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茵绝遥

第十三章 摔倒

茵绝遥 蓝原 2271 2016-05-07 00:28:56

  随着时间流逝,蓝茵对云清一中的所有同学们及老师,都有所熟悉与了解。她也渐渐地喜欢上了这所学校,只是除了关心她的凌天绝和其之哥们,蓝茵另外没有朋友。当然,她也很开心的另一件事是:自己的电脑进步很大,真如凌天绝所言,打字速度可以和他的哥们陆自成、兰宁、华平俊、范宜相媲美,与凌天绝之比较,还需努力!

  早上跑步蓝茵也习惯了,那双凌天绝二哥所寄的鞋子,蓝茵觉得穿了几天,有些脏了,她就把它洗了,然后换上了妈妈帮自己做的布鞋。可起床时不小心,那端在手上的盆子水,不小心滑了,而把那双新布鞋给打湿了!无奈,只好换上那双胶鞋,此胶鞋虽然穿了两年了,除了鞋底有些打滑外(每天穿,鞋底那齿纹磨平了),另外没什么。

  当蓝茵匆匆忙忙,慌慌张张地赶到操场时,还好,时间恰巧,没迟到!蓝茵在心里面嘘了一口气,看看周围同学们都站好了,蓝茵迅速归队。今天仍然是在学校的操场上跑——除非下雨天,操场湿泥地没干,就换去公路上跑。因为学校学生太多了,操场本身也容不下几个班,高一是新生,学校做为照顾对象,而开始一年是在校内操场上跑步。

  初秋的天气开始有些冷了,虽然今天是阴天,没下雨,但早上仍然有些寒凉。那树上的黄叶子随风吹落下来,让蓝茵感觉有些迷茫,她想起爸妈现在家里面应该正在整理地,准备种冬天的小麦与胡豆吧?

  在蓝茵恍惚中,凌天绝看了她一眼,他心里在嘀咕:这蓝茵同学穿的那是什么鞋子?那种解放牌胶鞋是耐穿,可看那鞋面,应该穿了很久了吧?那已经洗得从草绿色变成灰白色了,鞋底走路安全吗?不会滑倒吗?

  当他们在阴晖的早晨,跑了一圈又一圈,天空的云层低低的,厚厚的暗暗的继续飘荡,蓝茵忍不住细看了下天,会不会下雨呵?——蓝茵止不住地想,那晾在阳台上的鞋子是否会淋雨?那可是很贵的鞋啊?无意中听了他哥们说:那鞋子好象是什么名牌,她也记不住(说心里话,她也奇怪,自己不是被同学们与老师,所曾惊叹的超记忆力,用在如这件事上,是有些不合逻辑呵?是自己没听还是咋的,她自己也说不清,或许,她压根对什么名牌就不感兴趣的原因?当时直接忽略过?)。反正她当时觉得,那外观是很优雅,鞋底确实很厚实呵!穿过好几年,那鞋底她都要怀疑,定不会磨一点点!

  “咚”地一声,很大的声响,凌天绝在前面带队,他禁不住朝后回望了一眼,不看则罢,一看他心里就有些难受。他刚刚还在想的事,这么快的就发生了!他很想说蓝茵跑步真不小心,但他又怎么会觉得:与她的鞋子有关,那双鞋子不能穿了!——他真的真的想对蓝茵如此说,可他又一想:会不会伤了她的自尊?

  那么纤瘦的女生,这样摔下去,肯定很痛吧?——凌天绝来不及细想,他飞快转回头,向蓝茵跑过去,蓝茵摔倒的样子实在让他想气又想笑!瞧瞧,她穿的那条(初秋转凉)运动裤,上面全是泥团(因前两天下雨,地面只能说勉强干了,低洼地带还是有点湿),她整个人扑在了地上,且刚巧在低洼处,怎么滑了那么远?可她又想马上起来。在凌天绝听到第一声“咚”之声,现他才刚到她面前,那摇摇晃晃的蓝茵,几稍后在鞋子又滑了一下,“咚”——这声音比开始还响亮!好样!摔得应该更重吧!

