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爱山贼男

第五十四章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我爱山贼男 孙树环 1888 2014-09-29 10:44:04

    在省城,我很喜欢逛农贸市场,这里有日用百货,有服装鞋帽,有瓜果梨枣,有鸡鸭鱼蟹,有白菜萝卜和大葱……来到农贸市场里的感觉很奇妙。我徜徉在市场里,就跟游逛在我们家乡的集市上一样,在这里,我能看见家乡,我能闻到家乡的泥土芳香,在这里,我能找到回家的感觉,回家的感觉真好。

  “董事长,备点儿年货吧?容易保存的该备了,到年根儿底下买,好多东西又得涨价。”向儒跟在我身后,提醒我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向儒,你看着买吧。”

  在我的影响下,向儒也养成了勤俭节约的好习惯了。

  “哎呦,这不是叶子吗?几年不见你可大变样了。”迎面儿走来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女人惊叫着亲切地上前要抓我的手。

  我一惊,漠然地看着这个热情过度的人。几乎是在同时,反应敏锐的向儒闪到我的身前,他用高大的身躯把我挡在了他的身后。

  “阿姨。”向儒很有礼貌地叫了那个老女人一声。

  “哎呦呦,都有保镖了叶子?!”那老女人侧脸瞧着我问。

  我认出来了,这个老女人是方程的妈妈,几年不见,她老了很多,也胖了很多,头发已由花白变成全白了。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漠然地对方程妈说,然后,扭头欲走。

  “叶子叶子,我没认错,我没认错,你就是叶子,叶子,你看看我,你好好看看我,我是方程的妈妈,看看啊,你看看。”方程的妈妈满怀希望地凝视着我。

  我早就认出她来了,对于这种下贱的小市民,我只是不愿意搭理她而已。

  “奥,想起来了。”我说,为了给她个面子,我硬着头皮这样说。

  “哎呀叶子,你可想起来了,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搭理我了呢。我跟你说啊叶子,方程跟我说,你现在可有学问了,本事大的不得了,当时我还不信他的,今天见了你,我算是相信了。你看看你,还有保镖,人家都说什么来着?”方程妈挠着白头发,搜肠刮肚地想引经据典,“奥,我想起来了,人家都说,三年河东三年河西,这话一点儿没错我跟你说,前几年你那样,现在一眨眼儿是吧,都保镖了这都。”

  “阿姨,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我使劲儿挤出笑容对方程妈说。

  “哎哎哎叶子,别走别走叶子,阿姨得好好谢谢你,你看你不计前嫌,帮了方程,300万是吧?唉呀妈呀,这么多钱你说说你这,我得好好谢谢你,叶子,你大好人,心好,心善,救了方程,你是不知道,方程破产,他上吊的心都有了。”方程妈拉着我的手,不知道怎么对待我才好。

  “别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我早忘了。”我装出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说完欲走。

  “哎哎哎叶子,阿姨知道你心里有那个……那个……结是吧?阿姨这个人你还不那么了解是吧?刀子嘴,哎,刀子嘴,豆腐一样的心,我的心可软乎了,跟熟了的柿子似的。过去吧,唉,这人你说,过去那破事儿真是……对不住了叶子,阿姨说轻说重的,有时候挺惹你伤心是吧?你把阿姨那话当屁就行。”方程妈说到这里,觉得自己的话太那个了,于是赶紧说,“呸!不文明,没文化,你把阿姨的话当耳旁风,这边儿那边儿的一听,走了,大风刮了,没事儿了,你说是吧叶子?”方程妈比比画画地说个不停。

  面对着这个让我失去过做人尊严的市侩小人,我真的不想多听她跟我废话,于是我说:“你这是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一点儿都听不懂啊?过去怎么了?你怎么了?你挺好啊?你对我说过什么吗?做过什么吗?我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啊?”

  “叶子,你真会说话是吧,你看这过去吧,过去我有眼无珠,天打雷劈我,我跟你说,这么着吧,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回家,阿姨给你做最好吃的,龙虾,走,龙虾……”

  “不行,改天说吧,我家里有孩子,不回家不行,要吃奶。”我推辞方程妈。

  “叶子,你这孩子真不实在。”方程妈摇头撇嘴,“方程跟我说了,你还没结婚。”

  “是,我跟前夫离了,现在正谈着一个,很快就结婚了。”

  “我不管你结不结婚,我也不管什么孩子是吧,叶子,你不去阿姨家就是见外了,方程天天念叨你,我放你走,他得给我没完,肯定的。”方程妈死拽着我不放。

  我硬是抽回自己的手:“真的不行,我心里牵挂孩子,改天吧,改天我一定去。”

  “你这孩子真是的。”方程妈又一次把我的手捉住了,“你越是不去我心里越是发慌,阿姨管不起你饭啊怎么的?记仇啊?”

  “不是,都不是。”我无奈地说。

  “不是是什么?”方程妈厚着脸皮说。

  “什么都不是。”我很烦。

  “我告你说叶子,不是还没结婚吗?我那儿子你还不知道啊?脸儿小,磨不开,人家现在都兴自由竞争,争对不对?好人都兴抢,pk。”方程妈说话土不土洋不洋的。

  “谁抢谁呀?我让她给弄糊涂了。”

  “那个恋爱,抢,方程,你跟我儿子,有缘,你看,你结了婚不是又离了吗?咱娘俩又转到一块儿了,走走走,回家。”

  这人怎么这样啊?怎么这么不要脸啊?当初,她玩儿命地拆散了我和她的儿子方程,今天,怎么又厚着脸皮往一块儿捏吧我们啊?真是的,传说中的市侩小人真是太可怕太可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