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凤朝重楼

第五章 嚣张王爷

穿越之凤朝重楼 江南小谢 2758 2015-06-08 17:24:25

     戌时将近,乾华宫已是一片灯火通明,奴才宫女进进出出的忙着宴会的事,大臣们都已就坐,就等着皇上和这次宴会的主角出现了。

  而此时另一边,李福德带着不紧不慢的逍遥王和一众使臣正往乾华宫赶去,李福德虽然心里着急,但面上却不敢有半丝表情。

  乾华宫内,凤逸此时已就坐,一干大臣左顾右盼,却不见蓝溪国使者的身影,不禁气愤地说道:”哼,这蓝溪国的人未免也太不知礼数了,竟敢让皇上等,岂有此理!“一经提及,旁边的大臣们都开始附和。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着龙位上的皇上,却见皇上一脸不耐的看着自己,都纷纷闭了嘴。

  ”蓝溪国逍遥王携使者觐见“李福德那依旧尖细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传人了乾华宫内,就坐的大臣们纷纷站了起来,把头转向门外,想看看胆敢让皇上等的人是什么样。

  然而,当他们看清了那个在众人簇拥着的进来的人之后,都不由怔住了,这世上怎会有这么好看的男子。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鼻若悬胆,唇若涂脂,似乎都有点不足以形容他给人带来的震撼。一身白衣,玉树凌风,给人种谦谦公子的感觉,然,那一身的霸气冷然,却让人无法直视他

  “蓝溪国南宫御参见北临皇”南宫御率先说道,他身后的使臣齐齐跪地而拜“蓝溪国使臣参见北临皇”,而此时的南宫御却依旧独立于众人之中,没有半分下跪的姿态,这一举动又把北临国那些老顽固的大臣们给惹怒了,不过见自家皇上都没说什么,只好在心中怒骂南宫御猖狂。

  “下官斗胆,逍遥王为何不向我皇下跪参拜,依您的身份,就算是蓝溪国逍遥王,也没有免跪的权利吧”一直静默不语地赵丞相忽然说道

  “呵,赵丞相倒是对北临皇一片衷心啊,不过我南宫御上不跪天地,下不跪父母,就算是在我蓝溪国,也不用参拜,怕是要让你们失望了”

  高位上的皇帝不动声色的看着下面,听到南宫御这样说,也不好袖手旁观,连忙说道:“来者是客,逍遥王远道而来,就不必在乎这些虚礼了,快入座吧,”

  “那就多谢北临皇了,哦,对了,我皇兄给北临皇备了份小礼,望您笑纳,来人,呈上来”

  站在身后的使臣立刻双手奉上一个盒子,南宫御接过打开,一道血红色的光喷射出来,染红了众人的眼,

  “这是血麒麟,这世上唯有一对,有幸蓝溪国都拥有,而我皇把其中一个送给北临皇,就是想两国跟这对血麒麟一样,互利共存”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叽叽喳喳说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血麒麟啊,果然让人瞻仰”“对啊,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看见这么稀罕的东西,没想到今日竟开了眼界”所有人都在讨论这这个稀奇的礼物,只有皇上心有所想:哼,互利共存?

  “替我多谢蓝溪皇,朕相信我们两国一定会友好相处下去的,先用膳吧!”

  南宫御也不拘礼,直接坐在了龙位右下方第一个位置,开始吃了起来,全然不顾还在看着他的众人。那举手投足间,好似立身于无人之境,周围一切都影响不到他。所有人看着他这种悠然自得的神态,无不感叹此人嚣张之极

  宴会尾声,南宫御突然站起身面向北临皇“其实本王此次前往贵国,是奉皇兄之命来求亲的”

  “求亲?”这一说法却把在座的都给弄糊涂了,“逍遥王此言之意是?”

