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凤朝重楼

第十四章 顾莫重

穿越之凤朝重楼 江南小谢 2564 2015-06-08 17:45:54

     早晨,当轻漫推开房门时,却发现自家郡主早已起床了,这倒把她给惊讶了一番,“哟,我的好郡主,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啦,居然这么早就起来了”

  “行了,你就别讽刺我了,快帮我更衣,我要去一下楼里”她要去查一下那面具男到底是什么人

  “啊?这大清早的,你去楼里干嘛?”

  “哎呀!你别问了,回来再告诉你,快点!”“知道啦!”穿戴完毕,凤轻舞人影一闪就不见了

  凤舞楼里,“快出牌啊!云,等你老半天了”,“就是,别磨蹭”,“别催了,大王,嘿嘿,看你们还要不要”“炸弹”,“喂,腾,不带你这样的”,“我这样没什么不对啊!谁让你是地主”凤轻舞一进来,就看到这么一副场景,几个本应该在执行任务的人居然在玩她教的斗地主,

  “哟,玩的挺开心啊”沉浸在游戏中的云,飞,腾听到这声音,立刻把手中的牌扔了出去

  “楼...。。楼主,您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啊?”

  “哼,我要是提前告诉你们,还能看见这场景吗?能耐了啊一个个的,任务都完成了是吧?”

  “没...。没有,不过有霄在盯着呢,楼主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耽误事儿的”

  “哼,最好是这样,否则少不了处罚你们。我今天来,是想让你们查一个人,叫顾莫重”

  “顾莫重?楼主怎么会知道他?”

  “腾,你知道他?”

  “是,楼主我之前在蓝溪时,曾听说过此人,在蓝溪,有一个号称第二皇宫的地方叫重楼,而顾莫重就是重楼的楼主,此人嚣张至极,在蓝溪可以说是横着走,就连蓝溪皇都不敢惹他”

  重楼?第二皇宫?凤轻舞想到那个面具男,确实是够嚣张的,“那之前为什么没有上报给我?”

  “因为咱们凤舞楼的生意都只是在北临国境内,而重楼虽然势力遍布各国,但是与凤舞楼从未有过冲突,所以属下想就没有上报的必要,还请楼主恕罪”

  “算了,你也没有错,只要是不影响我们的存在,都没有必要去触碰,毕竟江湖那么大,能者居多嘛!不过今天确是让我震惊了一番,居然还有这样强大的存在,连皇家都不惧怕,果然是天外有天啊!哦,对了,这都差不多半个月了,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

  “楼主,恕属下斗胆,如果要把凤舞楼的势力完全移到蓝溪国,再建立一个新的帝国,以北临到蓝溪的距离,咱们需要消耗大量的财力和人力,且之前我们楼里与其他势力不相冲突,可现在咱们要迁往蓝溪国,而重楼的主势力就在蓝溪,若我们动作太大,肯定会被察觉,到时想要在蓝溪站住脚,怕是有些难度”

  “这倒是个问题,所以你们一定要秘密进行,到时等我们在蓝溪稳定了,就算他重楼在怎么强大,也不至于容不得我们存在,只要互相利益不冲突,他们也没有理由针对我们。至于钱的事,我也想过,咱们旗下的生意不能动,在北临国依然要保留咱们的一些势力,所以不能动之根本”

  “但是咱们楼里的所剩的资金已经不多了,若是没有经济来源,恐怕很难进行下去”,云一脸为难的说

  “是啊,楼主,云说得确是事实,这半个月,咱们楼里的花费确实已经快承受不起了,大家都没出任务,钱只出不进,咱们都快喝西北风了”

  “蓝溪国逍遥王大概什么时候抵达北临皇城?”

  “半个月之后吧,现在他们应该是刚抵达蓝溪,若再回来,还得半个月,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吗?莫非楼主你等不及要嫁过去了?”飞一脸揶揄道

  “行了,别贫了,说正经事呢!你们不是说缺钱吗?那你们觉得北临国最不缺钱的地方是哪儿?”

