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待君三生负相思

20不许亲近  

待君三生负相思 泫星 2310 2016-04-01 21:27:02

   

  天风浩荡,白云翻滚,云落天一手抱着小影,另一手放在它碎裂的脊椎上,以淳厚元气替它止血止痛:“小影,很疼吧?请你千万要忍着,坚持下去,我一定会救你的。”  

  它的体质太差,碎裂的大量脊骨渣滓必须全部清理干净,才能以法术给它愈合,否则那些渣滓留在血肉里会感染,引发各种并发症,后患无穷,而清理碎骨,只有经验丰富的太医尤其是军医们才最擅长,所以他一定得以最快速度赶回神寂陵世子宫。  

  它目光微微有些涣散,脑袋无力的枕着他胳膊,虚弱的看着九天之上的白云如海,再俯瞰下方世界气象万千,轻轻叹息道:“好美啊,世间原来有这么多奇妙美好的地方,能够看一眼,死也无憾了。”  

  离开神寂陵的时候是明月皎皎的夜晚,视野不够分明。而今返回,天澄云净,阳光普照,晴空如画。它却失去了赏景的力气,眼前血蒙蒙一片,同样看不清楚。  

  听它的声音越来越低微,他焦急道:“小影,别睡着,你不是很喜欢看外面的世界吗?只要你能撑下去,以后我一有空就带你出来玩。”  

  “真的吗?可是我好困,好想睡一会。”疼痛和失血的眩晕,使它气若游丝,眼皮沉重的几乎睁不开。  

  “小影,你不能死,你死了我心里会很疼,很难受,坚强点,小影。”他一边全力飞翔一边自责:“我真没用,眼睁睁看着你遭受重伤,对不起。”  

  “傻瓜,你自责什么啊?是我太脆弱了,流水沙只不过踢我一脚,我就奄奄一息,你对我这么好,在你遇到危险时我却什么忙都帮不上你。”它叹气道:“要是我早点听你的话,好好修炼法术,也不会有此一劫,都是我太贪玩,不学无术,这不怪你。”  

  他一再的说着话,怕它睡着了就再也醒不来,可是它终究还是彻底昏死过去,好在心脏还有细微的跳动。原本要大半天的云路,他中午便赶回了世子宫,立即招来医术最好的太医们紧急会诊。  

  看着太医们血淋淋的拨弄清理着它脊背上的碎骨,昏迷中的它疼得身子痉挛不已,他心如刀绞,半跪在床边紧紧将它的手握在掌心里,自己也紧张得出了一身细汗。  

  疼得清醒过来几次,最后它又沉沉昏迷,等需要清理的渣滓都取出后,他没有让太医们施法催合伤口,而是自己亲自动手。  

  侍卫和宫女们都待在他的寝殿外面,担心的等待着他的随时传唤。  

  正在这时,忽然听得一个娇滴滴的少女声音由远而近传来:“表哥真是爱护下人呐,区区一个贱妖,值得你亲自施法救治吗?还一次次放在自己床上养伤,你就不问问你未来的世子妃乐不乐意?”  

  云落天眉宇轻蹙,抬头看过去,悦天已经走到寝殿门口,身后跟着大批锦衣华服的宫女和侍卫,她目光怨恨的盯着床上趴着的小影。不想与她起无谓的口角,多惹事端,他淡淡道:“悦天,它伤的很重,不亲自救它我不太放心,等它好了我就送它回自己房间。”  

  悦天走近床边,冷冷道:“它自己说过,愿意终身为奴,表哥,奴才就该有奴才的样子,能有太医救它就很不错了。我不准你亲自出手,还有,你的床不能有不相干的人躺上去。”  

  “我自己的寝殿想让谁住着,这与表妹你无关。”很不满她的口气,然而碍于君臣有别,他只能忍耐着道:“它不像你,在这世上没有一个亲人,如果我也不管它,它不是太可怜了吗?”  

  “妖怪本就是最低贱的生灵,有什么好可怜的?”悦天烦躁的道:“再说它身子骨这么脆弱,天生的废材,活着简直是浪费这世间的食物。表哥,你是最高贵的凤,为什么非要关心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最卑贱麻雀呢?你这简直是对神寂陵甚至整个神界高等神鸟种族的极大讽刺,也是对所有爱慕你的女子的羞辱,随便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比这个小麻雀尊贵一千倍一万倍。”  

  按照神魔冥三界对天下所有种类妖物的歧视来看,悦天说的也不是太过分,可是云落天无法轻视小影,也无法容忍谁侮辱或者伤害它。  

  他叹气道:“悦天,你说得也有道理,不过我对小影只有怜惜之情,没有别的,谈不上是对其他女孩子的羞辱。你先出去好吗,等它脱离危险了,我们再讨论妖这种话题。”  

  “你竟然赶我走?”悦天怒不可遏,伸手抓住他的手腕,用力想拉他起身:“表哥,你从来没有主动去找过我,陪过我,却一直对它这么亲近关心,你对得起我吗?”  

  她用力太大,使他无法安心施展法术,他神色微微严厉起来:“放手!我虽然是臣,也有自主权,悦天,我想亲近谁,与你无关,更谈不上对不起你。很多年前我就说过,我不会和你定亲,指腹为婚的事情是长辈们一时戏言,你不要当真,整天挂在嘴上,如果闹得三界沸沸扬扬,这对你以后的姻缘会有妨碍。”  

  “你我的婚事,为什么不能当真?如果我父皇和母后没有这个意思,怎么可能放任我从小就住在神寂陵?如果你的父王不承认你我的娃娃亲,他这些年为何没有以长辈的身份劝我离开你?你我现在只不过缺少一个正式的订婚仪式。”悦天愤然道:“我命令你现在就将它送回它自己的房间,让太医们来救它,从今以后,不许你再走近它半步!”  

  “羽晨、羽曦,你们几个替我恭送悦天公主回明珠宫。”云落天吩咐道。  

  “你想赶我走?我看你们谁敢?!”悦天大怒,对着自己的侍卫使个眼色:“给我打,看谁敢还手?”  

  她带来的侍卫都是从清辉城带来的神界帝国特等侍卫,比云落天世子宫的这些侍卫身份高了一级,如果真要动手,云落天的侍卫就是以下犯上,可以定罪。听她这么一说,羽晨等侍卫都不由看向自己的少主,云落天不想为这么一点事与她大打出手,闹到天帝那里去,只得改口道:“羽晨,去请太医们来月季园为小影疗伤。”  

  说完小心翼翼抱起小影,将它送回自己的房间,在床上放好,端坐床边等着太医们。  

  悦天亦步亦趋跟过来,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将所有东西看过一遍,虽然这房间布置得并不华贵,可是清新雅致,十分用心。她心里不免很不是味,重重在书桌边坐下,哗啦哗啦翻着小影看过的书籍:“哼,区区一个小麻雀装什么斯文,还看书?表哥,我的房间你从来都没有进去过,更不必说亲自为我布置。在你心里,这个非男非女的小麻雀都比我重要得多,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