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网王之栏杆下的影子

网王之栏杆下的影子

施梧与

  • N次元

    类型
  • 2015-10-05上架
  • 3021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我们未曾遇见

网王之栏杆下的影子 施梧与 3021 2015-10-05 22:52:06

    晚风吹动着微卷的淡紫色发丝,清俊的脸上本该是笑意却不知何时换上了淡淡的疲倦,真田弦一郎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这个属于立海大的帝王,这个少年从儿时起与他许下承诺,满是雄心壮志却在这时化为了深深的无力,上天是如此的不公平,在最后一刻把属于神之子的祝福给夺走,让他从天堂掉到了地狱。格巴二氏症原名为格林巴利氏综合症,又叫多发性神经根炎或急性感染性多发性神经根炎,一下子把他的骄傲给弄的粉碎,他不知如何安慰,也不会去安慰,骄傲的帝王不需要同情他是知道的,他只能在一旁看着他就行,帮他注意着他的身体,是给予他最大的帮助了。“弦一郎,剩下的一切就拜托你了。”幸村精市轻轻的拨弄了一下被风吹起的发丝,转头看着真田弦一郎,眼里满是信任,他知道接下来的路他是无法再陪着他们走下去了,但是他也要努力,因为全国三连霸是属于立海大的,立海大是王者,绝不失败。  

  待真田弦一郎走后,幸村精市望着天台上那落日后的光景,心里沉重了几分,也只有在无人的时候他才能放下所有,让身心放松,不远处,一颗青葱的大树下,清水竹站在路灯下,天已渐渐昏黑,她想,该回医院去了,不然护士长又要念叨了,多年来很少见到阳光的脸上呈现出病弱的苍白色,她有些不适的动了动睡了一会有些僵硬的身体,缓缓的向医院走去。突然一阵清风吹过,清秀的发丝随风飘扬着,显得她身上的病服有些宽大,正想着便听见不远处的呼叫声“清水桑,不是叫你不要出去的么,你看这样多容易感冒啊。”远山护士长手上拿着一件外套,轻轻的给清水竹披上,语气里带着点责怪但更多的是浓浓的关心,远山护士长本名远山美子,已婚丈夫是清水竹医院的外科医生,听说他们之间很相爱,远山美子之所以会当护士长也是有着他丈夫的原因,但是最后爱上了护士长这份工作也就坚持了下来,她算是清水竹的专属护士长了,也算是看着清水竹长大了的,清水竹因为是早产儿的缘故,一出生就被检查出了心脏病,早产儿又有心脏病在当年算是跟死了没什么两样了,但是在清水夫妇的坚持下,医院尽力挽救没想到竟然真的活了下来,之后便是在医院里度过的一年又一年的时光了,在清水竹认为医院算的上是她的另一个家,她从出生到现在都很少出过医院,偶尔身体好点才被允许出去外面走走,只是这样便已经算是她最大的奢侈,清水竹自小就知道自己有心脏病,只是那个时候并不清楚,每天呆在医院里,父母陪着,每次看到窗外那些玩的特别开心的小伙伴们她会特别羡慕,但是在她问过父母可不可以跟小伙伴们玩时,父母拒绝了,起先是不能理解后来慢慢长大了成熟懂事了也就知道了自己与其他人的区别,她也绝望过痛恨过,后来醒悟了,因为她还有爱她的父母,而且再过一年,她16岁的时候她就可以移植一个健康的心脏,她就可以自由的呼吸新鲜的空气,可以畅快的大笑,可以肆意的奔跑,也可以尽情的挥洒汗水了。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清水竹特别开心,所以今天才会兴奋的不顾远山护士长的警告而跑到她的秘密小基地里玩耍了一阵子。她低下头难得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朝远山护士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向病房走去,远山护士长走在一边小心的跟着,直到把清水竹送到病房内才离开,只不过离开之前不忘叮嘱“清水桑你不能再出去了,现在好好休息,一会清水先生他们就要来了,不然又要担心了。”清水竹知道是自己的错,认真的点了点头,便关上了门,清水竹是一个人住的,说是病房其实已经不算是病房了,可以说是一间温馨十足的卧室,这个病房是清水夫妇一手包办的,当初怕清水竹在医院常待久了感到寂寞,而夫妻两因为工作无法天天陪着心爱的女儿,便把病房照着卧室的样子好好的弄了一番,淡黄色的壁纸,淡蓝色的窗帘,一个白色小书桌上面放着几本书,旁边有着一个小书架,电视电脑什么一应俱全,而且就连浴室也好好装修了一番,按上了有着白色花纹的镜子,一个超大浴缸,地板是防滑的,一切都充满的爱意,是那么的温暖,每每走进这个房间,清水竹便会不自觉的开心一笑,她换下鞋子,换上室内拖鞋,拿起一本书坐在椅子上看起书来,她偏爱文学类的书,觉得里面的文字十分美妙,每次都让她情不自禁的想一读再读下去,往往是忘记了时间,直到清水夫妇推开病房的门也是没有发现。  

