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残影断魂劫

第三十八章(6)

残影断魂劫 以殁炎凉殿 3336 2018-05-17 02:36:48

  福亲王气得难以言喻,而平庄主又在旁劝解,不得已强压下火气,退了出去。这样相互窥探的日子又过了几天,一大清早,上官耀华例行给平若瑜梳洗,向她瞟了一眼,自行走到窗前眺望风景,似是自语,又似是漫不经心的道:“既然已经醒了,又何必再装睡?我有几句话跟你说,起来谈谈,如何?”

  过得片刻,躺在床上的平若瑜忽然叹了口气,双眼极其缓慢地抬起,似乎眼皮上压了千斤重担,本来精灵古怪的目光转为暗淡浑浊。眼珠僵硬的转动,从墙壁四角落到上官耀华身上,轻声道:“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躺在床上?这里是哪儿?发生了什么事?”

  上官耀华一怔,随即想到人有失忆,往往是脑后遭受重击,血块淤积所致。平若瑜虽然也曾闹得精疲力竭,但还不至于失去记忆,不过是大病初愈后的疲倦,淡淡的道:“现在还有些事,你没能回想起来。那就等你记清了,我再同你说话。”

  平若瑜皱了皱眉,稍加回想,脑中便如被数块沉重石头同时挤压,痛得要晕了过去。眼前金星直冒,脑中一片空白。双手按住太阳穴,死死咬住嘴唇,经历过一番地狱般的折磨后,此前的一幕幕终于回到了脑海,却是更令她痛彻心肺的沉重打击。仿佛有血倒灌入喉咙,全身的每一根筋脉、每一寸皮肤都被撕裂成了碎片。

  好一会儿,强装出满不在乎的语气,道:“哦,我记起来了,我在平家庄功亏一篑,一时冲动之下,竟生出与那群人同归于尽之念,现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死而复生,实在是什么都不重要了……我还记得,那时是你救了我,你告诉我要珍惜来之不易的生命,说我并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我那时虽然神智不清,可是好奇怪,你说的话,我却每一个字都听在了耳中。你最后还说……说你对我……”

  想到与上官耀华当众接吻,周围还不断落下石块,惊险万分,不由心有余悸,同时面颊却也悄悄染上了一层红晕。她究竟是少女心思,平时再随意说笑,但等真正与男人亲密相触,还是忍不住如寻常闺阁少女一般,脸红心跳不止。

  上官耀华脱口打断,也同时将她的美好遐想击得粉碎,冷冰冰的道:“不要再想了,当日你所听的,所看的,都不过是一种假象而已。甜言蜜语固然令人心醉,但那仅能止痛,却无法疗伤。要是将那些话当真,将来吃亏的是你自己,我劝你还是彻底忘掉,就当是做了一场噩梦的好。”

  平若瑜叹了口气,道:“在昏迷中,我还不断的提醒自己,那不是梦,不是梦……也许正因着这种自欺欺人,我才能从漫无边际的黑暗地狱回到人间。可你……对我总是这么残忍,竟连仅有的一点回忆,也不肯留给我……”

  上官耀华心头也闪过一丝恻然,随即硬起心肠,道:“跟你实话说了,也是为着你好。人不能长久活在欺骗中,否则将来等你明了真相,打击只会更大。”停了片刻,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也太任性了,就为着自己一时冲动,毁了你爹的山庄,甚至还想让所有人都来给你陪葬?”

  平若瑜眼中滚动着大颗大颗的泪珠,轻声道:“人家也知道错了嘛,可是……我闯下这么大的祸,爹爹一定恨死我了,他再也不会原谅我的了……”

  上官耀华看着她满面泪痕,安慰道:“那倒不然,你爹爹很心疼你,你这近十日昏迷不醒,他常来探望,现在也是刚走不久。他似乎觉得,你会变成这样,全是他过于忽视你,所造成的过错,倒来奢望你这个女儿宽恕呢。”

  平若瑜苦笑道:“不知你是安慰我还是怎样,总之……你不眠不休的照料我,辛苦你了,多……多谢。”

  上官耀华极好面子,虽然巴望着给人崇敬感恩,但真有人当面说了出来,尤其又是以一种柔软甜腻的语气说出,倒也不免尴尬。强撑着道:“谁……谁说的?我才没有那种闲心,要来时刻关心着你的死活。现在也不过是……刚好进房来……取些东西。”

  平若瑜微微一笑,道:“世人往往都是对人存有坏心,才死命遮掩,倒也偏有你这样的怪人,明明心里对人家好,却总是不肯承认。你要是并没时刻守着我,又怎知我整整昏迷了十天?”

