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凤朝重楼

第二十四章 临南之境

穿越之凤朝重楼 江南小谢 3479 2015-06-13 22:37:37

     七天之后,南宫御一行人终于抵达蓝溪与北临的交界地临南,那千骑侍卫也依照北临皇凤逸的旨意回京复命去了,如今只剩下南宫御,清风等三人和一些随行的侍卫。凤轻舞倒是很乐意少了凤逸这只狐狸给的那帮跟屁虫,接下来的路程就不会那么无趣了。

   “王爷,咱们既已到达蓝溪境内,王爷何不领轻舞好好欣赏一下蓝溪国的大好风光,也好让从小长在深闺中的轻舞能开开眼界哪”,凤轻舞想,既然现在又多了些自由,何不好好游玩一番,否则到时到了蓝溪国,想光明正大出来潇洒的机会都没有。毕竟这不是二十一世纪,女人是不能随意出行的,尤其是嫁为人妇的女人,必须得遵从什么三从四德,光是想想就觉得头大。

   “既然轻舞想游历一下蓝溪的大好山河,那本王岂有不奉陪之理,不过今日天色已晚,咱们还是好好休整一下,明日才有精力游玩啊!”南宫御岂会不知凤轻舞所想,不过既然她乐意这样,他自然会随她之意,只要她高兴就好。

   一行人在临南的一个上等客栈住了下来,南宫御依旧选了一个挨着凤轻舞的房间,凤轻舞对此倒是毫不在意,对南宫御的态度依旧是不冷不热的。只有轻漫,清风等人,各自的主子摇头哀叹,何时才能修成正果啊!

   半夜,一个人影偷偷摸摸的进入南宫御的房间,房内躺着的南宫御在那人还未进来前就已觉察到他的气息,那人渐渐靠近南宫御,突然伸出了一只手紧紧地卡住那人的喉,“咳,咳,咳,王爷,是...........是我,咳咳”

   “本王自然知道是你,不然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站在这儿说话?你不是应该好好呆在蓝溪完成你的任务吗?怎么跑这儿来了?”南宫御眼神阴冷的看着大半夜出现的随风。

   “嘿嘿,王爷,属下当然是完成了您交给我的任务才敢私自跑过来的”随风一脸得意的说,不过心底还是有些害怕,他可是傍着这次查探到的消息的价值才冒着被王爷处罚的危险跑过来的,因为他敢确定,王爷要是听了这消息,绝对不会怪罪于他。

   “等等,去别处”南宫御可不会忘了隔壁还住着舞儿这个高手,万一他们的谈话被听到了,可就不妙了。

   客栈后院

   “你是说之前觉察到的那股势力现在在重楼以北建立了一个组织?是何人,竟有如此胆识,敢在重楼脚下崛起?”南宫御一向都很自信,在江湖上,谁人不知蓝溪是重楼的天下,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大胆,敢在他的地盘上撒野。

   “王爷,组织的名字叫凤舞楼,而且他们的楼主您认识哦,是个女人,另外这个女人对您来说,将来还会是个非常重要的人”随风一脸嬉笑的看着自家王爷。凤舞楼?认识的女人?重要的人?北临,蓝溪.........

   “你的意思是.............”南宫御一脸不置信的盯着随风

   “没错,就是王妃,当时属下知道这个消息后,也是被吓到了,你说王妃一介女流,怎么会有如此本领,能建立起这么强大的势力,而且还能在一个月之内把所有势力转移到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可见王妃的能力不容小觑”

   “本王早应该想到是她,像她那么胆大到去抢劫皇宫,在不受宠的凤王府却依旧活得风生水起的女人,还有什么事是她办不到的,呵,本王可真遇着宝了”南宫御回想遇到凤轻舞以来的点点滴滴,每一次,她都能给自己不一样的惊喜,她就像一个宝藏,让人忍不住要去探索,去挖掘 。

   “再说了,也没有哪个女人那么记仇到让人放火烧人家的地步,咱们王妃可真是女中豪杰啊!”

   “嗯?是谁告诉你放火之事是舞儿安排的”

   “额,额,是,是影卫长啦!”随风暗骂自己猪脑袋,明明影一嘱咐自己不要说出去,可自己非得逞一时之快,说漏了嘴,要是害他被罚,自己也难逃影一之手,唉,真是猪脑袋。

   “本王还不知你和影一的关系何时已这么和谐了 ,算了,这次看你查到这么重要消息的份上,就不罚你们了,还有一件事,现在北临皇肯定在加派人手追查王妃的人,你把线索引向重楼,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记住,要保护好王妃的势力,就算凤逸查出了重楼,谅他也不敢对重楼怎样。还有多注意皇宫的动向,别让南宫腾出什么幺蛾子”他南宫御向来就没怕过任何人,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做什么都值得。

   “啊?王爷,你不是要属下现在又赶回京城吧!”本来随风想着完成任务就可以回来跟着王爷了,可现在看来,自己根本就不应该跑这一趟,纯属是自虐嘛!

   “不然你还想留下来吃顿饭?”南宫御口气威胁道,

   “属下不敢,属下这就赶回京城”随风逃也似地飞身离去。南宫御回到房间,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眼睛出神的盯着凤轻舞房间的方向。他的舞儿确实给了他太多的惊喜,可是这些惊喜的背后,又有舞儿多少汗与泪?

