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缘

第五十四章

梦缘 清晰e 2032 2017-02-11 00:18:51

    李三江是一个一辈子都生活在山里面的地道的山里人,在这里没有就算是他没有到达过的地方他也可以很快的熟悉这里的一切。  

  他所找到的安身之所却是不错的地方,在片石头之间,三面都有挡风的,唯独有一面是出口,上面虽然没有上面可以挡风,现在时间还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挡住上面的缺口,那样晚上休息也会安心很多的,石林是天然形成的,经过千百年的时间的洗涤,表面已经十分的光滑了,他们出来带的行囊虽然很是充足,可是为了能够很好在的山林之间穿梭所以已经精简了很多。晚上有有三班人守夜每次两个人,如此这般的不断循环,除了两个女孩子是不用守夜的,其它人都是轮流来的。本来萧、单,蒙三人也是不用的,但是三人坚持说在外面没有那么多规矩,所以也就加到了守夜之列,这样每个人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工作量,每个人都可以休息一段时间,白天才会有精神赶路了。今天晚上就第一班是单子武和蒙言诺,第二班是李三江和阿克,第三才是萧清寒和刘林。刘林是个个儿很魁梧的汉子,皮肤黝黑,不苟言笑给人感觉很是难以亲近的人,一路上基本上没说话,他是小个子刘宇的哥哥,弟弟和哥哥的性格完全相反,刘宇练得是剑术,身材比较消瘦,一路上总是不断的和其他人说话,看得出他们兄弟的关系很是要好,一路上哪怕对萧清寒都表情的刘林总是在他上前的时候表情变得柔软很多。还有一个随从是一个术士千湖,精通岐黄之术,是杨家军队的一介谋士。但是多少也会些武术的。这几天赶路除了面容疲惫了些,再无其他的倦怠之色,可以看出他并非等闲之辈。他总是在别人说话时微笑的听着,很少发言,每次说话总是可以把思路理得清晰无比。  

  一到地方各自忙活起来,几天枯燥的形成,已经让所有人都没有了说话的欲望,变各自忙着手上颚事情,几天的相处到时多了默契。哦对了,还有一个人例外,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那就是蒙言诺,而他最大的乐趣就是逗晨曦,总是不停地把面前的女子逗生气,在哄好,感觉就是他的乐趣。当然开始晨曦还会情绪波动很大,早后来也就不愿理了。但是心里倒是很好、开心,至少枯燥的形成多了一些不一样的活力,再后来晨曦每次看着蒙奴仆也就由着他,然后不是抵上几句,就是不错的了。  

  --------------------------------------------------------------------------------  

  年末,帝都一片喜庆祥和之气,司王爷巡视边关凯旋归来,当然顺便接了在寺庙清修胡晨曦。皇上早已在宫内设好接风宴,百官在朝圣门外行跪拜之礼;晨曦便径自回了府邸。  

  府内也是张灯结彩的模样,晨曦明白这与自己无关;从凤凰墓回来也不过半月余,身上全是伤的晨曦只知道自己是被人背出哪里,当时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活着回来,捡回胡一条命也是遍体鳞伤。出了那里算算日子在里面也浑浑噩噩的呆着十几天,从里面出来第二天晨曦清醒过来便告知单子武,匆匆忙忙往帝都赶,他们算准了日子必须在王爷回来之前回到帝都,不然后果很严重。离开时其他人百般阻扰,倒是准备离开的蒙家主仆帮忙才得以离开。驾着马车晨曦一直高烧不退。单子武一路照看,还好偶尔晨曦也有清醒的时候。开出药单。  

  达到时司王已经在驿馆等了一天,晨曦挥挥手,单子武便驱车离开了。晨曦进门,就被司王手下大将接入正厅,司王看见自己心爱胡女儿脸色苍白。没有一丝灵气,司王忙冲过来,抱起晨曦朝卧房冲去,一边大声吩咐下面的人:“去叫军医过来,快”  

  “是”  

  军医是一位长须胡老者,隔着蚊帐号脉,  

  “回王爷、主子脉象虚无难测,可否容我看下面色?”  

  “快”  

  “是”老军医在来时路上就已经向通报的将领探听了消息了。  

  看着晨曦面色白如宣纸、脸上还冒着汗滴,发丝滴汗。拉起衣袖,手臂上的伤痕还在,但已经包扎完成。  

  军医看着眼前的状况便明白大半,半身荆戈铁马见过的世面自然不少。  

  “王爷、老奴直言、小主子这样撑过来已经是奇迹了,外伤内伤挤在一起,又劳累奔波,就更加重,怕是有那位神医开的药保着,怕是撑不过来”  

  司王瞬间苍老许多看着床榻之上爱女,真心不忍。  

  “王爷、外面一位公子想拜访王爷”  

  “不见”司王大发雷霆  

  “可是王爷,他说他姓单”  

  “哦!快请进来  

  “是”  

  单子武刚离开便想起离开的匆忙,无意摸见袖子里的药方,便忙赶了回来,一方面不放心,另一方面是送药方而来。  

  单子武进门见房内的情景感觉无比压抑,王爷屏退了其他人,便指着凳子说“贤侄,坐吧”  

  单子武进门跪在司王面前“伯父,对不起,我没保护好,曦儿!怎么处置悉听尊便”  

  “起来吧!到底怎么回事!军医说曦儿可能活不成了”  

  “伯父,曦儿是为了我们单家才这样的,您可以把所有的错算在我们单家头上”  

  “为了单家,也罢,单家于她便是恩重如山,既然你们不说,也就不问了““既然这样,你们能保住她的命吗?”  

  “侄儿正是为这事而来”忙取出药方和药丸“这是曦儿自己开的药,每次服下都会曦儿都会清醒过来”  

  药丸服下,不出半个时辰晨曦便醒了过来看着床前焦急胡两人便微微一笑  

  “父王、没事,只是需要将养些时日了。不会好了”。  

  “你可吓死我了,你是不知道、、、、不说了,醒了就好”  

  “父王何时进宫复命”  

  “王上已经派人来了,明日便要入宫,还宣了你,但是你这幅模样,不去也罢”  

  “父王明日动身吧,回府以后也方便些”  

  “好,听你的”  

  便有了之前一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