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陈大春的孤独

第七章 就这样耗着吧

陈大春的孤独 旁观的阿次 1510 2015-11-07 20:02:37

    又是一年元旦,新的一年又到来了,梁乐鱼受顾峰的邀请去他们家吃饭庆祝新年,梁乐鱼把车停在院子门口,顾靓靓坐在轮椅上画画,他也很久没来顾家了,没想到她终于又开始画画。梁乐鱼走进去坐在她旁边的藤椅上看画,画的是长发飘飘的美女在跳舞,“靓靓,很高兴你现在还愿意画画,不再乱发脾气,但是你的画没有生气,任何一个学画画的都能画出这个意境,你要尝试新的东西,别人没有的。”  

  “我画画只是无聊,并不会改变我的想法,我已经这样了,只有一种选择,就是和你结婚,你已经很久没来看我了,不解释一下吗?”  

  “很忙而已,不然呢?”  

  “我还以为你又去找陈小姐了呢,差点儿让我妈去找你了。”梁乐鱼觉得吴达对顾靓靓已经不是骄纵,是害怕了。梁乐鱼记得他小时候总在顾家玩,吴达喜欢儿子,对他很好,比他妈妈还宠他,那时的吴达像个女王,顾靓靓崇拜她,顾峰被她呼来喝去一点怨言都没有。可现在,许是顾靓靓的事情,折磨地她失去了往日的风采,也不再与他亲近,这些年除了见面叫声吴阿姨,再没什么交流了。  

  “靓靓,我既然回来,就做好了准备,希望你不要逼我。”  

  “那希望你尽快带聘礼来。”  

  吃饭的时候顾靓靓因为一点小事呵斥了吴达几句,顾峰批评她,“她是你妈妈,你放尊重点!”顾峰对她这个女儿又是心疼又是失望,这么多年了,她还是不能从残疾的阴影下走出来。  

  “她又不是什么好妈妈,还让我做个好女儿吗?”  

  顾靓靓刚才被梁乐鱼说教了一翻,本来就憋着火,这会儿没忍住就在她爸爸面前说了吴达,顾峰正欲教训她,吴达把他拉开,推着顾靓靓进房间了。  

  顾靓靓出事之后顾峰伤心过度,现在越发苍老了,餐厅就剩他和梁乐鱼,他跟梁乐鱼说“以后辛苦你了,我知道把这个女儿嫁给你不公平,但是希望你能理解我,帮助我。”  

  “我可以娶她,但是我不爱她,始终不能给她幸福的。”  

  “你娶她就好,我不指望她找到爱她的男人了,我只信任你。她这个样子这个脾气,唉,也苦了她妈妈。”  

  “求您给我些时间吧”  

  “好孩子,叔叔对不起你啊”  

  对于梁乐鱼这样的人来说,威胁不可怕,可怕的是顾峰的请求,顾靓靓的遭遇,吴达的隐忍,他们像一块块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又绊住了他追求自由的脚步,生活变得没有出口,怎么努力都没有用,无力感比前些年更甚。  

  第二天梁乐鱼刚出电梯,助理就火急火燎地跟上来汇报A城分公司出事儿的消息,现任总经理和财务私通,把公司大部分资源和资金卷走另立门户了,但是报表做的天衣无缝,无法立案,而且分公司现在一团乱麻,员工纷纷辞职。梁乐鱼当天下午就赶到了A城,开员工大会,处理财务报表,提拔新任管理层,忙到夜里两点才有点进展。他伸伸懒腰走到窗前,不知道陈大春现在睡了没。索性把车开到她家楼下,明早悄悄看看她也好。  

  一直等到九点,陈大春都没下来,梁乐鱼想可能搬走了,或者住进了新房,去店里看看吧,结果店里都是几个新员工进进出出,黎牧也不在。梁乐鱼给他当时安排在黎牧公司的员工小陆打电话,结果大吃一惊,这一年她俩把公司做的特别好,开了好几家分店,网店也做到了同类前几名,只是陈大春去年就没再来A城了。  

  梁乐鱼感觉到惶恐,什么都好,只是没有陈大春。他刻意不去关注陈大春的情况,他以为她和他一样,在分开的日子好好生活,等待重逢。可是一转身,她不见了。梁乐鱼打了危宋,黎牧和常满满的电话,都换号了,他一时没辙,又被助理催着回去处理公司的事情,心神不宁地忙了一整天。晚上他去了陈大春之前租的家,新租客说自己已经搬进去一年了,去了新房,密码还是之前自己设置的陈大春的生日,新房装修好了,但是没有人住过,一点陈大春的东西都没有。  

  “陈大春,就算得耗着你一辈子,我也不会放弃。”  

  梁乐鱼请了保洁把新房打扫得干干净净,买了些配饰,洗了他俩的照片做了照片墙,在分公司的两周就住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