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锦瑟的色色龙生

第七章 出谷

锦瑟的色色龙生 渝初 3420 2014-10-05 22:29:23

    等待,永远是最磨人的,锦瑟盼着出龙谷盼地几乎望断秋水……

   龙谷出口。

   锦瑟看着眼前这一堆送他们的龙叔龙婶们,无奈了。

   龙后从脖子上摘下一条项链,给锦瑟带上,用着一贯温柔的语气说,

   “瑟瑟,这是当年母后出龙谷时,你外婆送给母后用的,你大哥给你准备的东西也放在里面了,谷外不同谷内,要小心。”

   “恩,瑟瑟知道了。”锦瑟摸摸脖子上的项链,心想,这是储物项链吧,赚到了耶。

   龙大哥走上前来,递给锦瑟一张漂亮的卡,

   “瑟瑟,这是你三哥让我给你的银卡,他让你喜欢什么就买吧,别委屈自己。”

   “谢谢小哥~!”锦瑟乐开了花,小哥果然上道啊!

   龙大哥说着,又掏出一个盒子,说,

   “这个也是你三哥让我转交的,叫你出了龙谷再打开看。”

   锦瑟好奇地接过盒子,正准备塞进项链时,哪知炎泽这不安分的直接拿过了盒子,咕哝着“这么神秘,什么东东~”

   可不一会,炎泽就焉了,他打不开……锦瑟疑惑地看着龙大哥。

   龙大哥摇着头对锦瑟解释说,

   “这个盒子被你三哥下了禁制,只有你能打开,而且是出谷后,若是强行打开,会毁了盒子里面的东西,母后已经试过了。”

   “哦,原来如此。”锦瑟更好奇里面是什么了。

   “咳咳”龙后不好意思地别开了脸,耳根可疑地泛红。

   而另一边,看见自己儿子这么野蛮拿人家姑娘东西的炎家长,忍不住了。只见一个红发的英俊青年大步上前,二话不说一掌拍到炎泽脑袋上,骂道,

   “臭小子!出息了啊!居然问都不问那人家姑娘的东西,老子白教你了!”

   炎泽委屈地摸着被打的脑袋,闷声不吭。

   “炎叔叔,炎泽没其他意思的,也是好奇而已。”锦瑟见一副受气包的小媳妇样的炎泽心下暗笑。

   “恩,公主真懂事,”炎家长一脸柔地可以滴出水来,转头又怒视炎泽,“看见没,你还不如一个小姑娘!”

   炎泽又躺枪,撇撇嘴,偷偷对锦瑟说

   “我父亲其实喜欢女孩,结果我是个小子,他一直对我不满,你小心点他!他很变态的。”

   炎泽表达对父亲不满的同时还不忘记诋毁,锦瑟内心已经笑抽了。

   一直缺席的龙皇姗姗来迟,身边还有个皮肤偏黑的小汉子。

   龙皇招手让锦瑟四人过来,一本正经地把已经躲到身后的小汉子拉出来,介绍道,

   “这是大奔,巨龙族唯一一个还没出过龙谷的,原因我想你们也看出来了,他胆小,一个人害怕。”

   “噗嗤”锦瑟不厚道地捂嘴笑了,拼命想把自己藏起来又被龙皇拉着而不得的小汉子大奔,太可爱了。

  “哈哈,原来是胆小鬼”炎泽就没锦瑟那么含蓄了,直接就大笑了,惊得大奔藏地更努力了。

  “咳咳 咳咳”才笑得欢的炎泽,又被一记掌风扫过脑袋,顿时笑岔了气,直咳嗽。

  “老子有教过你嘲笑同伴?!个不长进的!”炎家长又冒脾气了……

   而风冶和一三,则欢快地把大奔拖出来,哥两好地拍拍他肩膀,说,

   “大奔是吧,有我们在,别怕!有事姐姐会罩你的!”

   风冶忙不迭地点头,深表赞同。

   锦瑟不由得扶额,这倒霉孩子,就这么把姐姐给卖了!

   锦瑟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高一个多头的大奔,幽绿的眼眸一闪,小女王似的说,

   “恩,别担心,大奔,有我们呢!”

   大奔盯着锦瑟看了几秒钟,脸红了……羞涩地扭扭,“恩…..”

   这小模样,锦瑟,一三,炎泽风冶忽然感觉一股电流流过全身的毛孔……

   异世版的十八相送上演完毕后,终于到了离开的时刻,而出现在眼前的传送阵……让锦瑟四人不禁感叹……

   这该不会是整个龙谷最寒酸简陋的东西了吧!传送阵杂草丛生,充分体现了一岁一枯荣的历史感,很沧桑啊!

   似是看出了锦瑟五人的不满,龙皇轻咳一声,解释道,

   “这是专供第一次出谷的后辈历练所用的传送阵,是单向无定位传送,因此,你们是无法立即返回的。

  当然,不会送你们去什么危险的地方,毕竟险地多数都有禁制的,无法送达……

  另外,由于基本不适用,没什么人管理,这情况也能理解,一三,你过来。”

  锦瑟等人无语地腹诽, ‘承认你们懒得整理不就得了,我们更能理解!

  一三乖巧地走到龙皇身前,疑惑地看着龙皇,而龙皇起手了一个繁复的法阵,施加在了一三身上。

  接着,一三的眼睛和头发,变成了很普通的浅棕色。

  在锦瑟,炎泽和风冶,大奔崇拜的目光下,龙皇不急不缓地说,

  “一三,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我稍微改变了一下你的发色和瞳色,这样,你们出谷后也方便些,好了,你们进传送阵吧。”

  龙皇不知,他这为了避免麻烦而施加的这个障眼法,帮龙一三躲过了最大的麻烦!

