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们终将散去

可不可以不喜欢你

我们终将散去 一纸素笺 2881 2014-06-21 15:21:06

    轻笑的声音,然后是温柔的右手,轻轻的落在女生的发上,坚定的左手,搭在女生纤细的腰上,护住她依然不停颤抖的身体.

   二班的班主任好好表扬了一番所有参与文体艺术月有关项目的所有同学,但话锋一转,重点又落到十一月的期中考试上.

  "这次得了第一名,那也不要骄傲---文体得第一有什么了不起啊!学生的本分还是学习!学习第一重要的,如果你们能在这次期中考试中依然保持这次的拼命精神,把各科平均分第一的名词给拿来,那才是真正的了不起......"

   班主任在讲台边说得激情澎湃,唾沫横飞,坐第一排的同学真的像祖国花朵一样接受着"雨露"的滋润.而坐在倒数第二排靠墙位置的顾段笙只想把自己缩得小一点,再小一点,小到班主任别让注意到自己.她知道班主任这些话其实主要是和她说的.虽然高二段有两个理科实验班,但二班的整体实力比七班略强一点,这是所有老师都达成的.更何况二班还有林朗.

   只有顾段笙是个异数.班里不是没有靠关系进来的同学,七班更是不少,但是底子像顾段笙那么差的,却只有她一个了。

  顾段笙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班主任说她的名字,匆匆忙忙的站起身,却发现全班同学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班主任更是飞了她一记白眼.

   "顾段笙同学,我只是希望你这次期中考试好好努力!上课要好好听讲,不好好听讲怎么能考得了高分呢......"顾段笙羞愧得想一头撞死,坐下去的时候偏巧又发现林朗正望着他这边,把她的窘态看了个一干二净.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的的话,那么请借顾段笙一个壳吧---让她躲一下,一下下就好.

   她多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像夏茹一样,完美的出现在林朗面前.

   可是没有,一直一直都没有这样的一天.

   顾段笙拎着碗和饭勺一路丁丁当当的往食堂跑的时候被林朗叫住.

   "顾段笙~"

   顾段笙差点被这声音惊得一口气没喘上来.

   林朗不语先笑,说:"你别老看到我就露出那种表情啊,我心灵很脆弱,会受伤的.我长得没那么恐怖吧?对了,李星星说下了夜自修我们一起去吃宵夜,算是庆祝周五那场完美演出".

   林朗说话的时候,右边的眉毛会扬得比左边高一点点眉尾上一颗浅褐色的痣就跳啊跳的,可爱极了.

   顾段笙望着望着就忘了紧张,点点头眯着眼睛笑着说:"好啊."

   林朗愣了一下.

   "怎么了?"

   "顾段笙,你平时就该多笑笑."

   气氛忽然就变得尴尬起来,或者说,顾段笙"心怀不轨"的心虚起来.丢下一句"饭,饭要没了."就匆匆忙忙的跑了,像一个嗜饭如命的饭桶那样奔赴食堂.

   林朗目送顾段笙以狼狈逃离的姿势冲进食堂,在进门的时候还差点被楼梯绊倒,是踉跄的进去的。

  他不由轻笑起来,吹一下额前垂落下来的刘海,转身往篮球场跑去.

   曾经在梦里,期待过怎样的情景呢?

   在晨曦的雨露中,她轻握着一把透明是伞,在长满绿色植物的花墙边遇到没有打伞的他,然后有些羞涩的一起撑一把伞去学校.

   或者是热情如火的篮球比赛后,她混进拉拉队女生里给他送水.也许他没看清人群中的她是谁,但喝的却是她送的饮料.

   又或者是在充满邪恶的阴暗弄堂里,她被坏人勒索欺负,捏着他的下巴想要犯罪的时候,他忽然带着光芒王子一样的出现.

   又或者的又或者的......

   顾段笙幻想过无数可能,但一定不是现在这种---人声鼎沸的路边烧烤摊,她和李星星.徐简亦挤在众多的男生中埋头吃东西.

   明明是庆祝是消夜却被林朗的好人缘硬生生的变成班里篮球爱好者是聚会.爱起哄的王祖朋闹着要喝啤酒,然后一群未满十八周岁是男生们就在烧烤摊里的彩色小雨棚喝开了.李星星巾帼不让须眉的王祖朋拼酒,顾段笙则被挤得小小的碗里那条长长的,烤得叶尖发黄的韭菜,然后顺便偷看林朗喝酒的样子.

