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茵绝遥

第五十九章 相见容易,相识难

茵绝遥 蓝原 1468 2016-06-18 22:54:54

  凌天绝则看着长相与茵神似的舒月(这中年女子,和自己妈咪一样漂亮有气质,只是有些纤瘦),与高大帅气的茵的父亲蓝云——原来茵的漂亮大眼睛,现看来是遗传了她爹地的那双眼睛。这茵的父母,虽然听说是从山村里面走出来的,可他们身上那股卓尔不凡的气势与神韵,是平凡人所不能比拟与复制的。凌天绝从心里面对他们,致以深深的敬意!茵之所以那么出奇的拔萃,应该与其父母的遗传与教导,极可相关!

  “您们好,请问是蓝茵同学的爹地与妈咪——蓝叔叔与舒阿姨吧?早就惊闻您们的盛名,今日相见,果不虚传!

  我姓凌,名天英,是这云清市市长,也是和蓝茵同学,既同班又同桌的凌天绝的大哥!不知您们的到来,应该提前来迎接您们的!现在您们直接都过来了!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那边站着的分别是我的三弟、四弟与两个堂弟,靠窗边的是我的二伯伯与二伯母。”凌天英看着走进来,望见昏迷的蓝茵同学,而有些凄然与伤心的这对卓然夫妻,心里也是有些哀婉而忧郁地对他们恭敬道。

  “三弟凌天华,即现蓝茵同学学校(云清一中)的校长;

  四弟凌天绝,现蓝茵同学的同桌,与同在网络班同学。

  最小的堂弟凌天清,与绝并排站着的,是蓝茵同学与四弟绝的班主任。

  二伯伯与二伯母,是现天云医院的总经办与负责人。

  大堂弟凌天云,二伯伯与二伯母之子,曾在美国是脑科方面专家,现回到自己家医院,亲自在帮蓝茵同学诊治。

  我们大家都很喜欢蓝茵同学!也希望她能早点恢复健康!可真是事以愿违啊!

  这蓝茵同学是在我们家生病的!非常对不起哦!让您们牵挂与担心了!我们把她送到这天云医院,即我二伯家的医院,想努力早点把她诊治好!不知为何因,好象医生说是脑子里面有淤血,时而清醒,时而又在昏睡,这醒来后,第二次昏睡得有点久了!已经有三天了!”凌天英详细地为舒月与蓝云介绍道。

  这蓝茵同学的父母,也不容易呀!这么远赶过来,应该是还未来得及喘一口气,就直赴医院来探望了!他们怎么知道这地址的?又怎么知道蓝茵同学生病了?

  现蓝山总是那么哀落的样子,肯定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或者是蓝山根本都不想,让蓝茵同学的父母了解!因为更不想他们难过!

  “先喝杯水吧!小茵的爹地妈咪,我是刚才天英说的,他们的二伯伯,我叫凌远铎,我们家三弟兄,我排在中间,天英几兄弟的父亲,是我的小弟,算我们家最小的孩子吧!我大哥就是天清的父亲。”凌远铎笑吟吟地递过来杯子,对蓝云与舒月说道,他心里面可是对他们也是有着深深的崇敬之意!

  ”刚才天英对您们说,他的两个堂弟,其实呢,他们三个是同年同月又同日出生的,相差几小时而已!是不是很有趣!我儿子仍然排在中间,和我一样,就天英与天清两人对换了!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凌远铎打趣地说道。

  这对夫妻听天英几兄弟讲的如何优秀卓越,现一见,确实很感慨呵!他们好象那是,天生都有的那种卓然气势与魄力,让自己不敬而不然啊!

  如蓝云,这小茵的爹地,那眉宇间凝聚的灵慧,是平常人皆无及呵!

  这舒月,小茵妈咪,虽然身子纤弱了些,可那眼睛里面(小茵和她一样)的智慧光芒,如四月的阳光,怎么都是无法忽视与埋没的!

  “哦,谢谢!那样啊!我也看这三兄弟既象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又好象三胞弟的样子!原来是堂兄弟关系呀!

  也就是您大哥的孩子,在三人中算最小的了,叫凌天清吧!——也是我女儿,与你们称的小少年绝的班主任!

  你最小的弟弟的这个孩子,叫凌天英吧!——是这云清市的市长哦!倒成了三人中,年龄最大的了!——当然大几个小时而已!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是很有意思噢!”蓝云也被逗乐了,对凌远铎笑着回道。

  这几个孩子都不凡呀!这就蓝云的阅历,一眼可直观出!这几兄弟是堂兄弟关系,可相貌真的很相象,如亲兄弟一样!连身高都差不多!

  就最小的,与小茵是同班同学与同桌关系的那孩子,身高稍微矮一点——当然已经算很高了!因为年龄小,与茵差不多大吧?茵与他比起来,到不了他的肩膀,呵呵!真有趣!蓝云一下子心情很好了!看样子,他们对自己女儿真的很关爱呀!这房间都是VIP室啊!

  小茵由他们自己家的医院,又是他们的儿子亲自为小茵治疗,想想都是太过关照了呵!世上哪有这么贴心的关怀之人啊!可见,凌氏兄弟对自己女儿是有着深深的赤诚之情,深情厚意!

  他们昵称叫绝的小少年,和当年的蓝山,旗鼓相当啊!优秀不减!那双眼睛,虽然有些淡漠,但他看着自己女儿的眼神,蓝云作为过来人,是深深得懂的!和自己当年看舒月的眼神,其中之感情是同等的,不会浅淡一点!

  自己女儿很幸运啊!这凌氏一家人,既是云清市早就耳闻的豪门望族,并也在云清市是排在第一位的豪门!可他们并没有豪门的清冷与高傲,反而只有如平常人家该有的热情与友好!

  还有这绝小少年,现所对茵的关心之意,与当年的蓝山不会差一点,瞧瞧他看着自己女儿的温柔眼神,与凄楚之表情,让人真的动容!可惜自己的女儿睡着无知晓,半分感觉不到!

  现在的小山呢,蓝云也很头痛啊!以前那么关爱的小茵,后来却不认识他了!想想小山,总觉得自己一家人都有些对不起他!可他现仍然守在小茵身边,那关怀之意,一分未少,只有增多……

  相爱容易,相见难!这是谁说的!现在他们却是:相见容易,相识难!小茵什么时候能够想起小山啊?

  不过刚才自己与舒月进门之时,恍若听到小茵喊了声“大山哥”,如果自己没有听错的话,小茵是不是偶尔想起了一些关于小山的回忆?不然,就是噩梦中,所呈现的情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