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陈大春的孤独

第九章 无力的拥抱

陈大春的孤独 旁观的阿次 1396 2015-10-06 00:00:03

    缘分的巧妙在于,你做了最好的准备,以最美的姿态等待的时候,他没有出现;流离失所,需要把自己蜷缩在壳子里疗伤的时候,他出现了,拽着你的头发抬起你的脸,让你狼狈尽现。  

  梁乐鱼此刻就是这样,在陈大春家楼下的路灯下抬起她的脸,让陈大春的落魄与紧张无所遁形。  

  短暂的无措之后,陈大春甩掉梁乐鱼的手,“你够了!”  

  “我们聊聊吧”还不等陈大春反应,梁乐鱼就抱紧了她。  

  梁乐鱼身上还是以前的味道,那时候陈大春每天总是能够找到机会和梁乐鱼呆在一起,只要梁乐鱼一靠近,陈大春就要说“师哥师哥,你身上的味道太好闻了,我经不起诱惑”。梁乐鱼不是书呆子,他对很多事情都很在行,常常让大春觉得惊喜,课余时间玩玩游戏,会弹吉他吹几曲笛子,偶尔踢会儿足球,学校发表过他的作业随笔,还写的一手好字,陈大春缠着他让他把发表的那篇文章手写下来送给她,梁乐鱼嘴上吼着无聊,还是写给了她,后来陈大春一直用那篇文章做字帖练字,字体形成了之后改不过来,到现在为止,陈大春如果写梁乐鱼三个字,还可以和他本人的签名一模一样,这三个字也像魔咒一样刻在她的心坎里,总是在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在心里一笔一笔临摹。  

  但是他也对什么事情都不在意,淡淡地无所谓,学校的活动能不参与则不参与,存在感低,没几个朋友,长得干净利落,却对谁都冷着脸,所以在帅哥云集的科大,就只有陈大春死心塌地地追着他,他最优秀的技能就是能自然地避过大春所有露骨的玩笑。  

  那时候陈大春十九岁,大方承认了爱他身上的味道,现在陈大春二十八岁,早就不适应心跳的悸动,理智大于情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沉沦于过去。我们就是这样,越来越胆小,越来越更爱自己一些。  

  陈大春冷静地推开梁乐鱼,短暂的拥抱竟有了些暖意,夜晚的凉风吹在拥抱过的胸口,一阵失落。  

  “聊什么?”陈大春瞪着眼睛直视梁乐鱼,他也没有闪躲,只是他们再也不是青春期时候懵懂的少年,眼睛里总是可以写满情谊。  

  “聊过去,聊现在”梁乐鱼说。  

  聊未来吗?  

  陈大春心里想这句话的时候,深深地鄙视自己,她的心已经越过了道德的底线,梁乐鱼一点点诱惑,心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狂奔向他。  

  “过去没什么好聊的,以前我年纪小,人生路上总要犯些错误的,我也付出了代价。现在也没什么好聊的,我很好,恋爱幸福,工作顺心,你好不好我也没兴趣知道。聊完了。”  

  “你还好吗?”梁乐鱼沙哑地说出这句话,试图像个老友知己,重拾熟悉又贴心的感觉。而这个问题对于爱过的人来说,却是没有意义的,陈大春觉得讽刺。  

  “梁乐鱼,你这个问题真恶心,当初你义无反顾地走,怎么?我没有死乞白赖地挽留你,你没自信了吗?”  

  “我只是想说”  

  “想说什么?”陈大春打断他,“想说旧情难忘有点想我还是了却恩怨做个朋友?任何一种跟你的关系,都让我难受,除了远离我,不要再出现。”  

  “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梁乐鱼对于陈大春极端的情绪不知所措,唯有抱紧她。其实陈大春也不知所措,她不明白为什么梁乐鱼至今仍然可以做她所有情绪的导火索,喜怒哀乐,全部可以掌控。  

  “梁乐鱼,我们不要再纠缠了,就各自好好生活吧,请你不要再折磨我。”  

  梁乐鱼此时像个无助的孩子,不敢松手,他很想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她过得好不好。可是若好,他不好;若不好,他也不好。这些年的他过的太不好,心里的痛和压抑,没有松懈一秒。  

  五年后,他并没有变得强大,还是一样要放开她。  

  梁乐鱼慢慢松开她,没有一句话可以说,只能看着她的眼睛,平静冷漠,当初可以预见到白头偕老的疯狂的爱就这么结束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