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惟卿拥入怀

惟卿拥入怀

朔肖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5-10-05上架
  • 41891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二章 逛夜市

惟卿拥入怀 朔肖 1886 2015-10-05 20:54:15

    “先让姐姐去换身衣服,我们再去客栈,好不好?”舒可轻轻问道。  

  燕琉听舒可一说,本来渐渐消退的躁意又一股脑儿冒了上来,舒可看着脸不断涨红的燕琉,宠溺一笑,低头看看自己完全露在外面的腿,虽然并不丑,可的确超出了古人的接受范围,她轻笑着揉了揉燕琉额前的刘海,牵着他向布衣坊走去。  

  “姑娘,我们店里的……”那布衣坊的老板还未介绍完,便噤了声,目瞪口呆地看着舒可和一一旁若无人地走进店里。那白皙修长的腿移动着,老板的目光也随之移动着,好半会儿,才勉强回过神来。  

  “姑,姑娘,我,我们店,店,你随便看!”说完,那老板竟一溜烟跑进了布帘后,头也不回地溜了,舒可正不知该怎么办,布帘后又走出来一位妇人,看样子应该是这家店的老板娘。  

  舒可不由笑出声,现代和古代的人差别竟有这么大!银铃似的清脆笑声吸引店里所有的人,燕琉好奇地抬头看去,不期然又看愣了,杏眼弯弯,俏鼻微皱,樱唇裂开一个并不张扬的弧度,洁白晶莹的贝齿若隐若现;而另外些人,都皱起了眉,这女子怎的如此放荡!  

  舒可又恢复了悠然的淡笑,不慌不忙地挑起了成衣,丝毫不受别人视线的影响。  

  最后,她只挑了两件男子的青色长袍,一件稍大给她自己,一件稍小的给一一,一一身上的那件镶了金线的华服实在太引人注目了,她可不想惹什么麻烦。  

  舒可和一一就在店中换上了衣服,她又乔装打扮了一下,再出来时,已是一个男子的模样,只这“男子”太过阴柔罢了。  

  舒可要了一块布,将书包和两套衣服包好,她不想在这地方长待,她还是要想办法回去的,若是有办法的话。  

  付了钱,舒可又多了好些银两,背在身上也是不轻。  

  “一一,姐姐带你逛逛夜市,想要什么尽管说,这银两背在身上不是一般的重啊!”舒可有些无奈,早知如此,她应该再顺点面值小的银票。后悔啊……  

  一一用力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像展开的蝶翼,继而又裂开了嘴无声地笑,舒可看到一一欣喜的模样,心中不禁暖暖的,又不禁气愤,这样阳光的孩子那淫贼竟也想欺辱,真是不可饶恕!  

  一一急切地拉着舒可跑向最近的一个摊子,那里在卖糖人。师傅的手艺及其娴熟,不一会儿一个活灵活现的小人便用糖淋了出来,舒可和一一看得都目不转睛,这两人一个都没有见过这类新奇的玩意儿。  

  舒可和一一两人手里各拿着一串糖人,满意地吃着,嘴角沾上了糖屑也不自知,真是两个没有长大的小孩混到一起去了。  

  吃完糖人,还有糍糕、桃花酥、梅花糕,甚至是瓜子,两人都各抓了一大把,欢喜地磕着吃,看那馋样还以为比山珍海味都好吃呢!  

  “一一,那儿有卖艺的,我们去看看!”舒可紧紧牵着一一的手,挤进了拥堵的人群,两人硬是挤到了最前排,吞大刀、碎大石、舞狮……看得两人目不暇接。  

  舒可还不时紧张上一把,“一一,别看别看,会做噩梦的。”话虽如此说,两人依旧眼也不眨,津津有味地看着。  

  “慢点,一一,抓紧我的手。”舒可牵着一一又从那拥堵不堪的人潮中挤了出来,两人的手心都是汗津津的,却仍紧紧地,不放开。  

  男孩墨黑的眼瞳中是女子俏丽的笑颜,满满的都是痴迷,这颗种子投入了心中,开始渐渐生根发芽。  

  “哎呀,一一,我们玩了这么久,可还剩好多银两,怎么办?”舒可愁了,怎么好像没少多少呢!还这么重分量,又不是给她训练的,干嘛要受这份苦呢!  

  一一环顾周围,便牵着舒可向街道一角走去,那里有许多乞丐,蓬头垢面,衣衫褴褛,骨瘦如柴,舒可笑着揉了揉一一的头发,轻声表扬道:“一一最棒了!”她走上前去,将银两分给了那些乞丐。  

  乞丐止不住地磕头,抽噎地感谢着:“谢谢公子,谢,谢谢两位公子!”  

  舒可淡笑着回应:“不用。”说完,便和一一离开了。  

  身后有一道探究的目光混杂在乞丐中,直射向舒可,难以忽略。舒可觉得奇怪,转头望去,疑惑的目光一一扫过,并未发现异常,这才转过身。  

  躲在墙壁后的男子可并未忽视,那道目光中暗藏的犀利,他轻笑了笑,好有意思的女子!竟能拐着……那孩子上夜市!  

  右相府中,  

  柳醉正跪在厅中,右相柳偲拿着一臂粗的棍子背着手在他身旁焦急地转着,步伐凌乱,他语调颤抖地骂道:“孽子!孽子!六皇子你都敢抓进府,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为父迟早被你给气死了!你个不长进的!”说着,拿起棍子就往柳醉身上抡去。  

  “爹!爹!我错了!我哪知道那是六皇子,那都是那些下人抓来的!他们也不认识六皇子,抓错了也情有可原的。”柳醉大声求饶着。  

  “你,你还敢顶嘴,你这般不成器,是要害死为父啊!从今天开始,不允许你踏出家门半步!”柳偲气得快炸毛,不要钱似的打着柳醉。  

  “爹,爹,别打了!”门外传来了年轻女子的维护声,“爹,你再打下去,哥哥会死的,还是想想该怎样和皇上交代为好!”  

  柳偲扔了棍子,不解恨地又踹了柳醉一脚,这才在下人的搀扶下回了书房想法子去了。  

  右相之女柳匙轻轻扶起柳醉,也回了房。  

朔肖

多多留言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