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蚀骨纠缠,恶少折服小逃妻!

006 威胁,逼迫的必留

    带领自己的人敲了敲总裁专属办公室,不情愿且害怕反感的席冰被一把踉跄地掼到里面。

  等到席冰猝然抬起头,一看,才发现一身霸气黑装的宁炫风环绕着双臂,好整以暇地盯着怀中的席冰,注视着眼前狼狈不堪的席冰。

  “怎么,这么着急的急着献殷勤?嗯?”少有情绪的宁炫风勾了勾惑魅的薄唇讥笑道。

  席冰虽然愤怒难当,但还有理智,一把推开宁炫风,默念告诉自己对方是自己的上司,所以不能轻易得罪,而且她还希望自己能留在润科,所以她不能像往常一样强势。把握机会,不要丢了工作得不偿失,一件没有意义的事谁会在意?呵?!

  随后,席冰强忍着压住自己心中怒火,转移话题,面色僵硬,不带感情地微笑点头,公事公办的冰冷模样,”总裁,不好意思,请问,今天我的表现能录取贵公司吗?”

  其实她也是真的难得和宁炫风废话,所以就如此一副平淡无奇的模样。

  然而,宁炫风,却对席冰的木然无趣感到很失望,本身他内心还期待着她能有什么反应呢,没想到是这样。不过,小爷他可不是一个会轻信别人的人,特别是对眼前的这个女人!

  他邪魅的笑了笑,随即勾起席冰的小下巴,朝她吐出温湿的气息,冷笑道,“哟,给我装傻逼呢,嗯?这也是你自导自演的戏码,我说你演够了吗?嗯哼?!”

  席冰感觉一头劈头就是莫名其妙的雾水,纵使如此,还是有点压抑声调,平稳地怒问着宁炫风,“总裁,你说什么?”

  “还装傻呢!好,”宁炫风拽正席冰偏离的身体,勾缠着下巴,让她的眼睛注视着他,席冰非常不情愿,但碍于身份地位的悬殊,尽管她气的依然不轻,但她还是知道孰轻孰重地看情况而为之。

  而且她觉得堂堂总裁,对自己这种小鸟儿有想法,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无稽之谈!

  而事实却与她的想法大相径庭,看到席冰蹙眉强忍的动作,宁炫风对席冰的兴趣更是加深了一层,调笑道,“你记得你最近做了什么事?”

  宁炫风随即扯开自己的衬衫领口,露出性感似璞玉的锁骨,让席冰看到自己身上的淤青。

  席冰先是一脸茫然的呆萌模样,之后,迅速换成了一种担忧不安,而讨厌、厌恶相互交织心理,席冰努力思索,回想这些着自己做的事,突然记忆之中,有一张妖孽的脸很是让席冰深刻,于是席冰再看看眼前宁炫风的脸,完全重合在一起。

  席冰大吃一惊,克制住担忧与不甘的感情,但表面上的她,还是强压抑下极其不满的情绪,略带歉意地说道,“总裁,对不起,我那天不是故意为之,对我而言那天发生了大事,所以对不起。”

  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心中对眼前这个总裁已经厌恶非常,重重咬下嘴唇,呕着气,故意低头,眼神中一片冰凉,似结冰的木偶一般僵硬!

  回忆的零星片段交叠在眼前,席冰的内心情绪似海浪般冲袭而来,但她还是选择着不屈的忍耐!不是因为他是总裁,而是为了自己,为家人,为闺蜜!

  宁炫风看着沉默无声冷着一张脸的席冰,居然脸上划出一道邪魅的璀璨笑容,但几分钟之后,盯看着席冰清澈直视他的双眸,良久,他的心中还是对席冰有所疑心!

  就在彼此这几分钟中的打量与注视中,席冰觉得自己要失去工作,已经心底恐惧的透不过气的时候,宁炫风佯装微笑,靠近席冰的脸旁,呼出温暖的气息,冷然威胁道,“既然如此,那你先回去,不要问为什么,因为你已经被录用了,但,如果你说的不是真话,我当然会开除没有信用度的你!”

  席冰暗地里,对宁炫风的流氓行为恨得咬牙切齿,厌恶非常但为了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大好工作机会。

  但还是伸了伸直脖子,正襟挺直后背,说道,冷淡疏远地拉远宁炫风与自己的距离,并不理睬宁炫风的无理取闹,又疏离客气地告别,“是,总裁,谢谢,我先回去,明天会准时上班的。”

  离开润科,席冰憋着大招儿,牢骚无处发泄,只得在取自行车,无人的停车场,神色冷笑讥讽着宁炫风,“一个总裁,以为自己帅,招惹一身花蝴蝶,波及到我就算了,还敢提我死去的母亲,你妹的有资格吗?还真以为自己帅的惨无人道了吗?我看那张脸长得差不多应该被人道毁灭了吧!呵!?”

  而她没有发现不远处的轿车里,一身雍黑西装的宁炫风紧紧地盯凝着席冰,挑起一种意味深长的妖邪冷笑,但其中眼神中却荡漾着一种捕捉到美味的鹰隼炽热,闪烁妖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