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唯埃

八、邱原不在了我去陪你

唯埃 拂晓璇 1811 2015-01-31 00:02:37

    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他又问,苏圆圆,是你吗?

  我没有说什么,他愣了一下,想了想对我说,现在你妈可以来吗,有些事情果然还是要跟大人说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哭了,我知道妈妈不可能因为我的事而从外面回来开小型家长会的,其实原因不想就知道了,因为她也根本不在乎我怎么样的。

  也许现在开除是早晚的事,只是校长想确认下邱原是否有悔改,我是否想改正,然而他根本不知道,我的生活完全是靠邱原的严管,不,是乱管,邱原不是不管我,只是一问到什么出去玩,她会坚决否认,但是一提到学习,她只能说随你便,又不是我在学什么的。是不是让你失望了,校长大人?

  朋友都背叛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就像打翻了五味瓶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想说的,百感交集,因为我不爱了,世界真的给了我绝路?那一刻,世界灰暗了。那里面包含着的晦暗、痛心、肮脏、混乱和无知,绝望就像是潮汐般淹没了整个人,是,没有人能救我了,我孤立而无助。

  那天我的成绩报告显示的分数都是零,我忘记我是怎么走回家的,反正特别漫长的路,走啊走,也不觉得累,只觉得痛。我真心希望的是,这条路永远不要走完,不要到达尽头。

  就是等到看见一群人在我的家门口,议论着什么,邱原出车祸了?姨妈眼尖,一下子把我从人群中揪出来,冲我嚷嚷,你跑到哪里去了。知不知道你妈出差途中没命啦!

  轰的一声,细微的耳鸣声和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集中到头脑,我愣愣的,我能想什么,邱原死了,遭报应了?但是我没有这么想,一瞬间,我的世界,塌陷了。我以为我还能依靠的人已经走了,你们都不要我了?留我一个人多孤独,而况,他们都不需要我。妈妈,你回来吧,我不会让你操心了,真的。可是明知道不可能,但是,现在的我能怎么办啊。

  去找你爸爸吧,说不定还有个容身处。姨妈你也这样看我,觉得我像累赘了啊。姨妈的手抚摸着我的头,我却觉得冰冷的,比死人还难受的触感,恶心。我妈妈都不在了你还有什么可以说的,不过是多了个人少了个人没区别对吧。

  我还有多少存在的意义,邱原,没了你我也许什么都不是吧。我想哭,那种拼命地哭,撕心裂肺的哭,但是我没有。也许就当所有的人都在想我好可怜的时候,我一定不能懦弱给他们看,但是,但是真的我很懦弱。

  我不知道生命是有多脆弱,不能轻点,享受着的时间,我究竟知道些什么,上帝给予的不过是时间,然后生命的离别他又毫不知情,面对着这样的人生,我却又只能一次次的回首,遥望着的,就是一个人的影子……邱原,你都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孤单么,我来陪你了,等我。

  一段时间,我真的想到了些什么,每晚的梦中都会清晰的看见邱原举着衣架,作势的打我,衣架抽的很疼,很深,即便要到她揪我耳朵的时候,就会惊醒,身边却少了那个人,而且是永远的失去了,心上的痕迹,很深。我害怕着,没有她的保护,我就像是在独木桥上行走,一个不小心,说不定会坠入无底深渊。

  与邱原在一起的时刻就像是一条小溪,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回到了镇上,我一个人,坐着公交度过了一个多小时,在车上摇摇晃晃,我想了很多,已经没有如果了,行走在这种曲折径路,确确实实没有什么可以停留。

  忽然下起的雨如刀割,刮过面颊的风像利刃,侵犯了身体的每一寸,无情的将所有的罪孽都灌给了我,仿佛我就是这个世上最不应该降临的人,是,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我做的,但是我一定要揽下来,可我不是英雄,我得不到好名声,我知道的。那就让雨散下仇痛,让风吹散灵魂,一切带走我吧。我不要存活在这个世上,苟且偷生的。

  小五子,如果现在你在的话就好了,尽管那种想念带着一丝畏惧,我还是不能在这个牢里待下去,这个牢里我抓不住任何东西可以使我滞留,在一个游荡的空间里左摇右晃,没有一片土地可以给我降落,或仅仅是歇脚,世界已经容不下我了。明明只是一个微小的生命。

  天那么灰,没猜错的话,他们已经开始体会暑假的乐趣了吧,风疎镇的清澈和纯粹,在那天被彻底留在了我的视野里,然后我所有的一切,也都被剥夺了。

  那是一种彷徨无助,我徘徊在死亡的边缘,犹豫在那条原本清净明亮的湖边,所有的不过是一场梦,梦要醒了,一切也都没了,谁也救不了我。那片湖,泛着幽幽的光,风吹着,荡起的波澜,一圈一圈,晕开了,在视野里消失不见。

  我知道很浅,但是,那一头却是急匆匆的脚步,急忙带走的生命,兴许就在那里哀嚎。水流湍急着,给着我生命警告,却又贪婪的舔舐着我的脚丫,卷走了砂砾,渐渐消失的地平线在脚下,余晖闪耀着,也许告诉了我是一条不归的路。

  ——紧系的生命,悬乎一线,我去陪你吧,一辈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