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惟卿拥入怀

第九章 邀请

惟卿拥入怀 朔肖 2332 2015-10-25 10:20:25

    遇到水旦、水巧以及那个名为琯箐的神秘男子对于舒可而言实在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可有什么办法呢!她如今呆在别人的地盘,可不是把一一和她的两条小命都“托付”给了他们,自然是该忍时忍,虽然舒可平时也这样,但平时主要是她没有将那些人或事放在心上,所以也不屑搭理他们。  

  将一一带回客房,舒可又找了个借口出去晃了一圈,以极快的速度,只是这山庄实在太大了,尽管她还没有机会进入主院(有两个小厮将她拦住了,笑眯眯地提醒她“这主院只有我家庄主召见才可以进去,旁人不得踏入”)但还是耗了她一个多时辰。  

  逛了这么久,舒可也并没有什么重大发现,只是走到山庄大门口时,被一股力量反弹回来了,想来应该是将这整个山庄笼罩起来的不透水的薄膜之类的稀物,只是她那是到底是怎样掉落下来的?舒可一路都在琢磨这个问题。  

  当时只觉得脚下一阵吸力,此后便晕了过去,醒来也就掉到了这霖水山庄。  

  一定有些什么机关,可供里面的人进出的机关,这里的人也不可能一辈子窝在这里,总要定时出去采办。  

  细细回想刚才所见,舒可企图从周围那些花草中找出些线索,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不知不觉中,艳阳高升,舒可一席飘逸白裙,秀丽简约,美丽如九天仙子失意,掉落凡间,凄婉,恍若梦一场。  

  悠悠地,踱步进了院子,长发在背后摇曳,浑身散发着懒散闲适的气息,将夏日中午时分染上了些许困意。  

  一棵叫不上名字却长得极为繁茂的大树在绿坪上投下一片阴影,树下、阴影中,摆了一张恰到好处的石桌,还有两张石凳。  

  一一正坐在其中一张上,上身软软地伏在桌上,长袍掩了细嫩的小手,只露出几根白皙的指尖,微曲着搭在桌上。眼闭着,眼角是微微上翘的弧度,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似蝴蝶扑扇着翅膀,脸蛋红润,嘴嘟着,可爱得紧。  

  舒可咽了咽口水,她发誓,她此时此刻真想把他抱在怀里亲上一番,这样纯净如莲的孩子,你只想好好保护他,不让他窥见世间一丁点儿肮脏。  

  可惜,他是皇子,身在帝王家,身上背负的绝不是寻常百姓可以体会的。他会变的,变得沉默,变得善于心计,变得步步为营,可若他不变,他又如何在那偌大的金丝笼中安然生存下去?  

  舒可心中说不上是怎样的滋味,时过境迁,也许不久后她就会离开,但她绝不会忘记这个漂亮的男孩在树下小憩的模样,堪比天人之姿!  

  舒可悄悄地走到一一前面的另一张石凳上坐下,手托着下巴,看了一一一会儿,轻笑道:“别装了!”  

  一一颤抖的睫毛一顿,睁开大大的眼睛,狡黠地望着舒可,一边揉眼,一边道:‘姐姐怎么才回来啊!一一等得好困,这才趴桌上的。’  

  舒可笑着点了点头,“一一最好了,会等姐姐哦,最好了!走,我们去用午膳。”  

  舒可起身,牵起一一走回房间。  

  傍晚时分,一个小厮走进了偏院,恭敬严肃地说:“舒姑娘,庄主请您和小公子同去用晚膳。”  

  正在和一一猜谜的舒可一怔,随即笑应下来,又问:“不知庄主找我和一一可有什么事?”  

  “小的不知。”机械般的声音规整答道。  

  舒可本就料到十有八九会是这样的回答,遂心中也没有什么感觉,言语带着笑意,“请容小女进行梳妆,片刻后便去,有劳了。”  

  说是梳妆,舒可又怎会是这种在意形容状貌的人,只不过在身上多备了几根淬毒的银针,摸摸腰上的软鞭,觉得一切都妥当了,刮刮一一的鼻尖,“走了!”  

  可一一却未动,舒可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没有征求一一的意见,便独断地答应了,只是……小孩不都喜欢大餐的吗?舒可有些困惑了,“一一,我们去吃好吃的,不开心吗?”  

  一一抬了头,又迅速低下,好想回到了两人刚开始相处时候的情形,‘一一,不喜欢,那些人。’  

  舒可揉了揉一一的头发,温柔备至:“那一一就在房里用晚膳,姐姐去,毕竟这里是别人的家,我们是客人,客随主便,对吗?”  

  一一沉默了一会儿,复又抬头望着舒可,坚定地道:‘不要,一一陪姐姐一起去,那些人会欺负姐姐的,一一来保护姐姐。’  

  舒可哑然失笑,心中那颗沉寂得快要死去的心好似温暖了起来,“好好,一一陪姐姐去,到时候一一可要听姐姐话哦!”  

  一一用力点了点头,脸上泛起了红晕,琉璃般的眼却注满了认真,身上隐约散发出一股天成的皇家贵气,不可忽略。  

  彩云殿中,  

  皇帝威仪端坐主位,面上却是阴沉一片,炯炯明亮的眼眸都快喷火,下面跪了一群人,其中一个正是链夫人,埋着头,肩头不可抑止地颤抖,像是害怕,却是在哭泣。  

  皇帝低吼出声,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朕的琉儿呢?再问一遍,朕的琉儿呢?”  

  他紧紧攥着座椅的扶柄,骨节泛白,青筋毕露,眉头紧皱,那模样就像要吞了前面的一干人等。  

  那是他的小儿子,虽然是个哑子,但也是他的儿子啊!乖巧可爱,极为漂亮,他平时就格外疼他,听说病了,他身为皇帝不能来探望,但作为一个父亲,他怎么会无动于衷?可,可如今,竟是他的琉儿失踪了!这叫他怎么可以接受?  

  “臣妾,臣妾有罪,臣妾有罪……”链夫人哭得抽噎,额头一下一下毫不怜惜地撞向青石地板,那帮奴才婢女见了,也只得跟着主子磕,  

  砰砰砰,在大殿里格外响亮,那里真的有一个母亲对自己儿子无穷尽的思念与悔意,迸发出来,如一颗巨大的石头投入湖中,溅起丈尺高的水花,湿了人的衣,人的眼。  

  “算了,起来,快给我说说那天琉儿是怎么不见的!”皇帝怜惜那秀丽的女子心中懊悔的折磨,尽量轻柔地吩咐道。  

  “那天,那天臣妾带琉儿去天庙祭拜,可谁知,琉儿,他一转身就不见了!臣妾本以为他去了国师住处,但直到晚上也未见琉儿回来,派了人去国师处询问,国师却说,说他没见过六皇子……臣妾实在是不得已,还请皇上尽快派人搜寻琉儿,臣妾怎样都无所谓,只要我的琉儿平安啊……”  

  皇帝走到链夫人旁边,伸手搂过哭得梨花带雨的人儿,安慰道:“阿链,别哭了,琉儿一定会没事的,朕已经派人去寻了,只是以后一定不可以再瞒着朕了,多危险啊!快,别哭了……”  

  皇帝年过半百,白发掺在黑发里,脸上皱纹不多,线条依旧刚毅,轻声安慰时满面柔情,眼里有担忧之色,更深入却黑得无底。

朔肖

肖肖有些断,不知该怎么写下去了,呜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