  锦瑟五人走进传送阵,龙二哥也走进了传送阵,锦瑟四人脑袋上同时打上了四个问号。

  龙后柔柔地说:“锦辉是你们的领路人,有什么不懂得,可以问他哦。”

  恍然大悟,也对,以龙族这护短的个性,怎么可能直接放四个毫无经验的小家伙赤条条地出去呢,原来有监护人啊!

  精神一恍惚,锦瑟发觉眼前的景色变了,荒凉的传送阵不见了,抬头是蓝色的天空,身边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有点像月河森林,但锦瑟知道不是。

  刚想问龙二哥这是哪儿,龙二哥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说,

  “瑟瑟,我困了,除非有生命危险,不然别叫我,外面的空气好复杂。”

  不等锦瑟等人有反应,龙二哥身形一闪,化成了一条拟态的金色小龙,又在锦瑟四人瞠目结舌下,渐渐金色褪去,变成了一只憨态可掬的小动物,似猫不是猫,因为没毛啊!

  “空气复杂?我才复杂呢!二哥,你不是领路人吗?你不带我们出去吗?别睡啊啊啊啊……”锦瑟急的大叫。

  龙二哥被锦瑟吵得睁开一条缝,懒洋洋地警告,

  “忘了说了,在外面,最好不要变成原型,好事者还是有的,这大概是某个岛上吧,走出森林找条船就好了,就这样。哈啊…….”

  这下,连不安分的炎泽也抓脑袋,而胆小的大奔,直接抓住了锦瑟的衣袖,紧张地东张西望。

  呆呆的风冶直接无视龙二哥的话,变成原型就飞到上空去观察地形了……

  一三拉拉锦瑟的手,把锦瑟从发呆中叫回来,指了指上头飞来飞去的风冶,问

  “姐姐,风冶变成这样没关系吗?”

  锦瑟一抬头,就看见风冶大咧咧地飞来飞去,这看看那看看的,怒了,

  “小叶子!你给我下来!”

  风冶被锦瑟厚得一震,差点掉下来,无辜地摸摸脑袋,问,

  “瑟瑟,怎么啦?”

  “还怎么啦,你不知道不可以随便变成原型吗?”锦瑟忍不住敲风冶的脑袋,“还不变回来!”

  “哦……”风冶委屈地瘪瘪嘴,“我这不是帮忙看地形嘛……”

  锦瑟心中一动,

  “那你看到什么了?”

  风冶立刻来精神了,指着左手边说,

  “那边不远处有好大的一个湖,看不到对岸呢”说着又指了指前后和右边,“这几个方向远处也是看不见对岸的大湖呢~”

  “小叶子,那不是湖,是海哦,我们现在应该是在一个小岛上。”还是个无人岛!锦瑟心里加了一句。

  “那我们飞出去找人吗?”炎泽天真地说。

  “那是海!不是湖,飞出去会累死的!”锦瑟无语。O__O”…

  “那我们怎么出去!”炎泽急了,大奔惊了,恨不得立刻回龙谷,再也不出来。

  “别急嘛,姐姐一定有办法的!”一三一副有姐万事足的小模样。

  锦瑟直翻白眼,掏出了龙三哥给的神神秘秘的盒子,说不定小哥事前想到了呢,锦瑟乐观的想着。

  炎泽一见那个害自己被打的盒子,立马跳起来了,颠颠地凑上来,瞪着大眼睛,催着锦瑟打开。

  大奔也不怕了,好奇地看着盒子。

  锦瑟慎重其事地打开盒子,五颗小脑袋凑一起,只见盒子里面静静放着一堆明显属于女子的东西,且风格迥异,但可以看出这些东西的精致。

  盒子底部还有一张纸,恩,是‘使用说明书’:

  珠状耳坠,鲁弗兰帝国塞西公主信物。

  粉色手绣香包,拉赫公国女公爵凯喜雅亲手制作。

  红色宝石手链,神耀殿圣女赠与。

  白玉梳,公会联盟长老香禾舒私物。

  ……

  瑟瑟小妹,哥哥不能出来帮你了,这是我的友人们的信物,她们见到可能会帮助一二,但切记,千万勿让这些信物同时出现,否则不堪设想。

  锦瑟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了,难怪要出了龙谷再看,这些被龙皇看到了,不得加上好几百年禁闭吗?这个不学好的花心小哥!

  与锦瑟的吐槽无力相反的是,四个小男生都两眼放光,满脸敬佩,连老实的大奔都感概说,

  “三殿下好厉害哦!有那么多老婆……”

  “我也要像瑟瑟的三哥一样有那么多老婆!”炎泽气势满满。

  “我也要我也要”风冶附和。

  一三屁颠屁颠地拉住锦瑟的手,一脸认真地说,

  “我只要姐姐就好了,那些老婆都给你们,你们不许和我抢姐姐了。”

  炎泽摆摆手,满脑子都是老婆计划。

  锦瑟一人一个暴力敲头,拖走砍树去,一句话都懒得说……

  当锦瑟五人为离开无人岛奋斗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开始掀起波浪。

  从锦瑟五人踏出龙谷那一刻开始,人族大预言师一脉预感到了难以言喻的毁灭般的危机感,于是联合精灵女巫,兽族先知,神族祭司等大能,合众族之力进行了一场大推衍,得出了

  毁灭与希望,来自新生代的预言。

  在世界某个极危险阴暗的角落,却有个与之不符的激动快乐声音响起

  “你没有骗我,姐姐真的在这个世界!我感应到姐姐的灵魂波动了!”

  回应的声音如同从山缝吹过的阴风般森冷,

  “听我的,没错,嘎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