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爱山贼男

第四十五章 叔叔的眼睛里有捉摸不透的东西

我爱山贼男 孙树环 2333 2014-09-26 10:36:29

    “赛罗,你喜欢咱们家的人吗?”我问小保姆塞罗。

  “喜欢。”塞罗操着生硬的汉语说。

  “为什么?”我问。

  “董事长,您和向儒哥哥都是文化人。”塞罗憨厚地笑了笑。

  “文化人很可爱吗?”我问塞罗。

  “是的董事长,文化人好,我喜欢文化人。”

  “不行,塞罗,我不能带你到王董事长家里去了。”

  “为什么呀董事长?”塞罗问。

  “你听我说啊塞罗,王董事长呢,他本人是企业管理博士,他的助理盼盼也是企管博士,他们家的保姆李康是营养学博士,保健医生医仁是医学博士,管家钱多多是经济学博士,王董的家是博士之家,他们家的人可比我们家的人有文化多了,你到了那种高文化人的世界里,乐不思蜀了怎么办?不回来了怎么办?”

  “董事长,您如果带我去了,也许我真的就不回来了。”

  “哎塞罗,你个没良心的,你在我这里呆了没两天就想跳槽啊你?得得得,我还是别带你去了。”

  “那好吧董事长。”塞罗很满意地说。

  看得出,塞罗打心眼儿里不愿意陪我去王宏的家,于是,我用了这个巧妙的办法儿,让她留在了家里。

  “董事长,我还是陪你去吧,你自己一个人出门儿我不放心。”看得出,向儒很关心我的人身安全。

  “向儒,没事儿,你放心吧,你教我的本事我还没用过呢,估计,三两个人不是我的对手,ok。”我自信满满地对向儒说。

  “董事长……”向儒欲言又止。

  “好了,放心吧,没事儿,啊。塞罗一个人在家怪孤单的,多陪她说说话儿。”我对向儒说。

  听了我的话,塞罗很甜蜜地笑了;向儒努着嘴一声不吭。

  我和王宏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不喜欢我把向儒带在身边,他曾风趣地对我说:“丫头,你不能和向儒成为连体人有木有?最起码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你们不要连体有木有?我们俩之间夹一个向儒,影响我性功能有木有?”

  “不害羞,还性功能,你直接说你吃向儒的醋不就得了?”

  “不不不,我不是吃醋丫头,你这职业就是得罪人的职业,没有保镖哪能行?我是说,我们亲密的时候,有个人在旁边儿我不自在,放不开,丫头,我们亲热的时候,旁边儿有个人你自在?”

  “我也不自在。”我说。

  “还是的,我们这不是想到一块儿去了吗?”王宏释然了。

  “对,二人世界需要自由、舒服、奔放、无拘无束。叔叔,我们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尽量不带向儒。”我笑着说。

  然后,我笑了,王宏也会心地笑了。

  王宏的家就在眼前了。

  精巧别致的小别墅看一眼就舒服得不得了,这套别墅从设计到施工再到装修,听说,每个步骤都很讲究,丝毫都不肯马虎,哪怕是一砖一瓦,一草一木。

  精致的外观,精致的装潢,精致的家私和饰物,精致的锅碗儿瓢盆儿,精致的环境氛围,总而言之,王宏的小别墅,里里外外都很精致,房如其人,王宏就是个非常精致的人。

  王宏在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是很精致很精致的一个人。

  王宏本人精致讲究,他家的人也一个赛过一个地精致讲究,盼盼、李康、医仁、钱多多,一个赛过一个地讲究的不得了,甭说人了,他们家的狼狗妞妞也可讲究了,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选什么样的男狗狗,讲究着哩,这也许就是家风和门第吧。

  我们家的一切生活内容都是粗放式的,一点儿穷讲究都没有。就说吃饭吧,我们的饭菜简单得很,都是些粗茶淡饭,只要能维持正常的生命运动就行。

  “叔叔,抱我。”我一走进王宏家的客厅,就像个孩子似的撒娇地张开双臂,大声地嚷嚷着要王宏抱。

  “傻丫头,见了我总像个孩子。”王宏把我拥进怀里,嗔怪地说。

  “哪有啊?最近才这样的,原来的时候,我可是个大女人,是你像个孩子似的总缠着我。”

  “最近为什么像孩子了?”王宏轻轻吻着我的耳朵。

  “原来我总觉得配不上你,现在觉得有资格爱你了,所以才放心大胆地爱起来了,撒娇是人家爱你的方式嘛,糊涂虫。”我努起嘴。

  “我知道,我的丫头爱我,可是,叔叔也爱丫头啊。”王宏把我搂得更紧了,“叔叔疼你丫头,你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丫头又不是傻瓜,叔叔,盼盼为什么躲出去了呀?是不是知道我来,她不高兴了?”

  王宏一愣,继而平淡地说:“不能吧?我们俩都这么多年了,盼盼要是吃醋,她早该吃了,哪能等到现在呢?”

  “叔叔,你看着我的眼睛。”我凝视着王宏,“你为什么躲闪我的目光?你是不是做了亏心事儿了?”

  “傻丫头,你想什么呢?小脑瓜太肮脏了。”

  “不行,你看着我的眼睛。”我扳着王宏的肩头,凝视着他。

  “快别闹了丫头,听话。”王宏像哄孩子似的哄着我。

  我分明看见王宏的眼睛里有捉摸不透的东西,于是我想试试他,证明一下我的判断。

  “叔叔,我想要。”我双手揽着王宏的脖子央求说。

  “丫头听话,咱不要,大上午的,丫头不能想邪门儿。”说完,王宏吻住我的嘴,不让我说话。

  不对呀,往常的时候,只要我和王宏单独在一起,不等我要,他就拼命地想要我了,每次,他都是很疯狂的,疯狂得几乎连命都不要了,叔叔今天是怎么了?

  “叔叔。”我疑惑地凝视着王宏,很细心地从他的表情里搜索着答案。

  王宏有意转移我的注意力:“丫头,乖,咱不要了啊宝贝儿。听话,快帮大叔想想办法儿,咱们的妞妞闹情绪呢。”

  他不想让我知道,我如果揪着不放的话,反而会伤害我们之间的感情,等着吧,等他愿意告诉我的时候再说。

  “妞闹什么情绪呢?”我问王宏。

  王宏不好意思地说:“发情呢。”

  “吆吆吆,你的心还怪细的呢,妞可真有福气。”

  “你没福气呀?找了我这么个好老公。”

  “有有有,我有,我有行了吧?”说完,我甜甜地亲了王宏一口,然后附在他耳朵上说,“叔叔,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这事儿上傻了?妞发情,找个公狗配配它不就行了吗?”

  “不行,我找了好几个了,妞一个也看不上,把人家都给咬伤了。”

  “叔叔,妞不会是看上你了吧?要不,你上去配配它?”我逗王宏。

  “真有你的坏丫头,真坏你,叔叔可是要自尊的人。”王宏白了我一眼,他的眼睛里依然能看见那个捉摸不透的东西。

  “对了,有办法儿了,我有办法儿了,去找心怜,我去找心怜,她认识的人多,让她帮着给咱们的妞找个可心的男朋友。”我兴奋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