  “最不缺钱?”三人疑惑的看着对方,“国库!”

  “对,就是国库,既然他北临皇想铲除我们,那咱们就借他点儿钱远离他的视线,一举两得”

  “楼主您的意思是?莫非是让咱们去抢国库?这,这……”

  “没错,就是抢国库,不过不用担心,不是让你们去,你们到时只管坐等钱来就行了”

  “那楼主是打算怎么抢,什么时候抢,让谁去抢?”腾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因为他实在是好奇楼主到底有什么计划

  “蓝溪逍遥王抵达皇城之际去抢,因为那时候北临皇不可能让人彻查此事,除非他北临皇的脸面不要了,他一定会等蓝溪国王爷一行人离京才让人调查此事,到那时就算他查到什么,也不关我们的事,因为不是我们的人动的手”凤轻舞一脸神秘的说

  “啊?不是我们动的手,那楼主是想让谁去抢?”

  “重楼的人!”

  “什么?重楼的人?”凤舞话一说完,三人张着的嘴巴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怎么?不相信?”

  “不,不是,只是我们好奇,重楼的人怎么会帮我们,楼主你刚刚让我们查顾莫重,莫非楼主认识他?”

  “算是吧!”算是?三人不禁在心里腹泻,什么叫算是,认识重楼楼主,那是多么牛逼的存在,他们伟大的楼主居然这么云淡风轻的说算是,苍天啊,大地啊!

  “楼主有把握他会帮我们吗?”

  “会!”凤轻舞回答得斩钉截铁,她之所以能这么肯定,是因为她觉得顾莫重都敢把自己的身份暴露给一个不清楚底细的人了,说明他确实够胆儿。到时再用激将法激激他,还怕他不答应吗?

  “既然楼主认识重楼楼主,那为何不让他知道你的身份,这样咱们到蓝溪国,也比较好生存嘛!是不是啊!楼主”

  “给我收起你心里的小九九,现在我的身份还不能让他知道,行了,都忙去吧,到时候行动,我会通知你们,你们只管做好准备收钱就行”

  “是,楼主”

  北临皇宫御书房

  “赵丞相,让你查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启……启禀皇上,恕老臣无能,还没有查出什么?那帮人实在是太神秘了,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一点儿迹象都没有寻到”

  “什么?赵丞相,难道朝廷真的这么无能了吗?那朕养着你们这些废物做什么?”

  “皇……皇上息怒,老臣一定会竭尽全力去查的”

  “哼,这群人这么厉害,一定要除掉,否则后患无穷,朕就再给你些时日,一定要在南宫御抵达皇城前查出来”

  “是,老臣遵旨”“退下吧,朕也累了”“是,老臣告退”,赵剠一边抹着汗一边向门外走去。

  而此时的北临皇凤逸一脸阴郁的坐在书案前,看着桌上自家皇叔派人送来的密函:重楼楼主近日不在蓝溪国,恐已到北临,皇上在京,一切小心。凤英轩虽然驻守边疆,不过却时刻观察着周边,蓝溪国的动向。不过这重楼楼主向来不管朝廷之事,也从未出现在北临国,若他真的来北临国有事,那也应该早有行动啊!从皇叔送出的密函时间来看,半个月之前,重楼楼主就应该已到达北临,而半个月之前,除了蓝溪国使者来北临,就没什么大人物出现过啊!难道说,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还是说南宫御就是重楼楼主?

  想到这个可能,北临皇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据说重楼楼主嚣张至极,连蓝溪皇都对他敬畏三分,好在此人并不插手朝中之事,所以蓝溪皇也尽量不去招惹他。而从南宫御对他的嚣张气势,和曾经扬言在蓝溪国都不用对蓝溪皇朝拜来看,这个可能性很大。若真是南宫御,看来自己得小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