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还好没错过

第九章、托付欧阳宸

还好没错过 張雨希 2195 2016-08-24 10:41:04

    欧阳宸已经很久没去找过米菲儿,毕竟公司的事儿就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 

 

  此时此刻,他正坐在办公桌前埋头苦干,“扣、扣、扣”,下一秒,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来者还没来得及开口,甚至欧阳宸还不知道来者何人,他就十分不满的说道“出去,别烦我。”  

  可是来者好像并不在意他的不满,仍旧朝着他的办公桌走去,脚步铿锵有力。听到脚步声,欧阳宸才抬起头来,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轮廓柔和,眉眼间透露出一种凛然之气,仿佛是在张扬他的不俗与高贵。  

  他径直走到欧阳宸对面的椅子旁,优雅的拉开椅子,安然落座,没有丝毫觉得是自己冒昧侵占了别人的位置。  

  他抬起头来,看着欧阳宸,语气冷淡,但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霸气“怎么,欧阳总裁就对我这么好奇,看这么久还没看够?”  

  此刻,欧阳宸才回过神儿来,不好意思的笑笑,以此来化解那一份尴尬。“不知阁下是谁,来我宏盛有何贵干?”见到来者自带冷气,他也就自知的省去了握手这个所谓的礼节。  

  闻言,来者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看着欧阳宸,缓缓说道“欧阳总裁,大家都知道现在宏盛集团的处境,我就长话短说,我想跟贵公司谈一笔合作,不知意下如何?”  

  欧阳宸笑了笑,似乎猜到了来者是谁,他笑了笑,顿了一会儿才开口“恐怕阁下要谈的不是什么简单的合作吧”  

  欧阳宸虽然接任总裁职位没多久,但他怎么说也是从小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长大的,又怎么会猜不到这个人的来意呢?见到对方只是浅笑,没有说一个字,欧阳宸接着说道“说吧,条件是什么?”  

  “呵呵,欧阳总裁还真是聪慧过人,就一句话就能断定我的目的。”他力道适中的往后一靠,翘起二郎腿,漫不经心的把双手放在膝盖上“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之前,我们之所以收购贵公司股票,只不过是不想让宸少有空闲时间去打扰米菲儿小姐的生活罢了”  

  说到这儿,那个男人突然正襟危坐,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面色略带沉重,顿了顿,才接着说道“不过,现在,发生一些意外,总裁才迫不得已让我停下收购,前来拜访欧阳总裁,希望你以后好好照顾米菲儿小姐。”  

  说罢,他便起身要走,欧阳宸叫住了他“你们是哪家公司,你是谁?你口中的总裁有是谁?跟希希又有什么关系?”  

  那男人背对着他,嘴角邪魅的一笑“宸少,在下上官祁,至于其他问题,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说完,就径直离开了,没有一丝的停顿。  

  深夜,苏寒倾才窸窸窣窣的回到家了,先是到浴室洗了一个澡,确保自己身上没有浓厚的烟酒味之后,才缓缓的推开主卧的房门。  

  看见米菲儿安静的侧躺着,苏寒倾小心翼翼的挪动到她床边,轻轻的握着米菲儿的手,软软的,让他舍不得放下。  

  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米菲儿熟睡的模样,浓密卷翘的睫毛在微弱的床灯的照耀下在眼下构成一片阴影,白皙的面颊上还晕染着因为熟睡而造成的红润,此时的米菲儿就像是一个瓷娃娃,好精致,让人不忍心伤害。  

  可是,怎么办呢?苏寒倾今夜回来不就是已经准备好伤害她了吗?他也想过,直接一走了之,不辞而别,可是,他做不到,因为他们已经结婚了,虽然他给不了她幸福,但是,他绝不能阻碍他家宝贝获取幸福的道路。  

  他知道,爱慕米菲儿的人不在少数,他知道,只要没了那一纸婚书,米菲儿就有机会得到幸福,只要他把她伤的够彻底,她就一定会恨他然后慢慢忘记他。可是,苏寒倾忘了,米菲儿从来都不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她从来都知道苏寒倾对她到底有多爱。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轻轻的笼罩在米菲儿的身上,她缓缓的睁开迷糊的双眼,迷离的看了看身边,没有找到苏寒倾的身影,她想,或许是因为任务太累了,就直接在部队睡了吧。  

  一想到这儿,她不免流露出一丝心疼,然后她坐起身来,轻轻拍打自己的脸颊,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起床,吃早饭,乖乖去上班,不要让教官担心!”  

  打理好一切都米菲儿走到楼下准备吃早饭,却发现餐桌上有什么东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走了过去。看到那一份合约内容以及最后一页左下角的签字时,她的脑子像轰的一下炸了一样,一片空白。  

  她立即找出自己的手机,拨出了那一串早已烂熟于心的11个数字,可是,电话里传来的冰冷冷的职业性女音“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米菲儿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一遍一遍的打,可是,电话那头依旧只有那冰冷的声音。  

  她疯了一样的冲出家门,早已忘记还有早饭这件事,她开车直奔军区大院,却被苏爷爷告知苏寒倾一直没有回家,看见爷爷一脸茫然的样子,为了不让爷爷操心,她只得随便扯了个谎就离开了。这一次,她直接驱车去了部队,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可是,她不在乎。  

  “爱得那么认真,爱的那么认真,可还是听见了你说不可能……”手机响了,米菲儿满心欢喜,可是……  

  “哥,有事吗?”米菲儿看到是鹿翼哲的来电,难免有些失落。  

  “小鹿,你在哪儿呢?早上不是才给我打电话让我来你家接你一起去医院看沫沫吗?”鹿翼哲满心疑惑的看着紧锁的房门。一听到鹿翼哲的询问,这才想起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可就她现在的状况,是断然不可能去医院的啊。  

  “哥,对不起啊,我,我临时有点事就先走了,你一个人去吧,我改天再去,记得帮我给沫沫说声抱歉,哥,我还有事,先挂了啊!”米菲儿一脸歉意的挂断了鹿翼哲的电话,剩下紧皱着眉头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的鹿翼哲。  

  鹿翼哲知道,他这个妹妹不是这样轻易毁约的人,更何况还是跟自己去看沫沫这种事,除非听真的遇到了什么天大的事,可是,不应该啊,什么事不都应该有苏寒倾帮她解决吗?  

  难道,鹿翼哲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难道是苏寒倾出事了?听米菲儿说他昨天出任务了,难道,真的出事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