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爱山贼男

第九十一章 董事长,我爱你

我爱山贼男 孙树环 1866 2014-12-24 14:22:12

    我和向儒到达小巷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一夜的安睡,驱走了旅途的疲劳,第二天早晨,我早早地起了床。

  怪不得向儒选择带我回乡呢,这里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安安静静的小院子里,里里外外都是郁郁葱葱的橘子树。嗅一嗅,凉凉的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清香。打开院门儿,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小河,小河两岸青砖铺路,宽宽的青砖路直通远方。小河上,隔不远就有一座小巧的石拱桥,小小的石拱桥连接着小河两岸的人家。

  小河两岸,家家户户全都是绿树环绕,鸟语花香。晨曦中,河里的小船悠悠地摇动着。

  我徜徉在江南古老的小镇上,宛如游走在小桥流水人家的灵秀的画卷中,梦一样的美,水一样的灵,花一样的香。

  这里没有雾霾,没有堵车,没有喧嚣,这里天蓝、树绿、水清,这里空气清新阳光明媚,这里祥和安静,生活平稳,悠闲舒适。

  早饭后,向儒弄来一条小船,我们一边划船一边闲聊,真是悠闲自在,好不惬意。

  “向儒,你真是幸运,从小在这么灵秀的美景中长大,怪不得你那么机敏灵光呢。”

  “董事长,喜欢这里吗?”向儒幸福地笑着问。

  “何止是喜欢啊,非常非常地喜欢。”

  “董事长,小巷镇真有那么美吗?我怎么没看出来呀?”

  “当然美了,你看啊,这里怎么看怎么美,哪儿哪儿都美不胜收。”我四下里指点着,“这里,这里,那里,一步一画,一步一景,真的不夸张,你呀向儒,从小生活在画里,眼睛看皮实了。”

  向儒笑着说:“董事长,我不是皮实,是眼拙,董事长学富五车,审美能力高,董事长眼里的小巷镇,不知要比向儒眼里的小巷镇美上多少倍呢。”

  “向儒,你什么时候学会拍马屁了?”

  “董事长,不是拍马屁,是大实话。”向儒笑得很开心。

  “向儒,你这不是挺爱笑的吗?从离开省城到现在,你一直都在笑,你原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整天老是绷着脸,喜怒哀乐不形于色,跟个木头人似的,我还以为你不爱笑呢。”

  “董事长,你见哪个保镖整天乐呵呵的?大家不都是威严得跟个门神似的吗?”

  “你现在怎么不威严了?”

  “身份变了。”

  “什么身份?”

  “家庭妇男啊。”向儒说着又笑起来。

  “真有你的。”我说。

  晚上,我建议去小巷镇的餐馆吃饭,去品尝品尝南方菜的风味儿。

  “咱还是在家里吃吧,小镇的菜我怕你吃不习惯。明天下午我带你去茶馆儿喝茶。”向儒建议说。

  “好啊。”我说。

  来到小巷镇,我变成了一个听话的孩子。

  向儒做了几个我平时爱吃的菜,我们在小院子里放个小桌子,坐在小板凳上安享晚餐。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想到了夫唱妇随。

  晚饭后,为了打发时间,向儒拿出了随身带来的平板电脑,《读友》报,还有小零食。

  向儒真细心,他想得可真是周到。

  平时一闲下来,我就喜欢吃些小零食,看看《读友》报或者新闻、电视剧什么的,这些习惯向儒都想着呢,一样东西都不缺。

  今晚我的兴致很好,我很愿意跟向儒拉呱。看得出,向儒也乐意陪我。

  “董事长,你猜,我们走在小镇上,阿公阿婆说什么了?”

  “他们说什么?”

  “你猜啊。”

  “我哪儿猜得到,他们说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他们说,快来看呢,向儒领回来媳妇了,可漂亮了。”向儒看着我笑。

  “瞎说。”

  “真的董事长,我没骗你。”向儒很认真地说。

  “我是你媳妇吗?我漂亮吗?”我问。

  “媳妇不是,不过,漂亮那是自然,董事长,你虽然是北方姑娘,可你长得跟南方的姑娘没什么两样,小巧,水灵,秀气可人,可漂亮了。”向儒笑着,眼睛里闪着迷人的光芒。

  “不行了,老了。”我说。

  “说什么呢董事长,你才多大呀?才26岁,比我还小呢。”向儒努起嘴。

  “跟你闹着玩儿呢。”我说,“哎向儒,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像什么?”

  “像是一对过日子的小夫妻。”向儒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说,“咱们还真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董事长,我们一辈子这样好不好?”向儒凝视着我问。

  “好啊。”我说。

  “咱们一辈子生活在这里好不好?”向儒凝视着我。

  “哎,这个问题我可没想过。”

  “现在想想可以吗董事长?”向儒凝视着我问。

  “不行,这个问题太严重,不好想。”

  “董事长,假如让你一辈子生活在这里,你愿不愿意跟我相守?”说着,向儒亲切地拉起了我的手。

  向儒跟我的亲人似的,我依赖他依赖惯了,我真的离不开他,可是,我对于他,确实没有终生伴侣的感觉。

  向儒凝视着我,眼睛里盈满着泪水,他认真地对我说:“董事长,我真的非常喜欢你,你有知识,有文化,有才干,我文化不高,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可是董事长,我是真心地喜欢你,真心地爱你的。”

  “向儒,这个话题太沉重了,咱不说这个了好不好?”

  “好的董事长,我不为难你,但是,向儒一定让你知道,我爱你,非常非常地爱你,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我就是要陪伴在你的身边,永远永远不分开。”说完,向儒深情地拥抱住我,久久不肯松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