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茵绝遥

第十五章 校医(二)

茵绝遥 蓝原 4024 2016-05-08 00:16:58

  “……不是很痛!有一点点吧!……”蓝茵不知自己恍惚了多久,竟然能听到凌天云说的话,便随口回道。她又故意作出没事样,尽量舒展眉头,还硬扯出笑容,冲凌天云勉强笑了笑!

  那笑容有多难看,蓝茵不知道,但她只是觉得自己很讽刺:装好人真难!受伤的人要装作健康无毫损,实在不易!再想想那些演员,肯定更不容易吧?……蓝茵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到那么远的事去了?

  蓝茵有时也在想:自己为什么老是喜欢故作坚强?不是吗,没过几秒钟,她实在忍不住,即之又传来的痛感,禁不住还是锁住了眉心……

  还有,这凌天云刚才审视自己的目光中,蓝茵怎么感觉有一种冷意?还是轻视?……又不是,反正是一种奇怪的眼神!自己哪里不对吗?可他的笑容倒是很温暖的呵!还是自己乱想了?

  蓝茵又抓了抓头,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然后拍了拍头,再想了想凌天云刚才说的话,那话里面意思:是有些取笑之指(幽默一语),又有些关怀安慰之意!人家根本就没有所轻视之心与冷漠之情绪!那么帅气温柔的云哥,自己为什么会把别人往坏处想呵!——自己肯定是刚才恍然中,眼睛与脑子都不够清明之原因吧?

  凌天云笑了笑,这蓝茵真不是一点有趣,想想以后的生活定会充满阳光呵!呵呵!呵呵!——因为自己已经敏锐的发现了:看着我们家的绝,他那是什么表情?人家女生的腿伤了,好象是他的腿痛一样!他那忧心的脸实在明显——以前可是全世界的事,好象都与他无关一样,置之不理!不言不语不说,还冷冰冰!

  我们家那三个趾高气扬,自我为尊的天英,天华,天清三兄弟,看样子啊,全是皆拜在这位小不点身上了呵!——他们打着照顾自己弟弟的名,实际上是想瞧瞧:我们家的绝,有了喜怒哀乐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凌天云怎么有种感觉,想大笑一场!哈-哈-哈-哈……他突然发现:今天可是好日子啊!自己心情太好了呵!呵呵!呵呵……

  凌天云也不知道自己这次回来,是这么有意思的事——为了和那三兄弟一样,多多关照我们家的绝,自己也在家里面呆几年,好象也不是一件坏事?!反正老爸,不是巴不得自己留在家里面啊……

  凌天云还想笑的是:这小不点啊,那故作笑容的脸实在搞笑呵!呵呵!呵呵!……

  瞧瞧那小女生,小眉头舒展不开,又硬是把那两条眉毛伸缩,简直象两只毛毛虫子,在那个蜷缩的小苹果脸上,跳来跳去呵!呵呵!呵呵!……凌天云心情说不出的愉悦啊!

  凌天云笑得憋不住了呵!他禁不住又回头看了看凌天绝,这会儿的绝啊,脸上也笑开了花,他也有笑的时候,以前那冰块脸,什么时候融化了?

  绝也是因为,看到小不点的滑稽样忍不住笑?凌天云很想问问他,可自己的手也没停——既然绝如此在乎小不点,自己有义务把她的伤包扎好,再上一点自己留着危急时的应用药(等于自己的续命药,关键时刻的应急药),相信小不点会比正常情况下的人,会好得快一半吧!

  凌天绝望着自己的云哥,从上衣口袋里面掏出的那种颜色药,他真的很感激这个云哥!他非常清楚,那个药可是云哥的宝贝呵!就是云哥他自己受点小伤,他都会舍不得用,除非重伤……

  凌天绝刚才看到蓝茵故作没事的苦笑样,他也不知为什么,看到云哥乐呵呵地趣笑,自己心情倒也说不出的好!这小不点总是给自己带来好心情!本来还担心她的腿,刚才看到那血口子张着嘴的样子,也是有些恐怖的!现她却说没事,且还另扯出了笑……

  再看云哥那想大笑的样子,凌天绝是知道自己的堂哥,心里在想什么。莫非就是看着蓝茵死硬撑的可爱,又让人心痛的倔强!

  凌天绝又想说的是:这蓝茵同学完全可以在伤口痛的时候,表现脆弱一点,也是没有关系的啊!以前自己所见到的女生,一点小事又是哭,又是闹的,自己那时,还觉得很心烦呢!现看着蓝茵那弯弯的眉毛,皱缩成只毛虫的俏样,他真的很希望:他也只能在心里面喊:茵,你稍微变得和正常女生一样,应该哭的时候哭,应该笑的时候笑,别把痛苦藏在心里?其实你也不用故作坚强,你是女生,没有人会看不起你的软弱,虽然自己以前有此错误看法,但凌天绝还是希望,蓝茵活得轻松一些,快乐一些……

  虽然云哥没有抱怨自己把他叫到学校来,但他刚开始看自己那表情,不用他说,凌天绝也明白——但凌天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然有些怀疑校医,能否治好蓝茵的腿?那可是会直接影响走路的!

  另外一点,凌天绝了解到的是:自己云哥在家里面反正是闲着,为他找点事做,也是可以的!如果他抱怨,自己还能在大伯那里告他一状,这以前可是三哥的常用伎俩!

  可如今,云哥那么开心的表情是为什么?凌天绝懒得管,他只看到云哥拿出了他的救命药,听说研制作和找寻此药材是很不容易的!既然云哥(凌天绝也想起以前云哥说的话:“叫我‘天云哥’,而不是你长期叫的‘云哥’,我可以把我的宝贝药给你,那可是在你受伤时好得特别快,并有去毒功效,也就是说:以后如遇上毒品,误服或柒上,都能有抗性,不会被中毒!”当时自己被引诱得硬是叫了他一声‘天云哥’,但他却失信,舍不得给自己一颗他的宝贝药,只把药在自己面前晃了晃,让自己只能羡慕地看一眼)能把他的宝贝药给蓝茵敷上,说明云哥也是真心的为了自己,很关心蓝茵的!

  凌天绝无意中又看了蓝茵一眼,这一看,他的心情好象又低落了些,她那整个脸上快皱成棉花团了,那两条眉毛缩紧在那儿,是不是那伤口不是一般的痛?

  再看看云哥为蓝茵敷药消毒,那轻柔的动作,真不象平时的云哥所表现呵!

  秋风寒林,阴雨幕夜!天边于你,孤寂而我,落叶泪花,窗棂霜下,菊花香里诉说缘?!

  夜雨声声明,寒凉浸指尖,执著作君书,微闻自轻叹…

  叹惜别勿念,风雪夜归人,花开花又落,蓝凌何时还…

  还少漠然落,清新寒窗别,十年少华过,万事如今空…

  空山西宁静谧海,云市茵绝浪潮天。

  待到天云霞飞瀑,海内天涯何识君?

  问一声,月清心,玉峰飞雪何无情,千里生缘还是缘?

  清风烟云雾,孤影伴清灯?……

  清清云,星火山石霜,故园青橙黄,云清夜雨时,共剪西窗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