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傻子王爷,本妃给您跪安了!

第二十七章 关我什么事?

    “贱女人!你就是一没人要的野种,凭什么打我?”她这模样,和泼妇骂街没什么两样。一旁的围观群众见着都下意识地摇摇头。暗叹蔚庄主一世英名,怕是要被女儿给毁了。

  蔚楠音恨恨地咒骂了个够,刚想冲过去教训她。下一刻,却诧异地发现自己被人掐住了脖子。

  “你怎么……”她满脸惊诧,不敢置信地瞪着眼神冰凉的蔚楠双。

  后者眼神森冷,她毫不怀疑,蔚楠双会直接掐死自己。

  “你赶紧给我放开!”没底气地叫嚷着,她眼里充斥着恐惧之色,连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

  “放开你?凭什么?”蔚楠双好轻好轻地笑着,那笑容魅惑万千,几乎要让人迷醉在那双眼睛里。

  脸上虽笑意盎然,但她开口的声音却如同让彻骨冰凉:“蔚楠音,这些话我不想再听见下一遍。否则……你该知道后果。”

  话语轻柔却极具威胁性,蔚楠音惊骇地瞪着她,冷汗涔涔。

  她何时变得如此恐怖了?难不成这段时间真的发生了什么?转念又想起那天她突然说不出话来……动了手脚的那个人,一定就是她!

  蔚楠双这才满意地放开她,拍拍手掌站直了身体。这人就是犯贱哪,非要吃了苦头才肯乖乖听话。

  “听琴,我们该回去了.”事情已经解决,她淡然地露出浅笑。领着听琴朝外走去,看热闹的人们自动自发地退开出一条道路,在两人离去之后也尽数散去。

  “蔚楠双这人,不像表面上那么柔弱。”对面的茶楼内,对坐着两名俊朗的男人。

  其中一人穿着玄衣,手里拿着一把美人扇,在凉爽的天气里,依旧淡淡地扇风。他开口的时候,还调皮地朝对面的人笑了笑,里面暗含了其他意味。

  “是又怎样?”冷冽的男人一句反问便堵了他的嘴,旋即自顾自地低头缀饮。

  “喂喂喂,你别这么无动于衷好吧?这女的,好歹以后也是你弟妹呢。”

  “弟妹?和我有关系么?”黑衣男人不耐皱眉,他在一惊一乍个什么劲,这女的,又不是他的妻子,就算着急也轮不到他吧?

   萧若星脑海里回想起刚刚那一抹倩影,不自觉地有些烦躁:“南宫,你是不是太无聊了?”

  “没!绝对没!我现在非常非常忙!”南宫梧连忙摆手否认,心里暗自腹诽,这男人永远是一副冰块脸,还真当他这好友当假的呢。握杯手指那么明显的变化还能逃得出他的法眼?

  萧若星别开眼不再理会他的碎碎念,狂霸的眉宇无意识紧皱,他竟然,挥不去脑海里那一抹身影。

  那个女人的身姿竟已留在心底……

  她的名字,蔚楠双?

  “小姐啊,你想清楚了吗?真要嫁给安阳王?”双居内,听琴仔细收拾着东西,第N+1次提起这个话题。

  国宴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安阳王的定然要回宫的。蔚楠双,也得以王妃的身份出席,甚至蔚庄其他的人,也有不少要跟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