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茵绝遥

第十八章 去凌家(一)

茵绝遥 蓝原 2267 2016-05-11 00:48:43

  凌天云把车开到了教室门口,并帮他们把车门打开,自己才下了车,其实凌天云自己也很纳闷:今天的那个自己有点不象平时的自己了,他什么时候这么殷勤过了?——并只是为了自己的堂弟?好象平时的自己,对待父母有时都是:不会这么积极与热情呵!

  “绝,以后叫我天云哥噢!好不?

  周末,也就是明天,我一定会到你家里来,多做点饭哦!

  还有,小茵,叫你‘小不点’,你不高兴,叫你‘小茵’可以不?

  你那腿上的伤一定要多多注意呵!别太逞强,叫绝多多照顾你是可以的!他那么高大的人,让他背一下你,不会伤他什么劳力!如果你没有保护好那些伤口,天气变化时会经常痛啊!那样很难受的!

  小茵,那膝盖与脚踝都是属于关节处,一定要注意噢!不然会影响你早日正常走路哟!

  最后再提醒一下绝,小茵吃饭的话,你帮她打吧,免得弄伤了茵的腿伤处!周末,学校不煮饭,你不是有车吗,送小茵到家里面来吃饭吧!

  不然,你们可别抱怨我的医术啊!还有我的宝贝药,是不能因为你没照顾好小茵,而白白浪费掉了呵!”凌天云觉得自己好象在开演讲会,一下子讲了多少话啊!好象自己就是不放心啊!他也能明白了:凌天绝一定要叫自己来,为小女生诊治之原因呵!这么好的女生,如果她的腿有什么问题,是让人会很难过的啊!

  “天云哥,可以,你叫我什么名字都可以!我刚才没有不高兴,只是觉得我和你的弟弟凌天绝,年龄差不多,感觉不小了哦!等我长高了些,你就叫我蓝茵吧,那时我长大了,不小了!

  也谢谢你刚才,细心帮我治疗腿伤!天云哥,你的医术真的很不错呵!你那个宝贝药确实好,当时腿觉得很清凉,那药味清新怡然!”蓝茵听到凌天云的磁性声音,以及他细致的交待,如清爽的秋风吹过,拂走了刚才在车里面的郁闷空气,周围的世界无穷尽的温馨静怡,让她心情非常高兴,雀跃地回答道。

  凌天绝看着蓝茵脸上的笑容,他心里也说不出的高兴!他的这个堂哥可不是一般的小气啊,那么在意自己对他的称呼!但蓝茵都愿意叫他‘天云哥’了,自己以后改变一下称呼,也未尝不可!

  这天云哥刚才说的那么长一大段话,可真不象他的个性啊!凌天绝抓了抓头,回想一下天云哥:他差不多是和自己一样,吐字如金的习惯之人!今天的天云哥,怎么感觉他有些滔滔不绝呢?!

  别说天云哥,就连自己都是如此!对着茵,自己变得什么时候开始,十分有耐心一样?!

  话再说:天云哥一下子,怎么如此会关心人了?印象中的他也是和自己一样,不自私都是不错了!还去体贴别人?

  刚才天云哥那一席话,简直象在演讲,凌天绝都想为他叫绝!讲得不只经典,还说得言句锉锵有力,全在重要表达上了,该说的一字不漏,不该说的一句话都没讲!他也全说出了自己想做的事!不错,如果茵的腿没照顾好,会影响她以后走路,或者阴雨天气时会痛疼!在她脚不方便时,吃饭都会有些困难!这个天云哥也想到了,真是自己的好哥哥啊!呵呵!

  还有一点,这个天云哥也是‘绝’了!自己的这个‘绝’字可以用在他身上了!他说蓝茵同学的周末吃饭,确实,自己这方面粗心了!先前那个星期的周末,学校没煮饭,她到哪里去吃饭的?真让人担心啊!她会不会……凌天绝不敢想下去了……

  “好!小茵,等那时,如果你还是没有我和绝的身高高一点的话,我就真的叫你‘小不点’噢!怎么样?”凌天云笑着问蓝茵道。

  “不,叫我小茵,蓝茵都可以……”

  蓝茵急速接过凌天云的话,拒绝道。

  这时凌天绝却打断了蓝茵未完的话,并对她说道:“茵,你坐一下,别动!我先下车,然后我在车门口,把你抱下来!”

