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爱山贼男

第八十八章 我是谁呀

我爱山贼男 孙树环 1969 2014-12-13 10:43:49

    冲出王宏家的小院子,我浑身上下立马儿轻松起来,感觉就像是鸟儿飞出了笼子一样,海阔天空,可以自由自在地飞翔了。

  “王宏,你净瞎说,你的父母一点儿都不平易近人。”我努着嘴对王宏说。

  “还不平易近人啊丫头?你还打算让我父母怎么着啊?”王宏瞪大眼睛不以为然地说。

  “他们太严肃了,跟我说话,他们跟站在讲台上给学生上课似的。要是说平易近人嘛,最起码也得让我觉得自己不是学生吧?”我说。

  “他们都当了一辈子老师了,你让他们身上去掉老师味儿,很难。”王宏为难地说。

  “就是说嘛,跟他们讲话,我老是有被老师训斥的感觉,就像老鼠跟猫在一起一样,胆战心惊的。”

  “有这么严重吗?”王宏不以为然。

  “怎么没有啊?因为是你们家,所以你才什么都感觉不到。”接着,我一转话题说,“哎,你说,你的父母对我的印象怎么样啊?”

  “肯定错不了,你没从他们的眼神儿里看出来呀?”王宏兴高采烈地说,“他们的儿子这么优秀,看上的人能错得了?”

  “你就喘吧。”我装作很不屑地白了王宏一眼。

  “怎么着怎么着?你看不上我呀?”王宏面对面紧贴着我扬起下巴。

  “看不上,怎么着吧。”我冷下脸说。

  “你怎么跟万花筒似的?说变就变啊?”

  “是吗?”我不以为然。

  “是啊,”王宏努着嘴,“你不是说我是你这辈子最无怨无悔的选择吗?怎么又看不上我了丫头?别吓我丫头,我害怕。”王宏摇着我的胳膊冲我坏笑。

  “吓死你。”

  “那可不行,如果我死了,像你这么有文化有本事的‘白骨精’,到哪儿去找老公啊?谁还能配得上你啊?世上不多了一寡妇吗?”

  “贫,贫,你太能贫了你,找扁。”我冲王宏亮出拳头。

  “不好啦!‘白骨精’打人了!”王宏一边喊一边往对面的小山上跑。

  “站住,等等我。”我追过去。

  我和王宏一起来到对面的小山上,我们肩并肩站在小山之巅。

  “丫头,看见这山没?小时候,我和小伙伴儿们常常在这里玩儿山贼的游戏,什么留下买路财呀,杀富济贫呀什么的。”王宏很得意地说,“我就是这么玩儿大的。”

  “怪不得你身上有股子帅帅的山贼气儿呢,原来是从小玩儿出来的呀?”我惊喜不已地说。

  “对呀,就是从小玩儿出来的,霸气不?”王宏挺直了腰板儿问我。

  “霸气。”我高兴地回答。

  “豪迈不?”王宏紧接着问。

  “豪迈。”我答。

  “帅不帅?”王宏又挺了挺腰板儿。

  “帅。”我笑着说。

  “喜欢不?”王宏凝视着我。

  “喜欢。”我傻傻地回答,跟个可爱的傻丫头似的。

  “傻丫头,天真可爱。”说完,王宏抱起我,深深地吻我。

  良久,我们从爱河里游出来,我张开双臂,大声说:“叔叔,看,天地好辽阔!这里比我们的省城视野开阔多了,我的心胸好开阔,好心旷神怡。”

  “我也是。”王宏颇有同感地说,“离开了高楼大厦,离开了拥挤的马路和高高的楼群,连喘气儿都觉得舒畅。”

  “叔叔,你看,你看咱们王家坡,镶嵌在广袤的山野之中,多美呀!就跟一副画似的。”我扫视着天地之间的美景,兴奋地说,“叔叔,我,你,王家坡,还有大自然,我们组成了一幅画,绝美的画。”我喜不自禁。

  “这儿好不好丫头?”王宏兴奋地问。

  “好。”我回答的很干脆。

  “咱们在这儿结婚生娃吧?我做黄土高原上的汉子,你做黄土高原上的婆姨,怎么样?”

  “可以呀,你的想法儿不错。”我表示同意。

  “省城还回不回了?”

  “回呀。”

  “你有分身术啊?”

  “我们一会儿住王家坡,一会儿住省城,两下里跑。”我笑着回答。

  “咱们的王家坡和省城哪个好?”王宏问。

  “都好。”我答。

  “真的吗?”

  “是啊,只不过是各有优缺点而已。”我掰着手指一本正经地分析说,“省城呢,资源丰富,信息发达,交通方便,各种服务比较齐全,机会也比较多,非常有利于个人发展,尤其是适合我们俩这种怀揣梦想的人。不过,城市也有城市的弊端,像污染呀,拥堵啊,什么高房价高房租,生活成本高呀,生活节奏快呀,生存压力大呀什么的,等等等等。”

  “咱们王家坡呢?”王宏认真地问。

  “傻子,反过来想啊。”我说。

  王宏想了想说:“资源短缺,信息不灵通,交通不便,各种社会服务差,机会少,个人发展受限制,对不对?”王宏问。

  “不错,是个好学生。”我逗王宏。

  王宏接着说:“不过,我们王家坡污染较轻,交通不赌,住房宽敞,成活成本低,生存压力小,生活节奏慢,生存环境更人性化。”

  “完全正确,加十分。”我冲着王宏嘿嘿地傻笑,用力拍了拍他的肩头。

  “傻丫头,怪不得是并购专家,看问题够透彻的。”

  “当然了,我是谁呀?万里亿里挑一的叶子啊。”

  “是啊,咱是谁呀?有文化有本领的帅哥呀,要不,我怎么会被这个傻丫头看上呢?”王宏学着京腔捏着嗓子说。

  “又贫是吧?”我斜眼看着王宏。

  “是吗?我贫了吗?我敢贫吗?”王宏也斜视着我,很狡猾地笑着。

  “是啊,我是女贼,敢贫,小心砍了你。”我顺着王宏的杆子往上爬。

  “傻丫头,真是爱死你了,这辈子你休想离开我,我就是粘着你。”王宏傻傻地说。

  “奥,我死定了。”我一闭眼倒在了王宏的怀里。

  “奥,我也不活了。”王宏抱紧我,挺直了身子,把眼睛也合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