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茵绝遥

第二章 新生入学

茵绝遥 蓝原 3410 2016-04-21 20:36:14

  当蓝茵走进云清一中校园大门,看到统一穿着黑色西装,里面衬衣划一白色,且都打了领带的男生,她心里面悄悄地想:好帅气与豪气呵!女生穿着统一的黑色小西装上衣(胸前那镶着白色款式装钸真迷人,她那时心里面是无法用语言去形容的),小西装里面也都着白色衬衣,但领口结着蝴蝶结,下面都穿着统一的花格子裙子,颜色是什么,她也说不上,反正与衣服很配,很漂亮,因为裙子也不短,着膝盖下,她也好喜欢!他们的校服穿起是如此整齐与亮眼(当然应该是高二与高三的学生吧),如节日盛装,她独自呆呆地想。

  当然,也有很多没穿校服(这些肯定就是新生,高一的),着自己“多彩多姿”的各式服装,蓝茵所以用“多彩多姿”,不管男生女生的衣服,都是她看过的新服饰(当然,只能是蓝茵自己这么认为哦,不能说出来的,那样显示了山村人的见识少与愚昧)。特别女生的着装,真的让她好羡慕啊!她偷偷地想:那些衣服裙子那么新颖时尚,典雅大方,应该好贵吧?看看自己的衣服,是妈妈把家里面卖鸡蛋的钱,加上挑麦杆走了很远路(五里多路吧),卖到纸厂,所得的钱凑在一起买的。但是,她觉得自己的衣服是很不错的,虽比起她们的衣服稍显朴素了一点,可语言大家老舍(舒庆春)说过:“朴素的东西是最美的!”所以这样一想,她心里面又踏实了一些。

  快走到新生接待处,收到四双眼睛投射过来,那眼里面的意思是熟悉的,象邻家大哥哥温暖的眼神。哦,她想起来了,玉清市的蓝山市长也是这样的眼神。其中三个男生长相如三兄弟,都帅气逼人,高挑(她又在心里面暗暗量了一下,有一米八高吧,只有多,没有少。那个矮一点的应该是最小的他们弟弟吧,也有一米七),皆没有如前面的男生穿校服,但他们三兄弟都穿着统一的黑色西装,那款式样式(前面所有男生的校服完全不可比拟呀,即便蓝茵是山村出来的从未见过),蓝茵心里真的想问:人们通常说的法国手工制作西装,这三兄弟身上的肯定就是如此吧?至于另一个帅气男生(后来她才知道是自己的班主任,也太年轻了)穿着浅灰色的西装,虽与前面三兄弟的衣着不一样,可他们站在一起,不会比另外三兄弟中的两个哥哥矮!唉哟,蓝茵心里面惊叹啊,自己的运气会不会太好了,身边的男生为什么个个如此出色,让她本来很自信的人生,从此突然走向自卑了吗?!

  “你是蓝茵同学吧?”那穿浅灰色西装的男生说话了,蓝茵在呆呆的自我世界中清醒过来,她突然想起:这四个男生,她一个都不认识,怎么他们都好象认识自己一样!真奇怪……自己又不是明星,普普通通的一个乡村学生,第一次碰面,就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是难以理解呵!

  “嗯。”蓝茵点了点头,“那请问您是……”蓝茵微微一笑,试探着问道。

  “我姓凌,我是你的班主任,所以认识你,我看过你的资料,很不错,是我们云清一中的骄傲啊!”穿浅灰色西装男生继续说道(当然,应该叫凌老师了,他也是凌天绝的伯伯最小的儿子,即他堂兄,因与他的大哥关系特别好,而被硬拉着来这里面教学,先前在英国牛津大学任教授),蓝茵又一次惊叹呵,她的人生从此是喜还是忧啊?凌老师这么年轻(是的,仅26岁),她都当成学生了!会不会自己的智力减退了(可后面证明没问题,那是后面之事了),凌老师眼力也太好了,看一下资料就能认出自己(蓝茵不知道的是,这位凌老师已经去过她的学校月清中学(在月清镇外,离蓝茵家的清河村很靠近,月清中学旁的那条河就是从清河自上而下穿过),并且和她的校长与班主任谈过话。当时蓝茵正在上课,凌老师就坐在最后面,和许多听课老师一样,静静地坐在那里,那会儿还有凌天绝的两个哥哥陪同,这些是蓝茵怎么也不会知道的,说的好听点叫暗访!不好听的话,就叫他们三个人早点来学生学校抢学生哦),这凌老师是名校老师就是不一样,她悄悄在心里下了决心,一定多努力点,好好向他学习!

