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陈大春的孤独

第十九章 阴差阳错不是爱

陈大春的孤独 旁观的阿次 1420 2015-10-11 18:33:48

    当一段关系变得不平等,终究是无法长久的。陈大春一直努力想要调整这样的关系,尽自己所能对危宋好,希望这段关系能够长久。年假后再上班,同事本来就已经知道了,陈大春也就大大方方每天和危宋一起吃午饭一起下班,偶尔会戴着危宋送的项链耳环之类的礼物,周末有时去给危宋做两顿饭,危宋偶尔还是会说两句情话,比如真想把你娶回家,明天我去找你吧有点想你,之类的让陈大春有点不知所措的话,逐渐也会和他嬉笑两句,危宋吻她她也会配合。常满满都觉得越看他们越合适,慢慢也不那么觉得不靠谱了。  

  危宋是在六月跟她说分手的,危宋跟她讲了一个感人的故事,危宋大学时追求陈大春未果,遂发愤图强,各科成绩优异,在奖学金的授予典礼上认识了为他颁奖的学姐,学姐马上就毕业了,于是给他一个鼓励的拥抱,危宋纯情,一不小心就爱上了这个学姐,苦苦追求,嘘寒问暖,终于成功拿下学姐,那劲头儿比追陈大春的时候大胆多了。危宋虽追求者众多,但确实纯情,与学姐在一起之后,学姐魅力不可挡,学姐轻松推到了他,从此以后他更死心塌地了。不过等危宋毕业的时候,学姐非要出国读研究生,危宋百般阻拦,学姐还是狠心和他分手,从此危宋抑郁了很长一段时间。重新遇到陈大春之后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走出情伤,要迎接新生活了,结果上个月学姐学成归来,又向他展开了怀抱,本来他已经拒绝,但是扪心自问,自己更爱学姐,不想再欺骗陈大春了,所以坦白。听完故事陈大春觉得危宋确实可怜,爽快成全了她。为了避免他尴尬,还辞职了。危宋好言挽留一翻,“我是为了我们俩能工作愉快,我已经找好工作了。”  

  陈大春确实已经找好工作了,此时她有一年的工作经验,也知道了找什么样的工作自己能够胜任,所以轻松找到一个跟之前差不多性质的工作。  

  与危宋分开并不是不难过,只是她不想这种情绪再左右人生的轨道,本来她已经觉得亏欠危宋的,所以危宋这么做她是觉得公平的,反而是最舒心的分手方式,她难过是因为又变得孤单了,危宋确实是个非常好的伴侣,她不否认是有些喜欢他的。  

  找到新工作之后陈大春也从常满满那搬出来了,她们俩生活日夜颠倒,互相打扰,她早就想搬出来了,刚好新公司附近有个小区租房也不贵,就找中介租了一套小房子搬过去了。从此生活就更单调简单了,上班下班,变得更沉默。  

  一年多之后,有个女人忽然闯进她的办公室,要跟她谈一谈,她说她叫黎牧。听到这个名字,陈大春很无奈,想不到与危宋都分开了这么久,还有后遗症,看来当初真的不该有那么一段不清不楚的感情,都是要还的。  

  黎牧是危宋那个死心塌地爱着的师姐,确实很美,妆容精致,身材姣好,穿衣有品位,陈大春初见她就自愧不如,问她,“危宋可是为了你跟我分手的,你来找我不合适吧?”  

  “我跟他结婚了,生儿子了,刚半岁,看起来很幸福吧?”  

  “嗯,很值得羡慕”  

  “可我不是来炫耀的。”  

  “我跟危宋早就没什么关系了,当初我们俩也没有认真,你如果婚姻不幸福,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是,我们婚姻不幸福,因为他心里有你。”  

  “不是有我,只是有愧,毕竟是他抛弃的我。其实就算没有你,我们也会很快分手,我们俩只是寂寞,互相利用罢了。”  

  “我来只是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凭什么我的丈夫对你念念不忘。”  

  “是不是很失望?我连自己都不爱,怎么会爱他呢?”  

  我连自己都不爱,怎么会爱他呢?黎牧走了之后,陈大春一直反复纠结于自己说的这句话,刚才一时口快说出来,像一声锣敲在自己的心上,震到自己的五脏六腑。我不热爱生活,不爱自己,怎么配得上别人的爱呢。飞蛾扑火地爱一个人,究竟是错还是对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