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待君三生负相思

14万里送心

待君三生负相思 泫星 2158 2016-03-26 21:11:58

    “最美丽的圣域?”云落天呵呵轻笑,笑中满是怆凉:“傻孩子,谁告诉你神寂陵是圣洁的?你只知道无忧湖的澄净优美,却不知神寂陵更多的是陵墓和怨灵。充其量,这里只是三界规模最大的一座墓园而已。神寂陵白天能够看到的繁茂花木,都是几十万年来不知道多少亿万的尸骨滋养出来的,说白了,神域的美,是建立在累累死尸上的。”  

  “啊?!”它大吃一惊,都忘了计较他又说它傻。  

  他轻轻揉揉它垂落的长发,道:“三界几十万年历史上,曾经有过多少功高盖世的枭雄,也有过多少血漫天地的大战,那些神魔虽然都已经做古,可是他们有的怨念太深,誓死不入轮回,将不灭的意念潜伏在这天地间。那些意念的能量太可怕,若被谁转化借用的话,将酿成不可估量的旷古浩劫。所以,必须有一种办法来净化那些怨念,当然,想全部净化他们是不可能的,只是尽力而为罢了。最终接受这个三界共推使命的,就是我们这些神界的圣鸟。因为相对来说,四大神鸟的欲念最小,灵魂比较纯净。”  

  “相对?难道神鸟也有私心杂念吗?”它抬头问他。  

  “任何生灵再伟大,都不可能全部心怀正义和慈悲,神鸟一族也不例外,历史上也出现过为数不少的败类,偷偷噬取浮欢树中封印的无数恶灵,炼成无上邪功荼毒天下。”见它瑟瑟发抖,他便将它揽进怀里:“别怕,你心无恶念,这些怨灵不会刻意纠缠你。小影,你知道吗,我们这些神鸟,其实只是守墓者。只不过这墓园太大,宛如一方独立的天国,普通神仙和妖怪,终其一生都很难发现它的本质功用,才觉得它圣洁美丽。”  

  它越听越糊涂:“难道你们神鸟各族里只有少数神仙才知道这神寂陵的真正面目?为什么不公开这个秘密呢?”  

  “公开就会造成恐慌,也会变成三界共知的秘密,那么将面临太多隐患。何况,没有绝对过硬的法力,也守护不了这神寂陵,所以历代以来,知道这秘密的都只有历代凤帝,和法力最强又甘愿舍身净化浮欢树的极少数神鸟们。荀月就是这一代的守护者之一,风磊杀了他,拿自己补上这空缺,也合情合理。”  

  说话间,他俩已经到了这最大的浮欢树下。震慑于云落天身上洁净醇厚的元神,那些冥顽的凶灵们都哄然急退,远远的让开。他翻过手掌,奄奄一息的风磊落于树下。地面瞬间裂开丈余,他落进漆黑的深渊。  

  裂缝刚刚合上,就听到地底深处传来他凄烈的一声呻吟,似乎被凶灵们吞噬了。  

  但也只是呻吟一声,就没有再出声,只有凶灵们窃窃狂喜的声音潮水一样漫开。  

  云落天叹道:“这个风磊,果然有忍性,实在不是他这个年纪这种身份就能做到的。风行天有风寂、风磊这样的儿子,我们神界的将来,恐怕堪忧啊。”  

  “那你还要帮他们兄弟?让他们死了就可免除这无穷后患。”  

  “我想成全他们的兄弟之情,满天神魔,又有几个能做到他们兄弟这样厚密无间?”顿了顿,他又道:“当然,我也有私心,我是看中了这小子的纯澈执念,想做一场豪赌,但愿可以化解末世浩劫。”  

  “什么啊?我听不懂。”  

  “这些,你不必知道,知道的越多你面临的危险就越多,一切有我就行。”静静哀思了片刻,他微微向着地底深处的风磊躬身三拜,然后带着它,转身离去。  

  没有片刻耽搁,云落天带着小影连夜飞出帝都“九华凤阙”,离开神寂陵,向魔界最西方的风回山飞去。  

  长这么大,它是第一次飞越神寂陵九万里疆域,果然如他所说,只有帝都附近的山水空灵秀澈,其它各处,大多黑雾漫漫,怨氛渺渺,偶尔有巡逻的神鸟飞过长天。  

  一离开神寂陵,景致就真正漂亮起来。依偎在他怀里,由他带着它飞行,清风徐徐拂面,它闲闲的俯瞰神界、凡间和魔界的无尽风光,不禁感叹道:“能这样和你走一程,弹指间遍览天下美景,死也无憾了。”  

  “不要轻易说生死,你才多大一点啊?”他微笑低头看了它一眼:“你喜欢这样?”  

  “嗯,被你护在怀里,安全无忧的飞渡三界,看尽风景,我觉得很开心。”说着它搂紧他的腰,仰头望着他:“你对我这么好,以后我也要像风磊对他哥哥那样,毫无保留的报答你。”  

  他静静看了它一会,眸光澄澈温柔:“我不需要你学他,只想你一世无忧。”  

  “哥哥……”它轻轻呢喃。  

  “什么?”他似乎不太喜欢这个称谓,“不要叫我哥哥,你我并不是手足。”  

  “为什么不能啊?是不是你觉得我是麻雀,叫你哥哥有辱你的身份?”它问。  

  “我从来没有因为你是麻雀,就不喜欢你。”  

  “那我叫你哥哥为什么不好?我很羡慕风寂风磊那样亲厚的感情,我觉得你对我就和风寂对他弟弟一样好,这样叫你没什么不妥呀。”  

  他笑笑解释道:“我有几个亲生的姐姐和妹妹,与她们在一起的感觉,和与你在一起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不同?难道因为我性别未定,感觉怪怪的?”它揣测道:“噢,那我不叫你哥哥了,叫你云吧?”  

  “云?可以啊。”大概是从来没有谁这样叫他,他有些意外,但是好像挺喜欢这样叫他。  

  “小影,我想重新给你做一张七弦琴,小时候做的那个是小孩子用的,你现在已经长大了,用那个不合适。”  

  “不,我就喜欢它,而且终生都会用它。”它笑眯眯道:“云影琴一生只要有一个就够了。”  

  他也不勉强:“随你,只要你喜欢。”  

  紧紧贴在他怀里,好像很容易放松神经,不知不觉它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感觉到飞行速度骤然加快,它骇然睁开眼,就发现他们已经用了隐身诀,他揽着它在漫天惊电中连换千百方位,急速穿越,终于堪堪避过袭击,将阻击者远远甩开。  

  它吁了口气,问他:“刚才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不过是沿途一些不成气候的小魔小妖,感应到这颗凤心的气息,觊觎它的神效,妄想截获。”他轻描淡写的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