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唯埃

二十、学习在于有怎样同桌

唯埃 拂晓璇 1641 2015-10-01 14:51:52

    明天就开心了,我没抱以多大的希望弄个班委小组长,莫名其妙我好像在畏惧上学,就仅仅一场考试我已经筋疲力尽,厌烦了这种学习,这样的模式。机械化的方式,速度型的效率。  

  正好,我不想去悲观的哭还是化悲愤为动力,我更希望的是,直接把我丢在马路中间撞死,要么丢进垃圾堆自生自灭。呸,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懂事了这样的,自己就像又变成了孩子,想着这样无聊幼稚的话题,现在是究竟怎么面对才好,我不要去努力什么的好烦人。  

  大概因为一夜没有睡,迷迷糊糊被人拽进了教室,点头问候了一些不认识的老师,也没必要的敷衍了一些不自然的眼神。  

  “介绍转校生,苏圆圆,大家帮忙照顾一下。”  

  就这样被推进了人群中,随意安排在了教室的某个位置,坐下后也没多少兴趣去打量人生地不熟什么的了。  

  “哎,你叫苏圆圆么?我叫袁小五。”小五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沉睡了多久,猛然觉醒,一瞬间,在脑海里回忆起,浮现起太多。我显得仓促,兴许是太过于兴奋。可是,小平头的“小五子”跟我认识的那个却是天差地别,他是个男孩子啊。这就莫过于太轻松,冷眼相对后又继续开始对着白花花的黑板发呆。近乎听到的议论,除了议论我的家庭,有多令人作呕的“那乡下转来的差生”,反正也不在乎了。  

  “圆圆,你在干嘛?”  

  “不准叫圆圆,听着就恶心。”我是倒了几辈子的霉,这样的同桌我宁可跟斜对面的那个死猪头坐,也不能想象旁边坐着个叫“袁小五”的混蛋。  

  “那,小苏,你在干嘛?”  

  “这个也不行,行了,别烦了,没看见我看黑板上课呢吗?”  

  “可是老师现在让做练习啊。”恼火了,就只有恶心在浮现,哪里还听得进老师的话,我把头一昂,在埋头认真书写的人群中,鹤立鸡群。我仿佛就像是个局外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圆圆!老师看过来了……”我只听见他喊了声“圆圆”。刚想去反驳,后面的话语没听太清楚,老师重重的在黑板上拍了几下,我就像醒了。老师凶神恶煞的瞪着,前排的都转了过来,几十双眼睛望着我,有些脸红的低下头看着我未翻开的作业本,课堂笔记醒目的用红笔写了三个大字“要忍耐”,一时间,我竟不知该干嘛。  

  “苏圆圆,下课来一趟。”  

  如愿以偿的进了办公室,很不凑巧,校长大人也不知道什么风把他刮来了,我就像个罪人,在法庭上接受着各种审问。显而易见,我是少不了一通家校交流的电话了。电话拨通了,那个女声,是钱盈。  

  第一天上课就这样的好像玩闹了,更加讨厌了那个恶心的袁小五,不,那个坏同桌,他不配叫袁小五。果不其然,回家时,钱盈走了过来,说了几句转头走了。董事长爷爷明事理,作为老一辈的爷爷形象,叮嘱了不要分神就没再多说。  

  反正也是够糗了,也没有不安,毕竟第一天找家长我也是第一次。  

  相继着往后的小考测评,糊里糊涂的玩弄了大概有一两次及格,开始对学习丧失信念,早也就忘记了跟爷爷承诺过什么。因为没有邱原的管束,我好像也就开始像她说的不自觉靠近,越来越懒,越来越混。直到我发现旁边这个袁小五在帮我。  

  “圆圆,你的课堂作业呢,刚刚你那小组长过来了,你在打瞌睡的。”  

  对于圆圆这个称呼也因为时间而习惯了,他的语气大概的也都可以接受了。但是因为打扰到我睡觉我还是发了一下牢骚。  

  “没做……”然后我又继续开始睡觉,睡觉,睡觉。  

  “马上期中考了,你就这样么?你妈知道吗?”  

  “我妈死了。”我这样平静的说出口,就像习惯了似的,我怎么觉得真的对不起邱原。那个坏邱原,丢下我就走了,也不知道她闺女现在卡在学习里,快要被洪水卷走了。  

  可能因为袁小五那句话,我好像勤奋了一点,45分钟,我可以马马虎虎听到20分钟。可能袁小五觉得我在努力什么的,也没多说什么废话了。没听到的一些题目我放在一边发愁的时候,袁小五看见就写下了过程,我不解的看着他。他好像有点脸红的说了句,没什么,刚好做到这题,借给你看好了。  

  我知道是骗我的,明明就是故意写的,不过挺感激他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像不讨厌这个袁小五了,觉得很安心,有这样的同桌真可靠。  

  期中考的时候,成绩还好,除了英语往常一样的不及格,估计这辈子我的英语就此枉费了。  

  ——下降的时候因为他,上升的时候因为他,成绩取决于怎样的同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