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缘

第二十八章 命运的转折

梦缘 清晰e 2833 2014-11-26 15:09:49

    二十八

  走到萧清寒身后时晨曦停下脚步,轻轻的在萧清寒的耳边说“二皇子给人一点空间吧,陌路人何必去挖别人想保护的东西,既然对自己无害还说放手的好别浪费自己的时间”说完晨曦回到自己房间反手关门。

  “呵呵”萧清寒笑了“自己这是怎么了,是啊这不是自己做事的风格,既然无关何必费神了”萧清寒用手拂过刚刚晨曦还在耳边的气息“你那么迷人怎么和我无关,你带走了自己的牵挂,你不明白吗?”然后转身离开回去了军营。

  路上问道“主子这位大夫怎么那么像上次的公主?”

  “是吗 你认错了,这位可是神医之徒,那个公主会去学医那是很苦的,你认错了,只是像而已”萧清寒加快了骑马的速度

  “是 主子” 陆凡、忙赶上前面的主子。

  晨曦睡在床上,辗转难眠“萧清寒 能帮我吗?这要是传到夏桑对自己一定很难做吧,我只是想保护好自己不给人添麻烦而已,所以求你了”。

  夏桑国司王府后院

  静幽轩内传出哭声。

  “主子,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才几天就这样了?”心儿哭着说

  “心儿你出去吧,我想喝粥”静妃躺在床上脸色白的吓人。

  “是 您等等我马上去”心儿忙转身出去准备了

  “主子,王爷还没回来,公主出去才几天你怎么就病了了,您告诉我公主在哪儿,我求人去请,公主的医术一定会治好您的,您告诉我好吗?”庆儿失声道

  “不用,你也知道这不是什么病,这是毒,曦儿回来智慧让她更加伤心的,我不想在她心里留下任何的黑暗”静妃低声说,自己何尝不想见自己心爱的人了,自己家里世代研究药理自己随不会但是还是听到一些,这种药只要一旦表现出症状,那就是没得治,何必让曦儿回来伤心了。

  “可是主子,明明知道是毒为什么不治”庆儿不明白

  “怎么治,晚了,也许我死了她们就不会再为难曦儿了,不是吗?”

  “您可知道要是公主知道会这么样,她一样会伤心死的”

  “你就告诉她我是得疾病而亡就是,不要让她心里有一丝仇恨就是,曦儿那么完美不能有一丝污垢”

  “王妃,求您了,说吧,好吗?”

  “你下去我想好好休息下,我累了”

  “不要睡 主子,大夫一会就来了,管家已经去通知王爷了。不要睡您不是很想他们吗?”

  “没事 我会等的 一定会的”说完静妃就没在出声,而是晕过去了。

  心儿端来一晚粥看着哭的泪人一样的庆姨还有床上苍白的脸色已经入睡的人,轻轻的拍了一下庆儿的肩膀然后指向门外示意自己有话说。

  “什么事”庆儿擦着自己眼角的泪水问道

  “庆姨我知道公主在哪,上次她走之前那位公子来时他们聊天时我在”心儿心虚的说

  “哦?那你怎么不早说?”

  “庆姨,主子真的不能好吗?府里的大夫不是说只是小病吗?怎么会等不了王爷和公主回来?”心儿疑惑道,大夫明明在回禀的时候这么说的

  “唉 是吗?没什么既然你知道公主在哪儿怎么不早说,好让人请回来”

  “是不是公主回来主子就不用死了?”

  “不知道”

  “可是,主子和公主好像都不想让人知道公主去处,所以我不敢说”

  “哦 在哪儿?”庆儿疑惑道,心儿忙附在庆儿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那地方确实不能说,可是现在没什么别的办法,府里的人不能知道”庆儿也为难道,可是要是不去通知主子就真的等不到了。“你有什么办法吗?你跟着公主这么久说说你的看法”

  “嗯 我记得齐羽公子好像很公主很投缘不知道他能不能信?”

  “他 倒是听说过 你怎么知道他会帮我们而不会说出去?”

  “公主说的 他可信至少没什么害人的心思。”

  “那好你马上去通知就是,你这样和他说…..记住了 ,只能说是公主去看海了。对了大概要多少天?”

