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爱山贼男

第九十章 向儒,我们走

我爱山贼男 孙树环 1228 2014-12-13 10:45:36

    展叔死了,这么好的一个人竟然被逼死了,这事儿太残酷,太没有人性了。

  对于展叔的死,我很是伤心。

  在我的心里,展叔就像是我的父亲,我的身体里流淌着展叔的血,我今天的成功,源于展叔的出手相助。

  当时,我出车祸的时候,要不是展叔现出自己宝贵的鲜血,怎么会有我这阳光灿烂的生命?要不是展叔助我求学,我怎么会有丰富的知识,开阔的眼界?我怎么会摆脱受苦受难的厄运?我怎么会有事业的成功?爱情的幸福?

  知识改变命远,知识成就梦想,可对于我来说,说到底,还是亲爱的展叔改变了我,成就了我。

  展叔为我铺出了宽广的生活之路,有了展叔,才有了我叶子,才有了我叶子的今天,有了展叔,才有了我现在的好日子。展叔这么好的一个人,他竟然在商战中被吞掉了生命,真是太可惜了,太让人痛心了。

  我不能原谅王宏,说什么我也不能原谅他,他这么做真是太过分了,他太可怕了他,他的心怎么这么狠呢?

  我设置他,一定设置他,我不想跟他说话,不想理他,他这人太花,太阴,太狠,太让人受不了。

  王宏打不通我的电话,他就在Q上呼唤我,我不搭理他;他就在博客上跟我说话,我也不搭理他;他往我邮箱里发邮件,我更是不理他;他给我发快递,我看都不看就直接扔进粉碎机里了。

  一连几天,王宏跑到我的别墅来找我,我避而不见,连门儿都不让爱文给他开。

  王宏给我身边儿的人打电话,打塞罗的,向儒的,爱文的,他求他们帮他说说好话,他想见我;不见不见,说什么也不见,我就是不见他,他太不像话了他,可恶!

  我向心怜和晓梦诉说了积压在心底的郁闷,她们俩都非常支持我。

  晓梦说:“不理他,晾着他,还反了他了,太缺德了,不能轻易放过他,三条腿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遍地都是,谁怕谁呀?”

  “对叶子,不能随随便便饶了他。”心怜给晓梦帮腔。

  一段时间以来,发生了这么多让人堵心的事儿,我的心情很不好,我的心好累,好累好累。

  向儒心疼地对我说:“董事长,你的脸色不太好,别太伤心了,少熬点儿夜。”

  听了向儒体贴的提醒,我不禁难过的流下泪来。

  “向儒,带我离开这里,我好累,身心都累,我讨厌尔虞我诈,我讨厌耍心机弄阴谋,带我离开这里,找一个世外桃源,我们去过一段清净的日子,我们走,向儒,我们走。”

  “董事长,咱们去美国纽约的别墅吧?我们走的远远的,你也好清净地休养休养。”

  “去美国?不行不行。”我说,“那儿太远了,我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不知为什么,一说去美国我就有些心慌,有些不舍,心里很不踏实,老觉得美国不是家,我的家不应该在那里。”

  “要不,咱们去我的老家吧。”向儒说,“我的老家是一个很古老的江南小镇,依山傍水,清静幽雅,是个安享清闲的好地方。”

  我想了想,觉得也不妥。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西部,我说:“咱们去黄土高原吧?那里有休闲的好去处吗?”

  “董事长。”向儒沉沉地说,“你是不是不愿意走啊?要不……”

  向儒还没说完,我就打断了他:“不不不向儒,走,我们走,一定得走,好吧,咱们就去江南吧,你去安排,越快越好。哎对了,记得保密。”

  “知道了董事长。”说完,向儒出去准备行李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