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待君三生负相思

24难守承诺  

待君三生负相思 泫星 2207 2016-04-05 19:53:45

    

  等中午云落天处理完政务从钦安殿回来,随便清洗了一下,便来月季园叫小影吃饭。  

  走没几步,就见月季花丛中昏迷的小影,背后衣服已经被血染得全部狼藉,地上也一大滩血污,而这些血,早就干涸,也不知道她已经昏迷了多久。  

  看着它惨白泛青的脸色,云落天心里狠狠一疼,怒气腾腾,这才半天一见,它就又伤成这样,再看它被血弄脏的手指,他半跪下来,小心翼翼将那根花刺拔出来,轻轻抱它起来,回到自己寝殿。  

  一边吩咐宫女去请悦天公主过来,一边轻轻将小影放入温泉池子里,待衣服完全被浸透,才一点一点小心除去被血污粘连在伤口上的衣料,脱下脏衣服,为它清洗身子。然后敷药包扎,重新换上一身干净衣服,放回自己床榻上,以法力静静替它治愈裂伤。  

  当悦天和宫女们来到他的寝殿时,见到的就是他静坐床边,手掌放在它脊背上,默默为它疗伤。  

  悦天不满的道:“我不是说过吗,不准这个小麻雀在你的床上,你也不准亲自为它施法,表哥,你言而无信。”  

  “我是想一诺千金,可是我才离开半天,它就去了半条命。表妹,如果我信守承诺,就是连这么一个小小的雀妖都保不住,我又何必守信?”云落天冷冽的目光直视着她。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是看在表兄妹情分和君臣之别上,他总是隐忍不发,对她的跋扈刁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今天小影这么快就遭毒手,他却再也忍不住怒意。  

  悦天第一次见他如此沉厉的眼神,心里咯噔一下,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是天帝之女,有什么好怕的?她仰起头,傲然道:“不就是一只小雀妖吗,死了我再陪你十只百只。这种东西,一抓一大把,有什么稀罕的。”  

  “你就算将全天下所有鸟类都赔给我又有什么意义?那都不是它。”云落天微微一叹:“你不懂,出去吧,从今往后,不要再来我的世子宫。”  

  “你说什么?!”悦天大怒。  

  “我的意思是,从此之后,没什么事的话,不希望你再出现我面前。”云落天淡淡道:“表妹身份高贵,不必纡尊降贵频繁来此,你最好尽快离开神寂陵,回天界帝都应付各方俊杰求婚,早择佳婿,免得误了自己终身大事。”  

  “这种事,轮不到你来管。”悦天愤然道:“表哥,我可以告诉你,不管你接不接受我,这辈子,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永远别想与我撇清关系,我此生非你不嫁,而你,除了我,谁也别想沾染。”  

  “是么?那我宁可终生不娶。”云落天冷冷一笑:“你出去吧,小影如果没事的话,今天就罢了,否则我绝不罢休。”  

  “难道你想为这个小麻雀杀了我?!”悦天步步紧逼,走近他问。  

  云落天抬头看了她一眼,神色端凝,冷冷道:“我云落天的剑,是为守护神寂陵,只为捍卫神界正义和光明而拔剑,我不会因为这种私事而杀你。但是你若害死了它,今生今世,你休想再踏入我神寂陵半步!一旦越界,我必将你当做来犯的敌人,斩于剑下。”  

  悦天身子一个趔趄,不敢置信:“你要为了一个小麻雀杀我?我有什么不如这贱妖?”  

  “悦天,我不是因为一个小小妖怪想杀你,而是不能认可你的性子和作为。”云落天轻声道:“我与你脾性不同,从一开始就没能好好相处,这些年我承认我对你比较疏远,伤了你的心。可是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不喜欢与你接触,你我之间的问题,与小影无关,也与其他任何人无关。如果你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可以直接找我解决,不该迁怒于别人。悦天,我本以为你只是性子骄纵跋扈,并没有太大问题,却没想到,你竟然能对它下如此毒手。”  

  悦天愣了半响,眼睛一红,满腔怒火都转为惊讶和委屈,态度稍微软化下来:“表哥,你真觉得愧疚吗?我希望你能亲近我,喜欢我,接受与我的亲事,这种问题可以解决吗?”  

  “我不能接受与你的亲事,如果不是两情相悦,我纵然答应你,将来也无法让彼此幸福。”云落天认真道:“悦天,若你不再任性胡闹,草菅人命,我可以答应你,以后不再刻意保持距离。”  

  “真的吗?”悦天有些伤感,火气却熄灭几分,惆怅道:“表哥,为什么在你眼里,这么卑贱的妖,却比我重要得多,它有什么好?而我,要怎么样,才能让你像对它一般在乎我?”  

  云落天有些头疼,思量良久,道:“我也说不清楚,对于小影,我是觉得它孤苦伶仃,想凭自己的能力,让它过得稍微好一点。你们的身份一个天一个地,你根本就不用拿自己和它比较,若我喜欢一个人,考虑的绝不会是对方的出身来历,而是彼此在一起的感觉。悦天,希望你能试着善待身边的人,天之骄女的身份未必一定要用来飞扬跋扈为所欲为,也可以用另一种方式诠释你存在的价值和风仪。”  

  悦天默然不语,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说这么多,虽然她并不能完全认可他的话,却也感觉到他对她并没有多大的恶意,他只是不喜欢她的为人。那么,如果自己改变一下,变成他喜欢的性子,他就会接受自己了吧?  

  “好吧,我以后不再欺负这只小麻雀了,表哥你不要不理我好吗?”  

  “好,你先出去吧。”  

  悦天欲言又止,不舍得离开他,却又没有什么理由在他再三的逐客声中留下,只好一步一回头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  

  走到花园中时,一直没机会出声的杏怜忍不住道:“公主,你真的咽得下这口气?”  

  “表哥说的也有道理,我何必与那个小麻雀一般见识?”悦天瞥了她一眼:“在这个小麻雀没有出现之前,表哥就不喜欢我,我与表哥的矛盾,应该和这个小妖无关。杏怜,你不要多说了。”  

  “怎么会无关呢?”杏怜道:“公主,你没见到殿下对它的关心,早就超乎寻常了吗?就算是对心仪的女孩子,恐怕也就是这种程度的细心呵护了,这太不正常。”  

  她这么一说,另一个宫女也不由附和道:“就是呀,这只小麻雀现在还没有选择性别,殿下就这么爱护它,若是哪一天它变成女孩子,还不定殿下会怎么宠爱它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