  “公主走后我问过人当时好奇,他们说至少十来天才可以。”

  “那么久吗?当真是不能见一面吗,难怪主子不让我去通知,在怎么也赶不急。但是就让我自作主张一次,一次就好至少我努力了不让您走的那么遗憾就好”挥挥手对心儿说“你马上就去吧,求求他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办法王爷不在府里可信的人很少”

  “知道了”心儿毕竟还小 边走边哭。

  “别哭了,很吵你知道吗?记住别让别人知道,那样会害很多人”庆儿不是真的想吼她,只是怕自己也哭,自己已经很伤心了经不起一点情绪的感染。“墙倒众人推,虽然知道谁会对主子下手,无非是看着公主回来王爷总是在主子这呆着。女人的嫉妒心很可怕。”庆儿回到房间看着床上的主子喃喃的说“主子 您在坚持一下好吗?就算不能就您,至少在见见她吧。要是公主回来连您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您知道吗?公主会难受死的,所以考虑一下公主的感受您在忍忍吧,要是您怪我也好,你骂我一句也好啊?”说完泪又滑下来了。

  风灵将军府:

  早上晨曦照例一起床就看见院里练剑的单子武“二哥早”

  让后头也不回的向老将军的卧房走去,自从那次见过萧清寒后就再也没见过了,听说是一直住在军营里,也没怎么在意,既然他没反驳就是同意自己的请求了,那样自己就很放心了。到了看见人已经在下人的搀扶下坐在床沿上了

  “老将军早安,不知可有什么不适吗?”晨曦进门就看见脸色好多了的老人,微笑道。

  “哦 是杨小姐啊,多亏了你的妙手回春了,我老头子的终于可以再看看这大好河山了,哈哈 麻烦你没早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了真是不好意思”李连仲爽朗的笑道

  “听着老将军这般豪爽的笑声想必好多我,麻烦把手伸出来,在下好号脉,打扰您一会了”晨曦做在老仆人搬来的凳子上。

  “真是后身可畏啊,我听海而说了,你的医术真是让人叹服啊,连御医都束手无策的事居然手到病除真是不错,难怪你师父要你来了。不错医术造诣一定会超过你家师傅的”

  “老将军过奖了”说完晨曦收回自己的手“您身子好多了,以后别那么劳累了,这身子还得养,再说您老也是该好好享福就是,你也得为我们这些后辈想想,给我们会好好施展才是不是吗?”其实晨曦想说您的身子不适合在上战场了,还是退下来的好,免得后人担心。

  “也是啊 这次之后我也想好了,告老还乡的好,回去陪陪我那死去多年的老伴的好,人老了就会不自然的思乡了,还是年轻人比我们看的透啊”老将军感慨。

  “那是您老有那么优秀的后人何必自己在操心了 对吧,要已经安排好了,没事您就慢慢下来走动下那样跟好”说完晨曦便起身告辞了回自己住的客院了。该说的都说了,吃完早饭就可以去和军医好好的交待一下自己就能好好休息顺便看看大海了“嘻嘻”想着就笑起来混身轻松没压力。

  两天时间晨曦都呆在府里的药炉边,给老将军准备药材和一些必要的香薰药材就这样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次日晨曦一起来就来外面找正在练剑的单子武道“二哥事情忙的差不多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了,你带我出去玩玩好吗?人家从未见过大海”晨曦昨晚一晚都在想海是什么样子。

  “这个 当然可以咯,我们吃完早饭就去”单子武收起招式。

  “真的 太好了”晨曦毕竟只是半大的孩子一般,也有自己好奇的东西。

  真准备回自己房间收拾一下待会好出门去玩,可是才走几步的晨曦突然心口莫名的刺痛,头晕的几乎站不起来,摇摇欲坠好像什么自己最为珍贵的离开了自己一般莫名心慌。

  单子武看着不大对的晨曦忙接住下坠的身体“三妹 怎么了?”急切的说

  “没事吧 不知道”晨曦摇摇自己的头 身体的疼痛也不在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可就是伤心。单子武扶起晨曦就打趣到“是不是太累了要不今天我们还是不出去的好”

  “没事啦,真的”晨曦一听单子武说不去忙记到

  “逗你的,咯 吃完就去”说完拉起晨曦看向丫鬟端来的早点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