  “好!”蓝茵微微地应了声,她不知怎么对凌天绝说话了,心里面是满满的感动!自己总是这样麻烦他哦!

  凌天绝说完已经先下了车,并再跨到车门口,才把蓝茵小心翼翼地从窗口座位上抱下来,并大跨步地往教室里面走去。

  凌天绝边走边回头,对自己的堂哥说道:“天云哥,明天欢迎你过来!我会照顾好蓝茵的!到时我会带着她到家里的!谢谢你的提醒!

  蓝茵有些尴尬,她想叫凌天绝停下,说自己可以走了,但也不知为什么,她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因前面自己的故作坚强好象也没有什么作用,反而会更让他为自己担心——因为当时凌天绝忧虑的表情,蓝茵可没有错看。

  当他们到教室时,全班同学早就在那里早读了!蓝茵红着脸看了看全班同学们,发现大家都低着头背自己的课本,没有人注意自己,她微微放了些心。

  凌天绝把蓝茵轻轻放在位置上,然后对着门口的云哥,挥了挥手,才坐到自己位置上。

  这一天凌天绝觉得自己过得特别快,这一生中的十六年啊,从来没有今天让他如此忐忑过!他想对蓝茵说的话,可怎么也没说出口啊!其实是多么简单的一句话,他踌躇了一天,即一上午和下午,也没有把此吐出来!

  凌天绝很想说的一句话啊:“茵,你的腿不方便,到我家里吧,反正我有车,载你方便!学校不煮饭,我家里面有保姆煮饭,不麻烦!”

  直到下课铃声响了,凌天绝都还是没有勇气说出那句话!他有些懊恼,而又不想说出来……

  蓝茵今天呢,却觉得过得特别慢啊!这一生中的十六年啊,从来没有今天让她如此艰难,她是这样认为的。

  中午吃饭啊,是凌天绝帮自己打的饭,他真贴心啊!在同学们还在打饭时,他已经早早地帮自己打好了,并已经放在了宿舍。

  后凌天绝,再自己把车开过来,抱起蓝茵上了车,把她轻轻放在副驾驶座,并替她系好安全带,才开车到宿舍去,

  两人在宿舍一起吃饭,虽然他们都没说话,但蓝茵总觉得,她还是很开心的!他打的那些菜与饭,蓝茵说句实在话:不知晓,如果其他同学了解了,会不会有意见啊!就是那个饭菜真的太好了啊!恐怕只有老师才能吃那么好吧?!用色香味齐全形容都不为过哦!蓝茵觉得自己,从小到大,从没吃过这么好的呵!应该说家里摆宴席都是没这么好啊!……

  其实,蓝茵不知道的是:凌天绝打的哪是学校饭堂的饭菜,那个可是他自己,叫家里面的保姆,特意为蓝茵做的!为了照顾她的腿伤,炖了排骨汤等等……

  这一切,凌天绝当然不会对蓝茵说呵!他也不好意思对她说这些,害怕到时候,她不吃,就麻烦了!……

  蓝茵再看了看,坐旁边的凌天绝吃饭那优雅姿势,让自己有些惭愧!不知他有没有注意看自己吃饭,反正自己吃饭狼吞虎咽的,全不顾形象,已经习惯了,这会儿现表现,装秀气,她实在做不来啊!就是这点啊,她是有多懊恼呵!……

  “茵,你腿不方便,我帮你已打好饭,并早放到你宿舍了!现在我背你过去吧!”凌天绝走过来对她说道。

  在蓝茵还没走出教室,独自思绪中,听到凌天绝的话,她也不知自己神游了多久,当她清醒过来时,才发现,全班同学早就走了!放学了啊!

  “这么快!……不,这会儿同学好多,不好噢!……”蓝茵也找不到理由拒绝,吞吞吐吐地说道。才下班,凌天绝他就把饭已经打好放到自己宿舍了,真是“绝”啊!

  “你看,都去打饭去了,没什么人呵!要不,我叫三哥把车开过来,载你到宿舍,反正一路的车道,直接可以到你宿舍!你说呢?!”

