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惟卿拥入怀

第十五章 狱中男子(一)

惟卿拥入怀 朔肖 3346 2015-11-29 10:49:44

    “咔哒”落锁的声音,在寂静漆黑的牢中显得格外刺耳,舒可只觉得不舒服,这儿潮湿的环境让她曾经断裂过的手脚酸痛难忍。  

  难熬,女子嘴角依旧噙着淡雅的笑容。捡了处柴草稍干、稍厚的地方,理理微有蓬乱的长发,便盘腿坐下,脊背笔直,越发显得身躯单薄。  

  女子神情虽散漫,却不难看出她性格中的刚强倔强。  

  那个女人会是谁?她很有上位者的风范,定是一个在后宫中呼风唤雨的角色,最低也必得是妃位,再往上应该是贵妃、皇后、太后,到底是谁呢?不知道琉儿现在怎么样了,一定被她的娘环抱在怀里,偷偷地擦眼泪吧!  

  想到这些,舒可微皱的眉舒展开了,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从不远处,传来了人翻身的细微响动,眼睛处在黑暗中,看不甚清,耳朵却是更加灵敏了,这细小的声音自然落进了舒可耳中。其实从刚进这大牢,舒可便已发现了有人的呼吸声,很细,清浅安然的。说是女子,少了一份清灵;说是男子,又少了一份悠长。  

  故舒可猜测这应该是一个身体孱弱带病的男子,毕竟呼吸短促说明他并未练武且身体不佳,而清灵这一特点是男子绝对无法模仿的,说是绝对可能太过绝对,但到目前为止,舒可就是这般认为的。她从一个相信科学的世界而来,男人和女人的声带不同,声音音调也不尽相同。  

  又是柴草的悉索声,那人应该坐起身来了。  

  “姑娘好厉害,竟能一毫不损地回到这儿,小生真真佩服!”那是一个有点软哝的声音,散在空气里绵绵的,让人不禁想到羊犊的卷毛,便是那般柔软。嗓音倒不像北方人,反而像是生长于江南这些地方的南方佳子,满腹文书,吟诗作画,这是舒可对他的第一印象。虽然奇怪为什么这样一个人会被抓到黑牢之中,但舒可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她不想沾染上这些来历不明,极其危险的人。  

  过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回应,那男子轻笑了一声,“姑娘戒心真强,放心,在这黑牢之中你我看不清对方的容貌,既不认得对方,我也不会对你产生什么威胁。这黑牢可着实无聊,姑娘还是陪小生聊一聊天吧!”  

  这半带请求半带撒娇的话,舒可收起了笑容,开始琢磨。  

  没错,他们互不相识,她又初到这儿,人生地不熟,如今处境面临危险,首要之事应是了解这个空间的具体情况,或者这个国家、这片江湖的概况。  

  “好,公子想聊什么,小女子洗耳恭听。”舒可不自觉地抚上右耳的耳钉,打磨成六边形的精致黑钻,从她初次执行任务便开始戴着,至今摸着还有些硌手。那里面其实装着银针,根根剧毒,不到万般无奈之时不会使用。左耳,是毒药,任务失败时,自行了断,这也算是组织的一个隐形命令吧!  

  “姑娘想听些什么呢?”  

  “……”  

  “放心,姑娘与小生只是陌路人而已,有什么不方便呢?”男子循循善诱,声音带笑,几乎能让人想象到他此刻满面春风的模样。  

  “多谢公子,那可否给我讲讲这片大陆的具体情况。小女子初到此地,什么都不了解,便被抓至此,若能了解一些信息,说不定还能救回我这条小命!”舒可纯善轻柔地说,卧底做惯了,整个人不自觉地便陷入了虚假之中。  

  “哦?姑娘这可是在考我的史学与口才?不过既然是姑娘要求的,小生定然不会辜负!”有些轻佻的语气,融进那软软的嗓音中,却完全消弭了,只让人觉得他真的是一片好意。  

  “这片大陆名为染,据说是一位名为恬弗的善于画作的上神,用手中的笔勾勒渲染而来的大陆,后来被天帝发现,竟是触犯了天条,可大陆已成,无法再消除,便将恬弗贬下凡尘,历尽生老病死,七情六欲,轮回之苦。可恬弗却安然地在这片大陆上生存,建立了一个国家,单字为“华”,还创造出了一片繁华盛世的境况,这就是大陆最早的帝王恬弗,没有人知其来历,又因功劳重大,后人便写了这个故事来纪念感谢恬弗。当然,这都是民间流传的神话,想来对姑娘没有多大用处。”  

  舒可听到这最早的国家名字,心里泛起一些说不出的奇怪的意味,问道:“那这恬弗后来死了,还是莫名消失了?”  