  ”哎哟”蓝茵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实在太痛,从小到大,没摔这么重过!还是自己记不清了的原因?这鞋子真害人啊!自己走路可是没问题的人呵!是因为鞋子,蓝茵有些委屈地想。

  自己刚才明明是爬起来了,怎么又摔下去?真丢人啊!那鞋子滑得太远了,不然自己不会稳不住!还是地湿之因?可别的同学又没有谁摔倒,蓝茵说不出的自怨啊!

  痛,痛,痛,蓝茵咬牙想忍住,可嘴里面刚才还是喊了一声,这次痛得蓝茵她是不想起来了,或者叫做实在起不来了!她只想就在地上继续趴下去!没面子也没面子了!反正全班是男生,没理由嘲笑女生呵,蓝茵有些自哀地想。

  “好痛!”蓝茵痛呼地皱起了眉头,谁扯了自己的手一下?可自己又站不起来,所以那腿真不象是自己的,用剧痛也可算是!

  凌天绝本来是想帮助蓝茵,把她扶起来。可自己的手,才刚攥住她的满是泥土之小手,看她那痛苦的模样,实在……凌天绝摇了摇头,果断地,真接一下子抱她起来。原来她身子那么轻,真是让人费解,整天吃的什么,会瘦削成这样?

  蓝茵突然感觉整个人飘起来了,哦,腾空了!虽然痛感觉消失了,一阵青柠之气却霎时散入自己周围,浸入鼻端!唉,不好,不好,凌天绝怎么能这样,自己能走路啊!被他这样抱起来,很没面子啊,她蓝茵什么时候有这么脆弱?自己的尊严,哦,是自尊呵,自尊,我的自尊,我的自尊……

  “不用……那个……那个……等……等一下……我就能走了!”蓝茵觉得自己真没用,说句话,说了半天,还不知凌天绝有没有听懂呵?

  再一会儿,一会儿,自己就能走了啊……瞧瞧自己,蓝茵本来很想说:让我走万里路都没问题!可现实却是如此残酷,一步路就走不了,这种滋味真不好受!

  自己在家里面是老大,什么时候需要别人帮忙?蓝茵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的事,从来不要别人替自己做!现在是什么情况,走路都成问题!怎么会摔倒?明明自己走路从来都是踏实稳平的!

  什么时候,蓝茵发现:自己终于站到地面上了。但自己有一只手仍然被凌天绝握住,他是怕自己再摔倒吗?蓝茵现在止不住,仔细看了凌天绝一眼,他的脸色好象不好,如现之天空的云层,黑幕笼罩……那双眼睛里面闪着冷意,蓝茵所看之是这样感觉的。

  “你们继续跑,不用停,我送蓝茵到校医那里去一趟。”凌天绝把蓝茵轻轻放了下来,并用一只手尽量扶住她,然后才对着呆站住的同学们,挥了挥手说道。

  “你到我背上,我背你到校医那里看一下。”凌天绝又背对着蓝茵蹲下,回头对蓝茵说道。

  “我……我……”蓝茵呜咽了下,最后还是照凌天绝的话,靠近了他的背。他迅捷地用两只手扶住她,把她轻快背起来,然后朝校门口的校医屋子走去。

  蓝茵感觉凌天绝的背很宽而温暖,可刚才他说话的声音中,却有些冰冷寒凉。看样子,他心情有些不好,不然不会这样?或者是担心自己?因为他的眼里藏着,蓝茵说不出来的那种是关怀?还是忧虑,忧心?

  忧郁的凌天绝更加冷酷帅气,不,应该是:蓝茵想了想,怎么形容?凌天绝仿佛如那个什么?唉,很少看电视的蓝茵实在想不出,用哪个电视演员来美化他。他,他,他真的怎么样都很英帅,俊朗!

  树叶纷落尽,草原已枯竭。

  霜雪白山上,凌君风中立!

  问一问,挚爱的人,天云千寒漠,地平苍海蓝,勿如子真情?

  涛涛长江流不尽,涌入东海还深情?!……

  蓝凌初秋云,

  寒鸟夜清吟。

  夜半天低树,

  雾迷逢茵绝!

  问一问,挚爱的人,握紧纤手云,浸凉凝指间,清风何冰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