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心莲

第十九章 模糊的背影

心莲 墨的梦 1656 2016-08-28 11:08:19

    “我要走了?你听谁说的?”我当时就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不是你自己亲口说的么?只是我没有亲耳听到而已。”林人杰背对着我,言语变低沉了些。  

  我瞬间懂了,是苏凡,一定是苏凡跟他说了什么。看着林人杰的样子,多说下去似乎也没什么益处吧,我离开了办公室,让他一个人冷静一下。  

  我从包包里掏出了手机,迅速的拨弄了下,按在耳边:“你跟林人杰说了什么?”  

  电话里头沉默了两秒。  

  “我只是跟他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啊。怎么了?”  

  “你跟他说我要离开这间公司了吗?”  

  电话里头再次沉默了一会。  

  “嗯,难道你不跟我走吗?”苏凡想我发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苏凡,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你走了?我想你没弄清楚吧,我说我原谅你,并不代表什么东西都听你的,我希望你以后别私自替我拿主意,况且我们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吧?”我头脑有点热了起来,一股气说了一堆,以至于苏凡有点哑口无言。  

  “对不起,我错了,以后我会注意的。”电话里头的声音消失了,我的心也随之有一个缺口,可能我说那话真的有点重了些,回头跟他道个歉,我心里想着。  

  天气微凉,不知不觉已经快入冬了,而身上的外衣依旧单薄得要命,走在广阔的广场,望不到头的都是绿茵茵一片的四季青,在这个萧条的秋天,能看见这样的绿色,体验是极好的。漫无目的的走在人行道上,偶尔一片枯叶滑落箭头,脚踩上去,咯吱咯吱的支离破碎。风一吹,无数的枯叶也随风悠扬婉转在空中不停旋转,最后,只剩下那赤裸裸的枝条随风摆动,毫无生气。  

  忽然,身后一个声音叫住了我。  

  “马燃,今天的事对不起!我已经向张灵玲道了歉了,现在我也给你道个歉,为我那个态度。”林人杰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跟之前简直是判若两人。  

  “没事”看着林人杰揣着粗气,想必是追我追了许久:“你说世界上的树要永远都是绿茵茵一片那个多好呀!”我转过头望向那赤身裸体的树。  

  林人杰也望了去:“春天固然美好,但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永远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正因为有了四季,我们才能感受到时间在奔跑,我们在变老,美好的东西,往往有无限的缺憾,正因为这种缺憾,我们才会珍惜,才会不择手段的想留住,我们的青春,我们的初恋,我们的梦想,都像眼前这一颗颗枯树,等到来年春季,又会重新生根。”  

  “林总,感慨颇深嘛!”我望着林人杰,若有所思的笑了笑,他也笑了笑。  

  是啊,如果树木永远都是绿茵茵的一片,我们的生活岂不是会乏味,四季无常,循环往复,不同的是我们也许会记得有一年的春天桃花开的比往年都要茂盛,有一年夏日比往年要凉爽的多,有一年的秋天大米特别香甜,有一年的冬天大雪能淹没的我膝盖......  

  翌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你真的不打算跟我去北京吗?”苏凡凝视着我。  

  “我喜欢这里,北京太喧嚣,我受不了那里的汽笛声,受不了那里刺眼的霓虹,受不了那看似一眼就要崩塌的摩天大楼,去那里,我感觉没安全感。”  

  “好吧,那你等我回来,我吧那边的事处理完,很快,你想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苏凡的声音变得很温柔,很小心。  

  我点了点头,挽住他的胳膊,越攒越紧。  

  “那你不怕我在你走的这段时间喜欢上别人?”  

  苏凡扭过身,莞尔一笑:“我相信你!你永远是我心里最美的那个部分。”  

  我也冲他笑了笑。  

  我相信你,就好比在说;‘除了我,你还会喜欢上别人么?你不会的。’这种看似暖心的回答,却一不小心触碰到了我心里最柔弱的神经,我要的不是放任放任不管,随波逐流的爱情,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女人,我需要你时不时的寒暄,我要时常知道你过得好不好,我也要了解你有没有经常提起我,我不需要你说你相信我。而这些话,我只能埋在心底,留给自己慢慢的消化。  

  看着他的侧脸,我仿佛看到了一匹正在挣脱缰绳的野马,嘶吼咆哮,随时准备着驰骋万里,有时候,我甚至会产生困住他的那个缰绳,就是我自己错觉。  

  后来,他走了,再一次离开了我的视线,短暂的相聚,却没有留下值得缅怀的美好瞬间,只有一种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之感在心中久久无法释怀。那个大学时代沉默无言的插班生,那个研究生时代活波善良的偶遇人,那个消失一年之后的久别重逢者,在我脑海里交融汇聚,缠绵浓缩,最后形成了一个我再怎么也看不清的背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