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待君三生负相思

9温暖如梦 

待君三生负相思 泫星 2123 2016-03-22 10:07:44

    俩侍女走远了,它吃惊的打量起用胳膊环着它的少年,世子殿下?神寂陵的世子只有一个,云落天。难道,他就是云落天?!他长大后是这个样子的?!褪去了童年时的稚嫩,脸颊有些消瘦憔悴,可是依旧像小时候那样漂亮,剑眉入鬓,凤目微合,又密又长的睫毛覆下弯弯月影,微薄的唇轻抿,唇的弧度还是那么优美柔和。  

  “小影,小影,你一定要撑下去……”他低声的呢喃吓它一跳,慌忙收敛起纷乱的思绪凝神看他,发现他依旧沉睡着,原来刚才只是梦中呓语。  

  梦中,他也这样关心我吗?无父无母自生自灭惯了的它,忽然就觉得鼻子一酸,眼睛湿漉漉的。它不由想起小时候他说过的一句话,他说,你可以当我是你的亲人啊。  

  对呀,你真的像亲生哥哥一样,从前和现在,都对我这么好。它忍不住伸出小手,轻轻拂过他蹙着的眉宇。  

  也许是这轻微的动作惊扰了他,他睫毛颤了几颤,缓缓的睁开眼。迷蒙的眼神在与它的眼睛相对时,骤然泛起亮彩,他紧紧抱住它:“小影,你终于醒了,唉……我以为,救不活你了。你怎么会夜闯帝都呢?”  

  “有一个魔界来的野小子从我山洞门前经过,他说想来神域猎取一颗凤心救他的哥哥,我担心他会误伤了你,所以想来给你报个信。没想到,刚偷偷潜入城门内,就被你们的将士发现了,说我是刺客的同谋。”它万分委屈的解释道:“小时候你有恩于我,这辈子我怎么报答你都还不完,怎么可能有伤害你的念头呢,他们冤枉我。”  

  “傻影儿,我身边护卫重重,绝不可能轻易被谁谋害,何况,我苦练了那么多年法术,自卫绰绰有余。以后,你千万别冒这种险了,这次要不是我听说狱卒们对疑犯用的刑罚太重,亲自去狱中查看制止,看到狱卒手中拿着你的云影琴,及时将你带走救治,你就真的万劫不复了。”他用一只手温柔抚摸它的小脑袋,叹气道:“你要好好保重自己,任何时候都不用为我担心,你安好无恙,才是真正免我烦忧,懂了吗?”  

  “嗯,知道了。”它点点头,由衷道:“能够遇上你,我觉得这辈子很幸运很开心。”  

  “这些年你过的……可好?”他问。  

  “很好啊,我和莫横在一起。你知道吗,他现在也修炼成人形了,长得特别壮实。可是我……其实我已经修炼得很漂亮了,可惜还没让你看到,就都被你的狱卒給毁灭了。你见到我的时候,我肯定血肉模糊,丑陋至极,是吧?”  

  “哪里是丑陋,是让人五内如焚,以后千万不要再让自己落到这般惨的境地,能记住吗?”摸摸它的小脑袋,他叹息道:“我不在意你是什么样子,只要你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我就很喜欢。”  

  “是吗?那我要快点好起来。”它振奋道:“我修炼出来的样子真的挺漂亮,好想让你瞧上一眼。”  

  “嗯,除了肤色太苍白,身子太瘦,的确挺好看。”他微笑打量着它小小的身子,点评道,忽然有些好奇:“你怎么还没有性别呢?”  

  “我不知道做女孩子好还是男孩子好呀,不如你帮我选择一个性别?”它问。  

  “这要看你自己的喜好,我没有权利决定。”他笑眯眯道:“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一点了,再决定性别也不迟。”  

  “谁说人家小了?”它有些不服气道:“我就是个子比你矮,也瘦了那么一点,我早就长大了,不许看不起我。”  

  “好,好,你长大了,我没有歧视你呀。要说有什么不完美的地方嘛,只有一点,就是你太瘦弱了,以后在我身边要多吃点东西,你喜欢吃什么不妨告诉我,我吩咐御膳房给你做出来,不要挑嘴。”  

  “我不挑嘴的,就是不想变成大胖子,我要做最漂亮的小妖怪。”它托着腮帮憧憬道:“人们都喜欢漂亮的东西,我希望自己变得很完美,让大家都喜欢我,这样就没有人歧视我驱逐我,我就能留在你身边了。对了,你喜欢我在你身边吗?”  

  他点点头:“喜欢。”  

  正聊着天,宫女进来要它喝药。看着那黑漆漆的药汤,它有些发憷。不过看他憔悴苍白的容颜,不能再让他为我担心和熬夜守护了。它一闭眼,视死如归的一口气把那碗要命的药喝光。  

  “小影懂事了。你身体还没有痊愈,好好休息。”他看了它一会,欣慰的让它躺好,手心里三尺银色魂光再次将它笼罩,暖暖的光芒缓缓渗入它全身,疼痛渐渐淡化,没过多久,它就舒舒服服陷入昏睡。  

  又过了几天,它终于好利索了,被他带着在世子宫的花园里徜徉。看着那数不尽的奇花异卉,闻着各色芳香,它惊叹不已,流连忘返。  

  不过很快它就发现,花园里种植最多的竟然是比较家常的月季花。听说月季花在人间被称作花中皇后,花色清艳,花香馥郁,花期极长,一年四季可以开放好几轮,直至深冬时节才结束花期,就算冬雪飘落时,它的叶子也始终青绿不凋谢。  

  不过在人间它再出挑,在这神域却是最不起眼的植物,他怎么会如此偏爱它呢?而它,生平最喜欢的花,也恰恰就是娇艳清香生命力又超顽强的月季花。也许是因为它自己是卑微的麻雀,所以它才会喜欢同样不起眼但是最坚韧美丽的月季吧。  

  暮春的阳光熏暖而不炽热,刚刚好。它在月季花海中抬头问他:“你为什么喜欢这种花呢?”  

  “清艳,坚忍,不张扬。”他微微一笑:“莫非你也很喜欢它?”  

  “嗯。”它开心的点头。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忧郁道:“听说我母亲生前也极喜欢月季花,因为犯了我姑母的忌讳,在生下我时就被秘密赐死。”  

  “啊?为什么?”它大吃一惊,他的姑母,不就是悦天的母亲,当今的天后么?贵为天帝正妻,母仪神界,她怎么会忌恨自己的亲弟媳呢?又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将其赐死?虽然做为凤帝的嫡妻,位分是臣,比天后低了一级,但也是神仙中极其尊宠的身份了,岂能轻易就赐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