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锦瑟的色色龙生

第九章 忧愁之人

锦瑟的色色龙生 渝初 3503 2014-10-11 21:39:18

    说来也怪,锦瑟等人自从被误吞后,并没有因为经过食道而翻船什么的,平顺寂静的出奇。

   锦瑟举着明珠,指挥着‘游轮号’避开了一个又一个湍急的漩涡,不知前进了多远,终于见到了一片如梦似幻的小岛。

   别问为什么众人在鱼肚子里看到陆地会不惊讶,换了谁在一条鱼肚子里划了好几天都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黑暗和无边的海水,也不会对鱼肚子里出现陆地惊讶了,毕竟,人家肚量够大……

   拴好‘游轮号’,众人踏上这梦幻般的小岛屿,岛上的植物,动物,几乎都可以散发出或强或弱的光芒,或许是为了适应这黑暗的环境,所自然进化出能力吧。

   暖色的微光,冷色系的清光,四散飞扬的点点星光,分外浪漫迷人。

   曾经被一朵会发光的‘小美’迷倒的风冶,看到眼前这罕见的美景,直接惊艳到了,连话都说不利索。

   “哇,瑟,瑟瑟,好,好漂亮啊,比‘小美’还要漂亮!”

   五人如刘姥姥进大观园般,惊叹着一切,这里摸摸,那里看看,那兴高采烈地模样,完全忘记了寻找出口的初衷,以及现在正在鱼肚子里的境地。

   “姐姐,姐姐,快来看,这里有一颗蛋!”

   一三指着一颗在隐隐烁烁的微光中,显得有些不起眼的蛋,兴奋得说。

   锦瑟拨开荧光,看着静静躺着的蛋,这颗蛋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错觉系,看着都眼晕。

   但锦瑟怎么都觉得这场景该死的眼熟!一三不就是自己捡来的吗?!难道自己就是奶妈的命吗?

   抱起这颗错觉系的蛋,一只在锦瑟肩头睡觉的龙二哥有所觉般地醒来了,仔细看了锦瑟怀里的蛋好一会,动容地说,

   “这是迷龙蛋,唯一没有龙族血脉,却被龙族承认的特殊龙族。”

   一听是同族,众人都来了兴致,好奇宝宝似的围着迷龙蛋,问个不停。

   “二殿下,既然是龙蛋,为什么不在龙谷?这样不是很危险吗?”

   大奔问出了大家心里都有的疑问,均疑惑地看着龙二哥。

   “迷龙,并不是如我们般生来即是龙族,而是由迷幻帝王蛇历经无数次蜕皮,进阶而来,蜕皮次数,由其资质决定,每一次蜕皮,进阶都痛苦异常,且会十分虚弱。

  于其他魔兽而言,是大补。这颗蛋,恐怕是最后一次进阶,是为最补。”

  众人闻言,不由对眼前的这颗迷龙蛋露出了分外怜惜的眼神。

  锦瑟摸摸迷龙蛋,也动容了,这比唐僧西天取经还困难重重啊!难为你了。

  龙二哥打了个哈欠,继续说,

  “更重要的是,迷幻帝王蛇以化龙为目的,每进阶一次,成功后均会如初生婴儿般懵懂无知,实力也必须从头开始修炼。

  直到最后一次进阶,成为迷龙,作为龙族重新开始!”

  闻此言,即使神经粗如大奔,也震撼了,这化龙之路简直是不归路,几乎必死啊!

  瞥了一眼怔住了的五人,龙二哥的下一句话,成功让众人的表情崩了。

  “龙族大长老,就是迷龙。”

  那位俊美的大长老,是迷龙……呃……

  一三拍拍迷龙蛋,感慨地说,

  “幸好你在这鱼肚子里,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总比外面安全多了啊!”

  是啊,若这颗迷龙蛋不是在这大鱼肚子里,恐怕不一定能够熬过这最后一关吧。

  “对了,二哥,我们要怎么从这里出去啊!我们被吃了!”锦瑟忙问龙二哥,可却无语地发现龙二哥又睡着了!

  无论锦瑟怎么摇晃,龙二哥都不醒……

  无奈之下,锦瑟把迷龙蛋塞进项链里,众人继续探索这座小岛屿。

  本该毫无人烟的鱼肚小岛,继迷龙蛋之后,锦瑟五人又遇到了一个人,活生生却奄奄一息的男人!

  看这瘦的几可见骨的模样,小孩子也知道他这是给饿的了……

  锦瑟先喂他喝了一点淡水,又就地煮了些肉汤,再喂他喝了些,好久,这个男人才从饥饿中缓过来。

  恢复了些许神采,这个男人即使瘦成这样,也不减其风华。亚麻色的及腰长发与眼瞳,俊美的容颜显得有些苍,浑身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忧愁。

  初见锦瑟五人,他的眼神亮了一下,可看了一会,眼神又黯淡了,那股忧愁更是萦绕不散。

  “你好,我是龙锦瑟,这是我的弟弟和朋友们,你感觉好点了吗?”

