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蚀骨纠缠,恶少折服小逃妻!

007 回家,争吵火焰开战!

    春分,天气开始放晴,席冰已经在润科实习了一小段时间。

  发生的一切,到现在离妈妈早已过去了好几个月,去世葬礼入土,都是席冰自己一人去操办的,因为从小席冰就非常独立自主,所以这些对她而言并不算什么。

  事实上,席冰在这段时间,极少见到父亲,而让席冰能有点印象的是,极少回家的席泰雄,不知为什么有时候回来都会喝得酩酊大醉,浓重烟酒味中,裹含着一股女人的香水味。

  下班后匆匆回到家,打了好多电话给席泰雄,都没有人接,席冰忍着痛心的情绪,克制自己,熬夜做完boss布置的任务,看了看已经钟表上指向深夜2点半的时间,正是忧伤地盯得出神之际,倏然,别墅的门突然发出窸窸窣窣地开门声。

  “冰儿,爸爸我回来了啊,哈哈,快给我拿鞋!”席泰雄一张苍老的脸上蔓延着出不耐烦的蹊跷痛苦神色。

  “好,爸爸我现在就给你拿,但是,妈妈的事,爸爸你……”席冰还没说完,就被席泰雄打断。

  “这件事啊,等到爸爸公司的风险期过了,就会去祭拜你妈妈的,你放心!”席泰雄脸上露出清淡的笑容。

  “可……”席冰很不甘心的迟疑着停顿着。

  但是顾及席泰雄是自己父亲,应该是,不至于如自己所想象的那样。

  可她还是感觉很不对劲,转而想着父亲的勤劳工作,一定是免不了要应酬,自己应该体谅体谅父亲。尽管席冰对那天电话的女声有所怀疑,但因为父亲毕竟是自己的爸爸,所以,席冰当下打消了父亲在母亲尸骨未寒之际出轨的想法。

  可是,心头对父亲这幅对父亲感到母亲冷漠至极,不曾问津,甚至不管不顾母亲生死的模样,让席冰内心深处情难自控地渗蔓出一阵为母亲的心酸与不值,继而悲痛的情绪。

  为什么?!父亲身前不是与母亲伉俪情深,相敬如宾吗,为何一息之间就会变成如此?

  追忆深处,母亲生前是多么的深深疼爱自己,甚至疼爱到纵容自己的地步啊。

  为了维护保护自己,没少从她记事起就被父亲拳打脚踢!而,每次父亲也是这般温润和气地道歉,然后呢,答案已经不明而喻了,所以,妈妈现在死了,去世了,父亲都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关心吗?简直让她心寒直至坠入了冰窖!

  内心寒冷交迫的席冰只觉得自己那里面,似大地裂开了道道裂痕,对眼前的父亲,席泰雄,只剩下死一般的冰凉与失望。

  看着席冰默不作声,之前的狐疑更是让席泰雄很是不安,连连辩解道,“冰儿,你也知道,爸爸是一天到晚在忙公司亏损欠债的事,真的是抽不开身!”

  看到席冰眼中神色微动摇,他知道席冰很看重亲情,于是他愈加更上一层楼,继续温柔地反问着席冰,“你想想你现在所过的金贵千金的生活,是谁提供的,还不是爸爸提供的?对吗?所以如果你不让爸爸工作应酬,怎么能有这样好的优渥日子过?怎么卖自己想要的那些名牌东西呢?”

  席冰听到父亲冷血无情的话,看着父亲冷血无情、无所谓的样子.瞬间席冰感觉被泼了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麻木僵冷,妈妈的命能用钱来比?什么鬼逻辑?所以,她就应该这样没心没肺、自私至极地过自己的什么破千金生活?真是太好笑,她妈妈的命就算是全世界的钱堆在一起,都没有任何可比性!

  “是啊!我竟然有幸能听到父亲你这样无所畏惧的话,无所畏惧的模样!你看到妈妈的上天之灵正在看着你呢!你难道不感到半分羞愧与内疚吗?也是,和你这样失败的父亲谈这些算个屁啊,呵!!”席冰泪流满面,声嘶力竭,痛苦特别。

  “碰——趴”几声响震如雷的掌掴狠厉作响之音响彻整个房间,久久不能停息,时间凝聚在这一刻,席冰哭红猩红发胀的双眼,凝视着席泰雄微微错愕启口的样子,仿佛这一刻,这一分,这一秒,一瞬间粉碎了席冰对席泰雄的所有希望与深深的感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