  其实,凌天绝想说的是:茵,明天是周末了,今天晚上就不在学校吃饭了,到我家里面吃吧!饭菜早就准备好了!……

  蓝茵无语了,她只好微微点了点头。就在她刚抬起头,校长的车就到了自己面前,真神速啊!蓝茵在心里面暗叹着!

  车了刚停稳,驾驶座里面的校长对着凌天绝挥了挥手,于是,凌天绝向蓝茵走了过去,对蓝茵说道:“茵,上车吧!你就站在那暂时不动,现我抱你上去!”

  当蓝茵红着脸被凌天绝抱上车时,她思绪是停顿的,她在想:我会不会太幸运了!能遇上凌天绝这么好的人,处处帮着自己!他有那么显赫的家世,何苦要对我这么好呢!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女生,值得他如此吗?

  其实蓝茵不知道的是:凌氏兄弟可是对蓝茵,能到自己市(云清市)里面的学校来上课,他们也觉得很幸运!凌市长记得很清楚,在他们到月清中学时,那校长曾经告诉他们:全国的十所重点高中全部都已经到了月清中学,聘请他们学样的蓝茵同学到他们的学校去上课!要不是因为蓝市长的及时赶到,有可能全国排列第二的宁清一中,就已经把蓝茵同学请到他们学校去上课了!宁清一中的校方是最早来聘请的!当时蓝茵同学还同意了去他们学校。

  好在蓝市长一句话,得以让凌天英,凌天华之凌氏兄弟得以抢先送上通知书,让宁清一中无奈之下放弃了!

  这一切,蓝茵同学是不知道的,当然月清中学的校长,也没有告诉蓝茵这些!因为这些都是凌氏兄弟,提醒了蓝茵母校的校长的,帮以保秘事项!

  为什么蓝市长一句话就能改变一切呢?其实蓝市长与凌市长早就是莫逆之交,加上蓝市长也是本着,为蓝茵同学的前途,而作如此努力相帮!

  蓝市长早就把蓝茵同学,当自己的亲妹妹般关照!当然这些蓝茵也是不知道的。至于蓝市长为什么要关心蓝茵?当然不仅仅是他们同一个性那么简单,蓝茵的父母亲是知道的,只是他们只字不提,他们希望这些,能成为蓝茵身上终身的秘密!

  当凌天绝把蓝茵轻轻放在,后车座的靠窗位置之坐位上时,校长在前面驾驶座里,转过了头,面对蓝茵轻语问道:

  “蓝茵同学,你的腿怎么样了?还痛吗?还有,你脚上那双鞋子合适不?如果好,我们会叫二弟,也就是绝的二哥,在美国多寄两双回来!免得你象今天这样摔胶哦!

  今天这双鞋子,如果绝早一天给你穿,你的腿就不会受伤了啊,你说是不是?

  当然也怪绝,他不好意思给你穿,所以只给了你一双,害得你今天的腿伤得那么重!

  至于绝说,他帮你打好饭菜了,其实,他是不好意思对你说,叫你到我们家里面去吃饭!学校周末不会煮饭,加上你的腿又不方便!到了我们家,我们家的那个天云,据他自己所称:算是个天才医生吧!呵呵!“凌校长边说边笑道,

  “让天云也顺便帮你再换一下药吧,不然容易感染!你说是不是?蓝茵同学?”校长继续问道。

  “嗯!“蓝茵用力点了点头。用微弱的声音回道。

  “小不点,我在这,到了绝的家里面,我定时帮你换药,怎么样?”什么时候站在窗外的凌天云出现在了面前,对蓝茵挥着手笑着说道。

  这时,蓝茵旁边的凌天绝,整个脸却红了,他在心里面懊恼的是:他这些哥哥们,全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了蓝茵,让他实在没尊严了呵!

  冬寒草枯黄,

  野菊分外香!

  灰鸭田水嬉,

  白鹅仰天歌!

  清烟风华空中雨,

  闻香馨粥谁家长?

  天云纷纷繁尘雾,

  最近几天远君还?

  树滴水,石苔青,西窗子何泪不干?

  苍海澜江君不见,碧波兰江烟雨停,

  赤子之情金难换,迷茫天空不见云!

  清清辉,蓝凌绝,月凉风雨雾迷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