  “自古以来,两国交好,向来是以联姻为首,结为嫡亲国,更有利于两国友谊的长存”南宫御语气平淡的解释道

  “逍遥王言之有理,那不知逍遥王可有意中之人,朕也好为你们赐婚”

  “本王之前并未来过贵国,自然是

  没有意中人,不过依本王之见,皇室与皇室结亲,是最好不过了”

  “这……恐怕要让逍遥王失望了,朕的皇姐们都已出嫁,却无皇妹,不过逍遥王若有此意,明天朕再设宴,邀请众大臣之女参宴,届时,逍遥王若有选中之人,朕会立即为你们赐婚”

  “那就劳北临皇费心了”南宫御拱手做了个揖

  “众爱卿都听到了吧,明日酉时,朕会在御花园设宴,众卿家就携妻女同来吧,好了,今天宴会也都差不多了,都退下吧”说完起身离席了

  “臣等遵旨,吾皇万岁”

  御书房内,凤逸愤怒的把御桌上的东西一扫而光,站在一旁的李福德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殃及自己

  “哼,南宫御,竟如此不把朕放在眼里,还敢说什么联姻,如有一天,朕必定踏平蓝溪,让他对朕俯首称臣”他嫉妒,嫉妒他明明只是个王爷,却比自己更强势,天生就有的王者风范更是让他嫉妒得发狂

  “皇上,您消消气,那逍遥王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他国的一个王爷,又没有实权,您可是北临的皇帝,何必把他放在心上呢!”李福德一脸谄媚的说道

  “哼,他以为联姻就能让朕放弃与蓝溪国为敌嘛!李福德,你密旨传给赵丞相,让他通知右派的人,明日让他们女儿收敛一点,别出风头;让左派那些老不死的女儿准备才艺,一定要出众,就说表现好的,朕重重有赏,朕要给他来个一箭双雕”。

  右派是以赵丞相为首的深得皇上心的一干大臣,而左派是以凤英轩为首的被皇上视为眼中钉却又不可缺失的一方。皇上如此之举,可谓高明,如若将来左派心思不轨,也好有个可以牵制的理由。李福德虽说是个公公,不过对皇室这些位高者的心思却了解的透彻,毕竟在宫中生活了几十年,耳濡目染,也差不多看透了。

  “朕记得,我皇叔好像还有一个未出阁的小女儿吧,这么多年她深居王府,很少被外人所知,莫非皇叔对她很疼爱?”

  “老奴似乎也记得凤王爷还有一个女儿,如若凤王爷真的这么疼爱这个小女儿,那如果把她嫁到蓝溪国,凤王爷不就被握在皇上您的手心里吗?”

  “还是你懂我的心思,现在你就传旨给凤王妃,就说明日宫宴,带上未出阁的女儿进宫参宴,还有,让她别告诉凤王爷,找个可信的理由,别出差错了”

  “是,老奴这就去办”

  “嗯,退下吧!”凤逸以为他运筹帷幄,却不知他猜错了凤舞在凤王府的地位,这让他在后来的日子里,后悔莫及。

  凤王府

  “圣旨到,凤王妃接旨”,而刚刚睡下的凤王妃一听有圣旨,连忙起身穿衣服出去接旨。

  “呦,李公公,这大晚上的,怎么还有圣旨啊?”

  “凤王妃,对不住啊,打扰你休息了,不过确实是有圣旨,还请见谅,接旨吧”凤王妃赶紧带着一众奴才丫鬟跪地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蓝溪国使者,求亲与我,宫室之女,皆以出阁,故以朕之心,望各卿携女入宫,出席明日宴会,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结果圣旨,凤王妃却一脸为难,这家中女子,都已出阁,就剩下那贱人的女儿尚未出嫁,这要是带她去了,万一她以后飞上枝头了,那怎么办,她可不希望她能过上好日子。

  “怎么?凤王妃对这旨意有何不满的?”

  “啊,不是不是,我只是在想,王府好像没有女子尚未出阁,这明日的……”话未说完,却被李福德打断了

  “王妃,欺君之罪,可是要灭九族的,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李福德看王妃这样子,更加坚定了这个小女儿很受宠,不然王妃也不会这么护着她。却全然不知,凤王妃想的和他完全相反

  “这夜也深了,老奴还得回去复命,凤王妃自己可得考虑清楚了,还有,这等家事,就不必让王爷挂心了,毕竟王爷在边疆驻守,家里的事,还是别让他操心的好,明天有才艺展示,望王妃好好指导,老奴这就回去了”

  “是,臣妾知道了,臣妾遵旨,公公慢走,翠儿,快送送李公公”见李福德走远了,凤王妃吩咐道:“小红,去把各位夫人请来,”“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