  上官耀华料不到这小丫头昏迷过后,口才倒更是成倍见长,慌乱争辩道:“没有!你不要自作多情,你的死活,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要不是奉了义父之命,我绝不会在你这里浪费时间。”平若瑜微笑道:“我不管是出于谁的命令,但你要是对我确然毫无情意,又怎会乖乖听你义父的话?就算当面应了,以你的聪明才智,难道便不会阳奉阴违?你待我可真不错,我好欢喜。”

  上官耀华冷哼道:“还欢喜什么?再这样下去,咱们之间可要不清不楚了。令尊大人眼下对你歉疚有余,着实了解不足,你知不知道,就在你不省人事的这几天,你的终身大事早已给人定下了!现在你爹爹跟我义父,两人不知是中了什么邪,一门心思,非要让咱们成亲不可,我知道你一定不愿意,现在我的话不起半点作用,但你爹爹对你心存悔意,你再有任何要求,他都不会拒绝。到时你只管去对他说,你并不爱我,在你眼里,我什么都不是,根本配不上你这位高贵的大小姐。随你将我说得怎样一无是处,我都无所谓,到时宣扬开来,也是你平大小姐看不起我上官耀华,于你面子上也过得去了。如何,这笔交易,你做是不做?”

  平若瑜听得父亲要自己嫁给上官耀华,连自己也未曾察觉,脸先“唰”的红了,等他滔滔不绝的说罢,才小心翼翼的道:“你先说了那许多,可从没问过我的看法啊?我……几时说过不愿意?”

  上官耀华听出她语气中隐含几分情意,暗暗祈祷是自己听错,冷哼道:“怎么,像你这样高高在上的大小姐,难道还肯下嫁我这种一文不名的小子?我早已跟你说过,我在平家庄给你说过的话都是假的,你不必为此介意。别傻了,我义父不过是看中四大家族的权势,足以合作利用,他现在一切的宽厚和蔼,都无非是取悦于人的一种手段。现在平家庄毁了,你的地位也从此一落千丈,我义父忍得一时,忍不得一世。现在他还拿你当做贵客敬重着,真等咱们拜过了堂,做了福亲王府的媳妇,再等你爹一走,那就是自家的内部棋子,利用起来得心应手,不会再留半分情面。你假想中的一切美好都不会出现,等待着你的只有现实的残酷!我都是为了你好,才对你说这些。还是早听从我的计划行事,对大家都好。”

  平若瑜咬了咬嘴唇,强忍住欲夺眶而出的泪水。想到从前与李亦杰拜堂成亲,却从未圆房,而等他见到南宫雪,却立即不顾一切的离开了自己。就连他最初答应留下,也是为这位青梅竹马的师妹。

  论相貌,论家世,论武功,论心智,自己到底有哪点比不过南宫雪?为何那样的女人,却能令自己唯一曾动心过的男人归心似箭,不顾一切,也要回到她的身边?

  但她在上官耀华面前一向装作十分强横,在这最后关头也不愿失了颜面,强笑道:“好啊,那我就答应你了!反正……反正本小姐也不吃亏,还可以顺便败坏承王殿下的名声,那好得很啊!对了,你还没给我说过,这里就是福亲王府?真豪华的房间!都是你的地盘?”

  上官耀华好不容易说服她拒婚,心下正觉快意,道:“要是如你所言,那倒好了。别看我空有一个小王爷的头衔,实则不过是说来好听的,要论府中实权,还是全由我义父操控着。别说这偌大王府不是我的地盘,甚至就连最基本的落脚之处,好比一张床、一把椅子,一旦我犯了错误,惹得他恼,也是再无法享有的了。寄人篱下,处处看人脸色行事,何等凄凉,你这大小姐又怎会明白?”

  话音刚落,就听背后一人呵呵大笑,道:“这房间里说说笑笑,好热闹啊!耀华,怎地本王前脚刚到,就听到你在平小姐面前开罪我?这些话给她听去了,倒真要让她以为,我便是个古古板板的老顽固,岂不糟糕?”

  上官耀华循声望去,却原来是福亲王与平庄主到了,也不知两人先前的谈话,却给他们听去了多少。硬着头皮道:“孩儿可不敢对义父有任何非议。平小姐刚才醒转,我正向她夸着您呢。”

  福亲王笑道:“臭小子,越来越滑头,当着本王的面,也敢睁眼说瞎话?刚才我分明听到什么空有王爷头衔,什么连一张床也没有,什么寄人篱下,何等凄凉,你倒是说说,这些话怎能算作夸我?讲得出道理来,本王倒也佩服你了。”

  上官耀华道:“孩儿不敢欺瞒义父,方才是向平小姐讲述……您当年驰骋沙场的英勇事迹!假设我是敌方部落的某位王子,给您逮住以后,过着生不如死的阶下囚生活,连一口水也没得喝,一张床也没得睡,似这般寄人篱下,何等凄凉?”

  福亲王大笑道:“你的嘴皮子,耍得倒是越来越灵巧,敢来向义父打马虎眼?要是你所言属实,我可要落得个严刑逼供的罪名了。”随后又向平若瑜道:“瑜儿,现在感觉怎样?身子可大好了?怎么就起来活动?”

  平若瑜轻声道:“好得多了,谢王爷关心。小女愚昧,多承王爷开恩收留,小女感激不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