个同伙,正在门口那辆劳斯莱斯里头等着你。我出于好心阻止你出去,怎么算都是帮了你的忙,而你却咬了我的手?如此恩将仇报的人,连猪狗都不如,当然不算人!”徐朔讲完,终于松开了手。眼眸微转,落在手背上那个不浅的齿印上,停了几秒钟,重又回到叶桑洛那张青红交错的脸蛋上。

  “我——谁让你不先说清楚的。”被咬活该!前一句嘟囔不清不楚,显然觉得愧疚。后一句腹诽说得爽快利索,简直理直气壮。

  “在人来人往的大门口说?你确定那位同伙不会注意到,然后第一时间朝你冲过来?”比理直气壮,徐朔有过之无不及。不过,他本来就没有期待能够从她口中听到一句谢谢,交代清楚后,便转过身,径自离开。

  眼见他的身影即将消失在走廊尽头,叶桑洛顾不得心里的不安,跑了上去。

  “你去哪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