  至于这凌老师对蓝茵的印象呢:他总觉得这位小女生(因为身高实在是太矮了点,一米五三左右吧,并又好瘦,脸色青黄,是不是因为山里面的风吹与太阳晒所致),淳朴,可爱又漂亮(也许因为玉清山那儿纯清的水之因吧,虽之前见过她一次),她的那双眼睛如凌晨中出现的孤单而清漠的启明星,遥远却又灼亮!她给人感觉是性格有些内向,腼腆,言语少。

  “嗨,蓝茵,你好!”又走来一位男生,就是蓝茵认为在三兄弟中矮一点的那位(虽然在上高一同学中不算矮,但比起他自己的两位哥哥就是这样了),他伸出了手,“我叫凌天绝,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同班同学了!”他的声音宛如清河小村旁(玉清山的一个小村子,蓝茵就在那里面长大)的小溪流水,潺潺动听!他的眼神很温馨,带着笑容,蓝茵也伸出了手,握住他的大掌,很温暖,当时她是那样感觉的。

  凌天绝见到这位“小女生”(他之所以也这么认为:斜瞟了下她的身高,估计还没到自己肩膀吧),和预想中一样,虽瘦小,眼神却倔强而好强,看看她见到我们几兄弟,一点没有乡村女孩子应该有的胆怯!她那身白衬衣与橄榄色花格裙子套在她身上,比起模特儿穿着,都更合身与飘逸!白衬衣胸前的蝴蝶结与两束飘带,让她单薄的身子越发娇小,裙子偏长,着在膝盖下一点,更添她的娴静与温婉!那张小脸圆圆的,象苹果,嘴唇紧抿着,象三月的樱桃,笑起来真如两个哥哥讲的,如铃兰一样,纯净迷人!

  “你也是在网络班?那好呵!”蓝茵也微笑着回答道。凌天绝的走进,他的身高与气势让蓝茵感觉自己很渺小!在印象中,她从未有如此体会。他的靠近,让蓝茵看清楚了他的俊容,如雕刻似的古铜色脸(难道他也晒过太阳,干过农活,但他的样子又不像,蓝茵在心里面猜想),高挺的鼻梁,薄唇微启,那浓眉下的眼睛如黑曜石般,闪烁着锐利寒漠的光,可先前远远看着,她刚才还觉得很温暖的视线,是自己今天精神恍惚的原因,她心里面有些不明白。

  恰恰在这时,凌天绝的两位哥哥也走了过来,他们一个在左边拍着凌天绝的肩膀,一个在右边握住他的手,拍着肩膀的那个哥哥向着蓝茵,微微躬身,笑着道:“蓝茵同学,你好,我是这学校的校长,我姓凌,名天华。”然后他又指着凌天绝道:“这绝呵,是我的四弟。当然啦,我是他的三哥,很热切地希望:以后呢,你们互相帮助,共同进步吧!四弟性子冷,也需要你多多包涵!如果实在是遇到什么生活上的困难与学习上的难题,都可以找我,相信我能帮到你不少吧?”说完并伸出了手。

  “嗯!”蓝茵使劲点了点头,也伸手握住了凌校长的大手。当时的蓝茵是麻木的,傻傻的不知何谓。又一个哀叹呵,她为何会认为他也是一名学生呢?但他又为什么是一位校长呢?——其实蓝茵没有猜错,这位凌校长是只有22岁(比凌天绝大了六岁,上面两个哥哥却都只相差两岁,即凌天明24岁,凌天英26岁,因此,大家都特别疼爱这个最小的弟弟),为了他们的弟弟,被自己大哥急招回来(加上云清一中,他们的老父亲入了最大的股份在里面,当时是针对他的儿子们过去与现在在这里面上学或上过学),本来他还在维也纳享受着音乐的幸福,并打算这一生就一边画画,一边巡游世界演奏钢琴曲,当个画家与音乐家!他潇洒的在国外拿了四个博士文凭。其实他心里面也纳闷着:四弟在云清一中上学,不用上多少天,或者不上学,都考大学轻而易举!即便他一边管理公司,一边在云清一中上学三年,也用不着那么隆重地硬要自己回来帮助四弟,他也知道自己弟弟学习每次都是第一名,从来不拿第二的,按四弟的话说(他的四弟就是那么狂)。

  有这么年轻的校长吗?为什么又刚好是凌天绝的三哥呢?蓝茵的心里面藏着无数个问号呢。

  面前的凌校长,那五官轮廓不止与凌天绝神似,且立体感强,又一个神手的笔描绘的相貌,相对凌天绝,亲和温煦多了!但那双眼睛的气势与锐利不输凌天绝。

  凌天华见到蓝茵应该说,算是第二次了,在第一次见到蓝茵时,他就明白了自己大哥的苦心!这女孩子如清河的水(在月清中学,曾经他们都感叹过,那河水的清澈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用清可见底,一点都不夸张!可那校长还笑着说,这河水就是从清河村的那条清河流过来的,清河村就是蓝茵家所住之处),澄澈,温善,灵慧!这又一次见面,他心里面是高兴的,瞧瞧自己弟弟,惜字如金的人,在蓝茵面前竟舍得多说话,那从来都冷酷得如冰的脸,那怕对着自己的父母也是冰块脸,这会儿倒露出了笑容,甚至还表现出了从没有过的热情!