  锦瑟试着用通用语礼貌地问候了忧愁男子,又向他介绍了一三,炎泽,风冶和大奔,看他的眼神,是听懂了。

  “你们好,谢谢你们救了我,我是京尼平•雷吉利亚。”磁性的声音,依旧透着忧愁,优雅的姿态,出众的容貌,处处体现着他不俗的修养。

  “京尼平,你知道该怎么从这条大鱼肚子里出去吗?”炎泽大咧咧地问。

  望向众人期待的眼神,忧愁美男子歉疚地说,

  “对不起,我也是被它吃进来的,已经被它吃掉三个月了,这期间,我探索了很远很远,但似乎它的肚子没有尽头,根本找不到出路。”

  闻言,众人并没有太过失望,毕竟,他这副惨样,能出去,早就出去了。

  “不过,吞下掉我的,并非大鱼,是只体格庞大的翼虎,而且,它的肚子里,有很多空间涡流不知通向何处。”

  “什么是空间涡流?”众人不解。

  忧愁美男子撑起身子,施展了一个火系照明术投向远处,只见照明术投放处的空间扭曲成旋涡状,缓缓流动,而不远处的另一个漩涡,流速十分惊人。

  “空间涡流流速越快,越不稳定,通过涡流也就越危险。”忧愁美男子指着那两个漩涡尽责讲解到。

  “既然这些空间涡流通向别处,你为什么不出去呢?”锦瑟问。

  忧愁美男子苦笑,

  “我何尝没有试过穿越涡流,但我的实力,只能穿越流速十分缓慢的空间涡流,而我几乎耗尽魔力,穿越了一个空间涡流,却是通向这个小岛,依然没有出去。”

   锦瑟默了,他好可怜……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嘛!一会翼虎一会又变大鱼,怎么出去啊!”炎泽炸毛了。

  “若我所猜不错,这是空拟兽。”懒洋洋的声音从锦瑟肩头传来。

  “二哥,你醒啦!空拟?那是什么?”锦瑟惊奇。

  “哈~空拟兽,一种近乎不死的魔兽,形态不定,依靠复制天地规则而生存,没到一处,便复制该处天地规则,腹内自成空间,空间涡流通向它去过的每一个地方。”

  忧愁的美男子京尼平看着侃侃而谈的龙二哥,忘记了忧愁,诧异地问锦瑟,

  “锦瑟小姐,这……是你哥哥?空拟,真的存在这样的魔兽吗?”

  “恩,这是我二哥,锦辉。二哥,他是京尼平•雷吉利亚。”

  龙二哥淡淡地瞥了京尼平一眼,其中暗含的警告,让京尼平把想接着问的话吞了回去,又恢复成了原来那个优雅又忧愁的贵公子。

  “二哥,那我们怎么才能从空拟兽肚子里出去?”锦瑟悠闲地问,一脸‘有我二哥在,什么事都能解决’的表情。

  龙二哥没回答锦瑟的话,只是懒懒地问忧愁的京尼平,

  “你有刻有坐标的引路水晶吗?”

  “有”说着从腰间小口袋里掏出一颗刻着奇怪符文的黑色水晶,“中等的可以吗?”

  “可以,将你的魔力注入水晶,顺着水晶指示方向走。”

  “可是,我们在空拟腹中,即使顺着水晶走,也走不出去的,不是吗?”

  忧愁的京尼平迟疑地问。

  “只要顺着水晶找到通向水晶上刻有坐标地点的空间涡流就可以了。”

  龙二哥打着哈欠解释说。

  “原来如此!”京尼平一脸的敬佩,不久又一副懊恼的表情,怎么事先没想到呢!

  锦瑟几人还是一头雾水,迷惘地看着京尼平。

  京尼平微笑着说,

  “找到通向水晶坐标地点的空间涡流,我们就可以通过这个涡流直接到达那个地方,虽然过程可能不好受,但是避免了不知名的险地。”

  锦瑟总算听懂了,二哥还真是不出手则已,出手则直达重点啊!

  京尼平将魔力输入引路水晶,黑色的水晶上方出现了一个红色的箭头,跳动着指向一个方向。

  不知跟着箭头所指方向走了多久,不知京尼平魔力枯竭了多少次,锦瑟等人接手了多少次,而箭头的颜色也随着魔力属性的不同变化了多少次,终于抵达了箭头直指的空间涡流。

  但见这空间涡流流速中等,不急,却也说不上十分缓慢,显然是比京尼平之前穿越的涡流要湍急。

  湍急,意味着危险,忧愁的美男子更忧愁了,好看的眉头都皱起来了。

  锦瑟担忧地问,

  “穿越这个涡流,是不是很难?”

  “是的,依我的实力而言,穿越这个涡流,有可能会在中途被空间撕裂。”

  “那,京尼平,你实力达到多少了?”一三忐忑地问。

  京尼平忧愁地看着众人,

  “我是高级大魔法师。”

  “啊!那我们这群初级魔法师不是有去无回吗?”众人也忧愁了。

  锦瑟把肩膀上的龙二哥拽下来,用力摇晃,毫不留情……希望能把龙二哥弄醒。

  “哈~瑟瑟,出什么事了?二哥很困啊”龙二哥半眯着眼。

  “二哥,这个空间涡流,我们过不去啊!京尼平说会死的!”锦瑟抱怨。

  似是费了好大力气般,龙二哥瞄了一眼涡流,不在意地说,

  “就这么点速度,担心多余了。”说完挣开锦瑟的钳制,跳到锦瑟肩膀上继续打起了小呼噜。

  京尼平难以置信地瞪着锦瑟肩头的不明生物,竟然不放在眼里?难道是实力使然?可看着模样,怎么都无法和强悍的实力画上等号……

  锦瑟才不管京尼平心里怎么东想西想,既然二哥说了不会有事,就不会有事,而其他人也是如此。

  一路走来,龙二哥的渊博知识,让这帮孩子把‘信二哥,得永生’作为了第一信条……孩子果然好骗啊。

  锦瑟五人招呼着京尼平走进空间涡流,看那信心满满的模样,让京尼平怀疑,难道他们是有什么底牌?

  而进入涡流后,锦瑟五人那无措的样子,让忧愁的美男子想抛弃贵公子修养,翻白眼,你们没把握还这么有恃无恐?

  被骗了啊!这下要怎么收场?我这次还能有命回去吗!吗!谁家放出来的熊孩子啊!

  忧愁的美男子捉急了,心里的小人躁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