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陈大春的孤独

第十章 欢喜与愁

陈大春的孤独 旁观的阿次 1035 2015-10-21 18:41:48

    最近跟梁乐鱼走的近,但她一直没提满满,梁乐鱼知道她俩关系好,却和她聊过很多大学时期的校友同学,都没问起过满满,看来她预想的是真的。她想问问满满如何受过伤,又如何痊愈,现在是否还爱他,都无从问起。  

  那天常满满去杂志社开会,顺便去了陈大春家,她现在在家办公,多数时候也在家。常满满看她家到处都堆的衣服,劝她租个大点儿的房子,或者干脆租办公室请员工。陈大春说“请什么员工啊,生意又不好,等门面装修好了就不囤货了,直接去店里发货,我也去那上班了。满满,你看过我的网店了吗?”  

  “看了,挺好的,照片拍的也不错。”  

  “是梁乐鱼拍的”陈大春盯着常满满看,她不自然地别过头扯别的话题。陈大春心凉半截。  

  网店的生意渐渐步入正轨,黎牧却越来越郁闷了,老呆在陈大春家,也不去管装修的事。“黎大小姐,最近郁闷什么呢?”陈大春一边戴着眼镜跟卖家不好意思亲不议价的哦,一边跟黎牧聊天。观察她几天了,估计是危宋的事儿。  

  “没郁闷啊,闲着没事儿干。”  

  “你最近没去危宋家啊?”  

  “去他家干什么?”  

  “看你儿子啊,不然干嘛?”  

  “儿子我去幼儿园看。”  

  “那晚上呢?小宝舍得你?”  

  “晚上我就回去啊,不然我睡哪?”  

  黎牧明显不想回答她的问题,就去厨房鼓捣吃的,陈大春跟过去站在厨房门口,“黎牧,你是不是跟危宋发生了点什么?”  

  “没有,你别问了啊,我俩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虽然我劝你,身份挺尴尬的,但是黎牧,你别介意我跟危宋那段,真的,是我不对,那时候想利用他忘记梁乐鱼,没想到后来出这么多事儿。”女人间的友谊很奇怪,陈大春和黎牧这两个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尴尬身份,竟然能够互相袒露心声,成为工作的伙伴,生活的知己。“而且我们俩根本就没有,嗯嗯,你懂的。那都是因为感情没到,所以啊,你别膈应啊。”说完不怀好意地看着黎牧笑,黎牧脸红扑扑的。  

  “就你不正经。”  

  “那你正经地说说你遇到什么烦恼了吧。”  

  “其实现在想想,我当初确实太强势了,想走就走,想来就来,但是大春,我和他都是当了父母的人了,我们不能任性,我们还有小宝呢,我们这样纠缠不清,反而是对小宝不好的。如果注定破镜无法重圆,就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所以危宋对你表示什么了?”  

  “没有,只是最近走的近,经常一起接孩子,我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果然不出几天,危宋就带着小宝找来了,习惯这个东西一旦形成,大人都有些不适应,更何况是亲生儿子呢。小宝说这几天妈妈没有接送他,他都要生气了。逗得几个大人哈哈大笑。爷俩很快把黎牧请走了,总算清净,如果他们最后能得到最好的结果,自己也算冤孽少一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