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惟卿拥入怀

第六章 本公子就是看上你了

惟卿拥入怀 朔肖 2261 2015-10-14 19:09:53

    “一一,一一!醒醒,用晚膳了。”舒可推了推还未醒的一一,可这小家伙仍睡得死沉死沉的,一点没有转醒的迹象。舒可不由扶额,也怪她,一一还只是一个心智未成熟的孩子,竟然鲁莽地对他用了催眠。  

  “算了,放下饭菜,你们就出去吧!”一一摆了摆手,从床沿上起身,走到桌旁坐下,支着头无语地看婢女一盘接着一盘地将饭菜糕点端上桌。一瞬间她很想知道那什么水旦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算把一一拉起来一起吃,就他们两人也绝对吃不了这么多,他,是把她当饭桶了吗?  

  “姐姐!”舒可坏心地将左手覆上了一位婢女还未来得及撤回去的手,软软地抚着她的手背,一转,又挠到了那婢女的掌心。  

  那婢女被舒可这般“调戏”着,依旧面色不改,平静而恭顺地问道:“公子可还有什么吩咐?”  

  舒可把玩着婢女的手,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姐姐的手真漂亮,姐姐的人也很漂亮,蕙质兰心的姐姐既然都知道了,那就别再一口“公子”“公子”地唤了,是不是~~”说着,身子一转,对着旁边还端着盘子的婢女们抛了一个媚眼。  

  那一眼,令整个世界几乎都黯然失色,真正的狐媚女子,即便是刻意而为也显得自然天成,呼吸间摄人心魄。 

  那婢女微微愣了一下,便已回过神,将手抽出,两手交握放于腹前,淡淡地应了一声是。  

  舒可又挂上了礼貌疏远的笑容,那清丽绝色的女子方才一瞬的妩媚好似是众人一时眼花,流星般绚烂,却短暂,她淡笑着:“舒可实是吃不下这么多,剩下那些便不要再上了,端下去吧!”转而对着刚刚被她“轻薄”的婢女微微颔首,“有劳姐姐了!”  

  “怎会?姑娘有礼了。”那婢女福了福身,便领着一干众人退出了房。  

  舒可看着她们离开,左手不自觉地摩挲着还是没有知觉的右手,笑容不离嘴角,虎口有茧啊!单单是个婢女,这霖水山庄真是深藏不漏哪!  

  舒可望着空空的院落,一个人影都没有,可谁知道究竟有没有人呢!她起身关了门,望着头顶透过明澈的河水映出来的月亮,心中不由佩服,能将这么大一座山庄置在水下,还真不是寻常人的思维,一定是个奇人!可惜了这种美景虽然新奇,却比不了路上的生活!清楚看着日月星辰可不比模糊欣赏好得多了。  

  舒可回到桌旁,用左手拿起筷子,熟稔地夹起饭菜,那姿势,自然就好像她生来便是这样吃饭的。  

  油灯不时爆出“噼啪”的声响,刘海在舒可的脸上投下了一片阴影,看不清神色。  

  舒可在寻思着,她出去之后首先得把一一送回他本该待的地方,其次她要想办法回去,走遍这片大陆,她就不信她会被一辈子困在这儿,至于盘缠,那些她顺来的银票应该够了,万一不够她可以找一份活儿干,总不会饿死了自己。  

  吃完,搁下筷子,还剩下许多,舒可暗想:这些古人就是会浪费,穷得能讨饭,富得却能流油。  

  她正想开门去叫婢女进来收了这些饭菜,刚走了几步,眼神一冷,三根银针脱手而出射向身后。  

  “砰砰砰”,三声银针入木的声响,却没有一个射中了人。舒可优雅地笑着转身,一个绿衣邪肆的男子正倚在梁柱旁,那三根银针整齐地插在据他脸不过两寸的地方。  

  银光闪闪,男子笑得依旧动人,一双凤眸最是摄人,剑眉斜飞,鼻梁挺直,唇色红润,肤色白皙,妖娆似蛇。

  “阁下有事?”舒可笑地明媚动人,眉宇间的未落的稚嫩令她整个人气质陡换,好似一个邻家女孩般清纯无害,完全不同刚刚的银针,直刺人的死穴。  

  “舒可。”男子凤眸微眯,打量着眼前极会伪装的女子,极为肯定地说道。明明不过二八年华却处事圆滑,从容不迫,果然有趣!  

  “你认为你能伤了我吗?”绿衣男子瞟了一眼舒可左手中蓄势待发的银针,有些不屑而狂妄地说道。  

  舒可惊了一惊,她的动作极为隐秘,他竟还能观察到,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  

  她将手中银针隐了去,“不敢,不过阁下到底为何来此?可否告之?”她笑得纯真。  

  “不过是得知美人在此来一见而已,还想搏美人芳心呢!谁知竟是个带刺的……”男子无所谓地摊了摊手,一副你怪不了我的模样,转而嘴角一勾,又笑道:“不过,我更感兴趣了!”  

  “小女子蒲柳之姿怎么敌得上阁下的玉树临风,绝世风姿,竟不惜成为梁上君子只为一窥,当真辜负了阁下用心。”舒可歉意地低了低头,笑容不再那么灿烂炫目。  

  男子被说成梁上君子,却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修长的手指将三根银针一根根拔下,“好口才,可本公子就是看上你了,你能奈我何?”说着,手一弹,银针飞出。  

  舒可迅速抬手,疾风雷电般地接下银针,在右手的袖袍上不急不缓地抹着,明明银针依旧透亮,并没有不干净的东西,她却大大方方、毫不避讳地男子面前擦拭刚刚经了他手的细针,神情极为认真,“无奈,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男子的笑容僵了,一时间哑口无声,他何时被人如此奚落过?这怕是他生平第一次了。  

  “好个牙尖嘴利的刻薄小娘子,你可记住了,我琯(guǎn)箐(jīng)还会来找你的!”男子一个纵身,便没了人影,窗子还“咯吱咯吱”地响。  

  琯乐声声,箐竹幽幽。  

  舒可将窗户关上,又叫来婢女收了已冷却的剩菜,只留下几碟糕点,如果一一醒了,也不至于饿着。  

  走进内室,舒可发现一一不知什么时候已醒了,坐在床沿上,双脚踏在地上,也未穿鞋,两手撑着床,青衣松松垮垮的,衣襟半开,黑发垂落,掩住了半面容颜和那如玉春色,白与黑的鲜明对比冲击着视线,隐隐绰绰地撩人心弦。  

  舒可暗叹一声,急急地走过去,“一一,当心着了凉,快上床。”  

  一一好似恍过了神,抬起头看向舒可,刚睡醒的眼眸,雾气朦胧,微醺微醉,细腻的脸颊上泛着淡淡粉色,莹润的红唇微张着,格外诱人。  

  舒可看着不禁一愣,想想又有些好笑,她竟然能被这十二三岁的孩子给勾了魂,也是丢脸。  

  ‘姐姐,一一不想睡了。’  

  “是吗?拿起来吃点糕点吧!你先穿鞋,我把糕点拿进来。”舒可又向外走去。  

  一一弯起了眉眼,欣喜地点了点头。舒可娇笑一声:“一一是个爱吃鬼哦!”  

朔肖

加油,亲们要留言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