  啊,原来林朗吃东西也会丢食,把衣襟滴得油油腻腻的;啊,原来林朗那么挑食,绿色之外的蔬菜都不吃呢;啊,原来林朗喝酒的时候那么爽快,一口一杯,和爸爸一样,有当酒鬼的潜质;啊,他把袖子都卷起来了,平时斯文的样子消失殆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斯文扫地",嘿嘿;啊,原来林朗......啊啊啊啊啊,他的酒杯怎么递到我的面前来了。

  "顾段笙,我敬你一杯!"

   林朗白净的脸此刻红得像番茄一样,可是眼睛却亮得像天上的星星一样.

   顾段笙直摆手推辞说:"我.....我不会喝酒."

   "不给林朗面子哈?喝啤酒又不会醉的,顾段笙,喝啦喝啦!"王祖朋在一边劝酒.

   顾段笙窘得不知如何是好,李星星站起来帮她解围,要替她喝,王祖朋男生们起哄不让.顾段笙望着林朗真诚的眼神,一狠心,接过林郎手里的杯子说:"我喝."

   林郎敬的酒啊,也许这辈子就这一次机会了.

   顾段笙仰头将酒一饮而尽的时候,两滴清澈的眼泪沿着太阳穴的位置滑落下来.

   散场的时候是十点左右,南方小镇的街道上行人寥寥.干净笔直的水泥路,路两边高大的香樟树,空气里有淡的莫名的香气.

   顾段笙头晕晕的,走路已经开始不稳,却坚持不要人送的独自回家.一个人走过那条长长的青铜街路灯一盏一盏的数过去,却怎么也数不清,靠着身后的梧桐数仰望深蓝的夜空.

   今晚的星星真多啊.一闪一闪的,像细碎的钻石一样.

   看着看着,眼睛似乎就有点发沉,然后视线就模糊起来,再勉强睁开的时候,眼前竟出现林朗的脸.

   是......假的吧?

   顾段笙用力的在眼前挥了一下,果然什么都没有抓到.

   是梦啊......那么是不是可以放肆一点了呢?

   顾段笙笑得傻忽忽的向眼前的林朗张开双手,企图来个拥抱,还未等来温暖的胸怀自己却先睡了过去.

   再次有些意识的时候,似乎是在林朗的背上.很温暖塌实的脊背,白色的衬衣,淡的酒气混合着他淡的体味,化合成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

   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下垂的手指随着身体的轻微摇晃而一下一下的轻碰着对方的身体.是......锁骨的部分吧.很大的凹凸.

   路灯.树阴.月光.星星.偶尔经过的人影.孤单的汽车喇叭声。还有......醉酒的女生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她又开始哭.....真是个眼泪包......

   无奈的轻轻叹气,可是却又忍不住仔细听她混乱的醉话.

  ---"喂,我喜欢你呀......我很喜欢你呀......

  我非常非常喜欢你呀......"

   是谁啊,这么倒霉?

  ---"喂,我说我喜欢你呀,你有没有听见!!......"

   时间好象有一瞬间的停摆,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不是疼,而是奇怪的发闷.

   怎么会是他呢?她喜欢的人,怎么会是他呢?

   ---"你知不知道,我好希望有人爱我...可是一直都没有...我希望那个人是你...我好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只敢在梦里对你说这些话..."

   变身成番茄的男生背着醉得一塌糊涂的女生一步一步往前走,在摇晃的树影里,女生混乱的醉话渐渐的轻下去,替换成绵长的安心的呼吸.

   "是谁啊,这么倒霉?"后应加上"一边走一边低着头微笑着暗自揣测,脑袋却不料被背上醉酒的女生狠狠敲了一敲."

    “你信不信奇迹?”他忽然问。

   顾段笙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那就什么也别想好好努力吧。我想想看看一年的时间,你能不能创造奇迹。”

   林朗迎着阳光,微微扬着下巴,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恩?唔......”

   后脑勺又被他敲了一记,真疼啊。

   顾段笙摸着后脑勺,有些委屈的小声说:“会笨拉......再敲会变笨啦......”

   “你不知道‘负负得正’的定理吗?”

   男生丢下一个“你是猪啊”的笑容,欢呼着往篮球场跑。

   顾段笙仍然迟钝的揉着脑袋---为什么她觉得林朗好象变得不一样了呢?好象身上的光芒暗淡了许多,那种迫人光芒,现在通通都变成了软弱的光晕。无孔不入的入侵她的领地。

   好可怕,她好象越来越喜欢他了,这可怎么办?顾段笙觉得她简直要哭了。

  又是一个夏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