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爱山贼男

第三十五章 王宏吃醋了

我爱山贼男 孙树环 1593 2014-09-16 09:20:50

    哇!真舒服!向儒配制的舒筋活血的中草药还真是管用哩。

  我的双脚浸泡在热乎乎的药水里,全身的寒气不知不觉就烟消云散了。脚踝的疼痛感减轻了许多,身上热乎乎的,脸也涨红了,还微微出了点儿汗。

  “董事长,我来帮你梳洗吧,待会儿,蓬头垢面的见客人不好。”向儒关心地对我说。

  “好,我听你的,你是我生活的主人。”我说。

  向儒看上去挺粗憨的,其实,他的心思可细了,尤其是生活上,他简直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他确实是一个难得的金牌保镖。说实话,我有些离不开他,有他在我身边,我生活得舒适轻松。

  向儒为我化完妆,仔仔细细地端详着我问:“董事长,今天早上想吃什么?”

  “随便。”我说。

  我知道,向儒的菜谱总是在不断变换翻新的,今天吃什么,他早就有了安排,他问我吃什么,完全是出于礼貌和尊重而已。

  再说了,我已经习惯他做的饭菜了,他做什么都好吃,我懒得动那个脑子。我这人一不挑食,二不娇贵,可好养活了。

  “好了,你躺着休息,我去做早餐。”向儒为我擦干双脚,帮我盖好被子,然后转身去厨房。

  “王董?!你什么时候来的?里边请,快坐快坐。”向儒跟王宏打招呼,热情地把王宏让进房间,然后,去了厨房。

  “叔叔,这么快你就过来了?看把你急的,脸都红了,没事儿,我没事儿。”我看见王宏那急火火的态势,我的心里甜甜的,热热的,“叔叔,来,坐这儿。”我往床里边儿挪了挪身子,给王宏让出块儿空地儿。

  “我可不敢离你那么近,要不是我来得快,我还赶不上看好戏呢,我还继续蒙在鼓里呢。”王宏话里话外透着醋意,脸上的表情也酸酸的,真好玩儿,自从认识他到现在,我还没见过他吃醋呢。

  “什么好戏呀?什么蒙在鼓里呀?叔叔,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呀?我真真的是一头雾水。”我知道王宏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故意睁大天真的眼睛,装出很无辜很纯良的样子。

  本来我就无辜嘛,真是的,干嘛装啊?

  “你揣着明白装糊涂。”王宏很委屈地凝视着我。

  “我怎么装糊涂了?我真的不明白叔叔。”我诚恳得很,我就是想逗逗他,吵架的感觉真好,真甜蜜。

  反正放7天长假呢,有的是时间,逗着玩儿呗。

  “那洗脸,那化妆,那梳头,那亲密无间,那什么……刚才你和向儒……我都看见了,那什么……”王宏红着脸,吭吭哧哧地说着,他那样子好滑稽,那样子,倒像是他做了什么,而不是我做了什么,真逗。

  “奥,原来是这些呀,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呀?我们俩平时就是这么生活的呀。”我一脸的泰然。

  “你说什么?!你们俩平时就这么生活?!”王宏惊问。

  “对呀。”我很坦荡。

  “我怎么没撞见过?”王宏问。

  “我怎么知道。”我答。

  “怪不得我每次说要结婚,你总是推三托四的,原来,你是在金屋藏娇啊你?”王宏的眼睛里都要起火了,头发也快着起来了。

  差不多了,别逗了,再逗就要出麻烦了。于是,我赶紧釜底抽薪:“叔叔,我逗你玩儿呢,没想到你这么不禁逗,堂堂一个大董事长,连这么小儿科的把戏都看不出来,我真该怀疑你的智商了。今天是个例外,我不是扭伤了脚了吗?家里又没有别的人,向儒不照顾我谁照顾我呀?”

  “向儒干这事儿干得那么麻利,他也太轻车熟路了吧?他准是天天这么伺候你的。”

  “真的不是叔叔,你别忘了,人家向儒是特种部队的金牌老A,人家什么不会呀?再说了,我有手有脚的,干嘛使唤人家呀?你的丫头就这么没品位吗?有俩臭钱儿就不知道姓什么了?我的心里还住着人呢,干嘛还要抢占有限的名额啊?浪费有限的自然资源多可耻啊?嗯?”

  “丫头,不行,我不放心,你赶紧托心怜弄个可靠的保姆过来,你和向儒孤男寡女的,住在一块儿我真是不放心。”

  “叔叔,你也太黑暗了吧?你就那么不相信我呀?我就那么不可信呀?”我不高兴了。

  “不是丫头,我是为你好,避嫌。”

  “避什么嫌啊?明摆着就是不相信我嘛,你家里那么多姐姐妹妹的,我怀疑过你吗?你的特别助理为什么不是男的而是女的呀?真是的。”我努起嘴。

  “丫头,你这么说就是不讲理了。”王宏也不高兴了。

  “我不讲理还是你不讲理呀?”我反问。

  “董事长,吃饭了。”向儒在楼下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