  “蓝茵同学,你好!我也姓凌,名天英,是绝的大哥,当然绝就是我的四弟。目前我在负责云清市,即是现云清市的市长。”握住凌天绝手的凌市长也冲蓝茵笑了笑,微微低头欠了欠身子,说道:“我们云清市的云清一中是全国排名第一的名校,你所在的班级,也是云清一中高一班28个班中的魁首!今年之所以只招收一个网络班,在于提高学习的氛围,与学习竞争力,避免进入名校,许多学生不上进的错误与消极思想,带入学校。四弟绝和你在一个班,你们在学习上就互补所长,共同进步吧!如果学习上实在是遇到什么麻烦与阻力,你也可以找我!四弟绝和你是同学,他的大哥也等于你的大哥,有什么难事都可以找我,我会尽我所能帮到你!好吧?”说完也伸出了手。

  “哦,好!”蓝茵再次伸出了手,握住凌市长的温暖大手。真的,是很温暖,做大哥的是不一样啊,仿佛有一种自己的亲身大哥哥那么宠溺着自己,蓝茵深深地想。

  眼前的凌市长,一样五官轮廓与凌天绝神似,相貌一样是哪位大师的手笔,自然雕琢而成,那双眼睛仿佛是只有站在玉清山顶,所眺望到的明星般闪亮晶莹,宽宏深邃!这么年轻就是市长?市长都这么年轻吗?那个如大哥哥般亲和的玉清山的蓝山市长,也和这位凌市长一样年轻,年龄应该差不多(确实差不多,蓝山25岁,凌天英26岁,相差仅一岁)。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他们都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却如此优秀!自己真的要努力哦!

  凌市长望着身边的蓝茵,这位小女孩纤细地让人怜惜(是的,瘦削得让人心疼,身高都不到自己的肩膀,走在身边人群中,你都不会经意的小不点),那圆圆的小脸上所镶嵌的那双眼睛,却很大而又漂亮,闪烁着和四弟一样的执拗与不服输之光芒!再瞧瞧她站着的气势,一点没有见到我们几兄弟的丝毫畏缩,不卑不亢!那身简单的衬衣裙子,穿在她身上,如三月的杏花,粉清怡人!今天的四弟呢,昔日的狂妄与冷漠一扫而光,那从来都是淡然的眼中,现却闪烁着在我们家人中,从没见过的一点温馨光芒!

  这时,凌天绝向前,对着蓝茵又靠近了半步,(凌市长心里暗暗想:瞧瞧他们四弟的狂妄自大精神,又在对着蓝茵施展了),他从哪里掏出一张纸,然后对蓝茵说:“蓝茵同学,见到你真的很高兴!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知道你喜欢数学,刚好我这里面有100道题,可以请你用五分钟做出来吗?我无意中在网上见到,觉得有趣,所以想与你一起分享,好吗?”凌天绝那恳切的目光,如三月的阳光,让蓝茵竟然看呆了,她使劲点着头,并接过来那张满是写着数字的纸,及那只很漂亮的黑色水笔(因为蓝茵都没见过这种笔,所以她感觉新奇与好看,反正是蓝色的)。一般的人一看见就会头晕,那上面有加减乘除,且最少是三位数,100道题用5分钟……周围什么时候闹哄哄的,蓝茵不察,她只觉得这个凌天绝笑起来,真的绝色!自己是女生就感觉好惭愧!

  当身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蓝茵才注意向四周看了下,一看有些吃惊:一下子怎么有那么多学生出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但蓝茵只微微向身边的学生点了点头,手执着的笔依然继续写着(好在这儿桌子椅子都有,并比以前学校的华丽,不用站着写,当然是会很快了!蓝茵边写边暗想着),身边不知是谁在说着:“一分钟了!”这时她才注意,凌天绝手上什么时候有了一只秒表(她之所以认识,上体育课上,老师用此测过同学们体育成绩),这个人真是“绝”,和他名字一样!身边起哄的声音出现了,“哇,快做完了,好快……”蓝茵没理那些人的讲话,写完最后一道题,交给了凌天绝。“两分钟不到!”同学们异口同声的呼喊与热烈的掌声齐齐响起!

  凌校长笑了!凌市长也笑了,并向周围同学点了点头。凌老师(班主任)笑着握住了蓝茵的手,凌天绝也笑着却红了脸,蓝茵的脸更红,她回握住凌老师的手,并深深地向凌老师鞠了一躬,也向凌校长与凌市长行了两个礼,然后对着所有同学们躬身,说:谢谢大家的鼓励……“

  在掌声与说话声中,没有人听到蓝茵说了什么?他们只是在心里对她更深了一份敬意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