   试问,如果是一个备受宠爱的大家小姐,那么她每天所做的就是享受拥有的一切,谁会愿意花费精力去练就一身坚硬的躯壳来保护自己。而他的舞儿作为一个郡主,所享受到的却连一个普通小姐所享受的万分之一都不足,别人在享受生活的时候,她却在为了生存而努力,别人炫耀自己所拥有的时候,而他的舞儿却沉默的享受她自己挣来的一切。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南宫御心疼不已,若是他早点遇到舞儿,必不会让她承受这么多苦难。既然上天安排了他们的相遇,那么以后,就让他来守护舞儿。

   “王爷,这么早,郡主还没有起床呢”轻漫站在凤轻舞的房门外对着刚从外面进来的南宫御说道

   “嘘,无妨,现在也还不到时间,你随本王进去,带一件披风出来,小声些,别吵到舞儿”轻漫看着南宫御小心翼翼打开凤轻舞房间的门进去,一边往前走,还不忘让自己别出声,顿时觉得郡主能嫁给王爷这么完美又体贴的男人,真是天赐的良缘,虽然郡主现在对王爷没什么感觉,不过依王爷对郡主这么情有独钟的关怀,郡主早晚会开窍的。

   南宫御轻轻把床上熟睡的人连着被子抱起,往客栈外走去,凤轻舞不安的在他怀里动了动身子,没感觉到危险,又继续沉沉的睡去,轻漫拿着披风赶紧跟出去,竟看到客栈外停着一辆超大的豪华马车。南宫御小心翼翼的把凤轻舞放在马车里备好床铺上,看着凤轻舞恬静的睡容,忽然感觉心底某个地方被填满了:舞儿,我该怎么告诉你,我是多么庆幸你能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让我拥有了一个人该有的温度。

   “王爷,咱们大清早的这是要去哪儿啊?”

   “嘘,别吵着舞儿,你上马车照顾舞儿,至于去哪儿,到了就知道了。离即,你来赶马车,小心些,别颠到王妃了” “是,王爷”

   前面离即赶着马车,清风和离落则施展轻功在后面。对于离即被派去赶马车,两人非常不道德的表示庆幸,不过王爷不让他俩儿坐马车也就算了,居然还不让骑马,说什么马蹄声太大,会吵着王妃睡觉。

   也对,有谁能像自家王爷这么坑属下的?昨儿一到客栈,王妃一说想看风景,三人就立马被自家王爷赶出去调查附近有名的景点,好不容易回来休息会儿,结果还没睡饱,又被王爷揪起来去准备什么豪华马车,就为了带王妃去临南最神秘的迷乌山看日出。不过看着前面也自行施展轻功的王爷,两人也不敢有任何怨言。

   据传言,能一起上到迷乌山的男女,就是上天认定的一对儿,而且能亲眼看见日出的两个人就能相守到白头。昨儿三人跟南宫御汇报调查结果,一听到迷乌山的传说,南宫御就果断选择了要去迷乌山。虽说南宫御从不相信什么传说,不过如果是与舞儿一起,做什么他都乐意。

   但是迷乌山也不是那么容易能上的,迷乌山取自谐音迷雾山,顾名思义,这座山终年被浓雾笼罩,每年都有各地慕名而来的有情人来尝试挑战迷乌山,可是能成功的少之又少,似乎上一对成功登上迷乌山的情侣在一百多年以前就死了。

   马车行了半个时辰左右,就到达了迷乌山山脚。几人抬头一看,果真如传言所说,这座山根本就看不到头,除了山脚进山的路能看清之外,整座山都被雾遮住了。

   “王爷,属下觉得王爷还是再考虑考虑吧,这山似乎太邪乎了”离即难得的开口道,他觉得现在的王爷已经不是他曾经所认识的那个人了,以前的王爷是不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而把自己陷于不必要的危险中的,现在,却为了一个才相识一月之余的王妃要把自己陷入未知的危险中。

   “是啊,王爷,我也觉得离即说得对,王妃要是想看风景,这临南还有很多风景优美的地方可以去,这座山看着实在太邪了”清风也开口劝道,

   “何时对本王这么没信心了,放心,有舞儿在身边,本王是不会掉以轻心的,一座山,再怎么着,也只是死物而已,行了,你们在这儿等着,我自己带舞儿上去”南宫御上了马车,用披风包着依旧熟睡的的凤轻舞下了马车。

   “轻漫,你与离落他们在山脚等着”南宫御说完就抱着凤轻舞转身进了迷乌山。

   “离落,这山是怎么回事儿啊,刚才我在马车里听了半天,没听明白你们在说什么,而且王爷为什么不让我们跟着去啊”经过几天相处,轻漫与清风等人也比较熟悉了,所以都是直呼其名。而本来对女人颇为不屑的离落几人自从上次夜探凤王府被轻漫逼得节节后退之后,便再也不敢小瞧女人了,所以现在和轻漫也算的上是朋友了。

   为了不让轻漫担心,清风就抢先离落开口道:“哦,没事儿,这座山山顶的风景挺美的,不过今天是王爷与王妃单处的日子,咱们还是不要上去的好”

   “哦,这样啊”轻漫恍然大悟般点点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