  一阵闷闷的笑声传来,像是可以用手捂嘴,堵住声音:“姑娘,你说人是死了还是消失了,这问题可真奇怪,当然是死了啊!”顿了顿,像是感怀,“不过这帝王也真够奇怪,后宫竟是一人也没有,明明是一个女人,却未留下一个子嗣,好好的一个强盛的国家顿时就四分五裂了,到现在大陆上主要有北骁、南漉两大强国并肩。”  

  “女人?”舒可不由弯了嘴角,可真是件有趣的事情,这片大陆竟允许女人掌权,这恬弗还真长气。  

  “女人也可掌权,只是近年来多为男子掌权,女子的地位有些偏下了,但在南漉,也有许多女子当官,例如南漉宰相便是一个女子,名为溥(pǔ)晔(yè),而南漉太后,据外界传闻,她垂帘听政,南漉皇帝已为傀儡,但这些都是小道消息,听听罢了,也不见得能有几分真。”  

  “自然,传闻不可信,公子继续。”  

  “姑娘如今身处北骁国,当今天子是燕雄,年号为‘成天’,地处北方,较为贫瘠,这儿的将士却都是真汉子,兵力极强。最为强大的一支军队名‘炙虎’,由五皇子燕芜所创建统领,个个骁勇善战,是抛头颅洒鲜血的铁血之人。”说及此,那男子有些激动,声音高昂,似乎对这些战士极为敬佩,不由咳了几声。  

  舒可觉得虽然两人是陌生人,但她还是有必要问候一下,“公子,你没事吧?”  

  “无事,不过是儿时的顽疾,我也习惯了。我说到哪儿了?”男子的嗓音重又变为柔软,听来可人。  

  “炙虎军。”舒可提醒道。  

  “哦,对!这五皇子也极为伶俐,诗书不差,与他的武功相较还是略输一筹。他的母亲俍妃俍(liáng)武是当今将军俍黔之妹,是个少有的爱好武功的女子,皇帝特准她可以在皇宫之内、闲暇之余舞刀弄枪,这也是个极大的殊荣。许是受了母亲的影响,五皇子八岁便上了战场,表现出惊人的天赋,完全是个军事天才,如今也有十七岁了,九年之中无一次败仗。可他也很仁慈善良,不像一个在战场冲锋的将军,他不屠城、不杀妇孺、不苛待俘虏,也不主动出兵攻打他国,他说‘战事一出,百姓生灵涂炭,可他们何错之有?’,这句话可是在民间流传很广!因此,北骁皇帝迟迟不敢攻打南漉国,因为最强大的一名将军不肯助他。据说,皇帝与五皇子之间的关系因为这不怎么和谐。”  

  舒可想,这定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只是这么耿直,竟也不担心遭小人陷害,只怕好人不长命啊!  

  “当今皇后名何怡,这也是一桩美妙的姻缘,皇帝出猎时在猎场外救下了因饥饿而晕倒的皇后,便好心带回营地,谁知竟发现皇后美貌自成,性格温婉,心下欢喜,不顾臣子、太后反对,力排众议,执意纳为皇后,一时宠冠六宫。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皆说帝后伉俪情深,乃是天地之间绝配。皇后育有一儿一女,大皇子燕伊,二公主燕洱。大皇子已被封为伊王爷,赐了宫外府邸。二公主年十八,却还未婚配,这皇室之人也着实奇怪。”  

  “皇后只是一介民间女子?帝王之情不会长久,过了那个兴头,没有靠山,当年还得罪了那么多大臣,皇后的处境也不好吧!”舒可微有感慨,现代人都知道,古代帝王之情是最不靠谱的了,也只有这些古代女子才会飞蛾扑火了,心下里对皇后存了一份同情。  

  男子有些震惊,女子一般都想进那红墙高瓦之中去的,“帝王之情不会长久”这句话竟能从这样一个稚嫩的女子口中说出,还真不是一般的见识。  

  “不甚清楚,只知皇后母仪天下,温柔宽和,善待众人,颇有大家风范。毕竟这些都是皇宫秘闻,小生也都是从酒楼说书的那儿听来的。”男子憨笑了两声,舒可觉得可爱,也笑了起来。男子声音一顿,继而两人一同哈哈大笑起来了。  

  舒可只觉得许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过了,以前无论喜怒哀乐都是埋在心底,不曾抒发出来,也不能,长久以往只觉得浑浑噩噩的,整个人假的像木偶。但也许是性子使然,淡薄的她也没有什么抱怨,不曾渴望什么东西,即便讨厌自己,也还是效忠于组织,抹杀了自己。  

  ------------霖水山庄-----------------  

  “乓”地一声,冰裂纹茶杯结实地摔到了地上,茶水溅到了洁白的衣袍上,留下了几点水渍。而水旦却像是未察觉到一般,蹙着精致的眉,淡淡地问:“没有她的行踪,一点都没有吗?”  

  “是。”小厮机械严肃地回答道。  

  水旦沉思了一会儿,木窗被风吹得咯吱咯吱响,暖暖的阳光洒进屋内。  

  “拿笔墨来。”  

  小厮应声而下,不一会儿便端来了文房四宝。水旦似乎有些急切,面上虽看不出,还是那副天人之姿,但行动却透露了他的心情。他极快地落笔:琯箐兄,吾子时将至,勿宣扬。落款:水旦。  

  写完,他又匆匆递给小厮,“送给雾宫宫主,不得有误,快!”  

  这是他第一次走出霖水山庄吧!水旦站起身,他实在坐不住,心里似乎像被火烧一样焦躁难忍,因为小厮告诉他,没有舒姑娘的消息,没有人见到舒姑娘,舒姑娘……舒姑娘……舒可……  

  这感觉很奇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