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旧好难修

第44章 原来他们是邻居

旧好难修 梅色无边 1905 2016-04-10 13:16:00

    “没有,我就说了这一件事。”他双手连连挥动,“我知道哪些事该说,哪些事不该说。你,你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  

  他的脸上充满自责,眼里都是祈求之意。  

  他这样委屈可怜的样子让梦溪心头一软。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当当,你没有玩得比较好的女同学吗?什么时候请她们来‘梦溪菜谈’吃饭啊,我请客!”她主动转换了话题,算是把这件事揭过了。  

  “没有啊,我不擅长交际的,我们班上的女生我都还认不全吧!”  

  “哦。啊,昨天来我们店里的那几个女老师,都是刚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的,你们差不多大,没有代沟,我看你们聊得也很好啊!”  

  梦溪只是陈述事实,想证明一下其实他并不像他说的那样不擅交际,然而他却理解错误,误以为她很介意他跟别的女生太过亲昵。  

  “没有没有,昨天我基本没说什么话,都是她们主动跟我搭腔,我不回会显得没礼貌,你别误会啊,我跟她们没什么的。”  

  谈梦溪额头三根黑线。  

  “既然话说到这里,那我也不遮着掩着了。”梦溪正襟危坐,决定跟他开诚布公地说清楚,“当当,我很感谢你当年救了我,后来又一直帮助我,我真的很感激。你看,我们一家人都把你当家人一样,我对你的感情,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他点头,同样一样正色,“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反正我还年轻,还等得起,我不怕!”  

  谈梦溪瞠目,“谈当当,你魔怔了吗?我们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除非你认为,我配不上你!”  

  谈梦溪张口结舌,万没想到这个小男孩如此犀利。  

  “难道不是我配不上你?”她反问,对他的态度感到生气又无奈。  

  “唔,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的话,我的答案是,我愿意!”他脸色微红,用嬉笑来掩饰他的窘迫。  

  “……”  

  这对话,完全进行不下去了。  

  转眼又是一周过去。  

  莫北辰及其同伴再没在梦溪菜谈出现过,何香媛曾给他发过一次微信,莫北辰回答说最近比较忙,得空了会过来。  

  何香媛哪里不明白他不过是推托之辞,知道他是放弃谈梦溪了,她便也没再强求了。  

  这一天,莫北辰和他这帮损友们在体育馆打3V3的篮球对抗赛,多出来的一个人正好当裁判。  

  中场休息,大家到旁边的休息区喝水擦汗,莫北辰的手机铃声响起。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系统识别名片是“房产中介”。  

  各类房产中介保险信用卡的推销电话层出不穷。  

  不过,这是各行业的工作内容,他倒并不觉得有多反感。  

  “你好?”他一边擦汗一边礼貌地接了起来。  

  “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了。我这边是星原房产中介,请问您是莫北辰先生是吗?”  

  “我是。”  

  “莫先生您好,冒昧打扰,我想问一下,您在‘野旷天低墅’的别墅有出租或出售意向吗?”  

  莫北辰皱了皱眉:“这栋别墅我并没有挂牌啊,你怎么知道房产信息的?”  

  一说到这个,中介人员神情显得有点激动,“是一位客户拜托我打听的,您可不知道,我托了好多关系,找了您好久。这个就不说了,您这套别墅一直空关着的,是打算留着自住吗?”  

  “不一定自住的,但是现在野旷天低墅的行情不太好吧?”  

  “如果莫先生觉得出售时机不合适,那可以考虑一下出租啊。这位客户很有诚意的,不然也不会托我到处打听您的消息了。您看您方不方便到这边来一下,我帮你们安排约谈一下?”  

  莫北辰想了想,“租客是一大家人住吗?”  

  如果是自己住的,那还没关系,利人利己。他比较讨厌那种专搞投机的二房东,先搞个整租下来,再分租出去,将房子里弄得乱七八糟。  

  “是,她家老小一共七个人。”听他有松口的迹象,中介人员赶紧趁热打铁,“谈小姐说了,如果您短时间内不住的话,她打算跟您签一个长租约,具体的她想跟您坐下来详细聊聊。”  

  莫北辰眉目一凝,“谈小姐?”  

  对于这个姓氏,他比较敏感。而且,谈梦溪不也是住在那处别墅区里的吗?  

  “对,想买下您房产的这位客户,她姓谈,就住在您家隔壁。她跟家人在这边开了一个饭店,是准备长期在这边发展的,非常有诚意的。”  

  莫北辰霍地坐直了身子,“你说的谈小姐,是不是叫做谈梦溪?”  

  “啊?啊,那个,您认识她?”  

  莫北辰心中一跳,竟然真的是她。  

  这算什么?本来他已经放手,不想再继续出现在她面前,让她觉得不自在,现在,她却主动来找上他。  

  梦溪,你说,我们之间,到底是有缘还是无缘?  

  “这样吧,”他心里已经有了计划,交代对方说,“这件事我先考虑一下,你先别把找到我的事告诉她,当然了,你放心,该你的佣金不会少你一分的。”  

  “啊?啊……”中介人员显然迷茫了。  

  怎么回事啊?  

  明明是认识的两个人,竟然住在隔壁却不知道?  

  他承诺的要给自己佣金,到底算不算数啊?  

  莫北辰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怎么会这样,他苦苦寻找的那个人,就住在他房子的隔壁,而他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不过话说回来,他现在所住的这间房子,隔壁邻居长的什么样子,他仍然不知道。  

  梦溪,你说过,我们要相信命运的安排。这一次,是命运指点我去见你,不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