  幸村精市一直觉得他要么就是感情冷淡要么就是没感情,一直以来似乎身边一个个伙伴都或多或少有过一两个女朋友什么的,只有他是例外,不是说他没有人追说实话追他的人很多,漂亮的,清纯的,高冷的都有只是他从来不去在意那些,每次只是微笑的拒绝,说值得更好的人等待,然后便看见那些女孩子奔跑出去,他不会去安慰,他知道若是安慰了,怕是更会给人希望,所以还是不要为好。但是今天他似乎看见了一个她觉得有趣的女孩,那个女孩只是长相清秀算不得很漂亮,只是眼眸里的光让他觉得奇怪,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久居医院的类型,身上套着一身大大的病服,苍白的脸上却有着灿烂的笑容,她的笑容有着一丝感染力会让人不自觉的放松,那一定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他想,只是后来的幸村精市并不会知道,有一天他会和这个女孩相遇然后他们之间会发生一大串美好的事情,足够写上一本故事了。幸村精市也只是感慨过后就转身往自己的病房走去,他现在的目标就是好好养好身体还有那个手术的事情,想到这他不禁有点无措的感觉,其实他没有告诉真田他的病虽然有机会治疗,但是可能性非常的小,他不敢答应也不敢拒绝,他怕他万一赌输了他就再也上不了自己梦想的舞台了,但是能够让他再次站在那个舞台上的办法也只有这一个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正当他愣神间,病房外传来了一个急促的脚步声,带着微微的喘息,“哥哥——哥哥,小希来看你了,哥哥高不高兴啊。”小小的女孩飞扑进幸村精市的怀抱里,激动的说着话,脸上是满满的高兴,后面跟着来的幸村夫妇皆是无奈的看了眼幸村精希,“小希,快下来哥哥病了不能抱你了我们等哥哥病好了再抱好么。”幸村美子抱起幸村精希把她放在一边的木凳上,然后沉默了一会,幸村正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一眼,有些欲言又止,他知道网球对自己的的儿子来言有多么重要,这次突如其来的病使他深深的陷入绝望之中,在本该有希望的时候又再次破灭,作为一个父亲,他很疼惜他的孩子,但是他也知道疼惜不能给予任何安慰,只有好好的站在他身边不去打扰他,让他自己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孩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和主见,有些东西也是该由他们自己决定了,而不是作为父母来决定。  

  “小竹酱看看妈妈桑给你带了什么。”清水竹看着清水雅子故作神秘的表情,无奈的放下书配合的夸张的问道“妈妈桑能告诉小竹酱带了什么么,小竹好期待啊!”清水明辉笑笑的看着两个逗比母女,起身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看了起来,每次只要是这样的情况出现母女两都会把他习惯性的遗忘掉所以还是默默的在一旁看会电视吧,作为一个既是妻控又是女控的男人真是可怜,不是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么,为什么他上辈子的小情人最喜欢的是雅子,啊啊啊爸爸好郁闷,为什么小竹不看看爸爸——女控中的清水明辉正在心里不断吐槽时,清水竹已经和清水雅子在一旁翻弄起清水雅子所说的好东西了,清水雅子给清水竹买了刺绣,对的,没错刺绣,中国的刺绣,清水竹热爱中国文化,喜欢中国的诗集,最喜欢的便是刺绣,小的时候有一次在电视上看见一名中国女子在弄刺绣的情景就喜欢上了刺绣,因此更是为了学好刺绣曾经扎破了手指无数次,但也因此练就了她高超的刺绣技术,清水竹比较喜欢绣一些古风味的刺绣,她觉得带古风的刺绣有着一股韵味,很美,她自己有为自己绣了一块手帕,帕子上绣着一丛绿竹,帕子的右下角绣上了她自己的字竹,她十分喜欢。

施梧与

第一次写文,请亲们多多关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