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爱山贼男

第十章 他说着同样的话去爱别人

我爱山贼男 孙树环 1187 2014-08-24 09:11:21

    11:他说着同样的话去爱别人

  头隐隐地疼,针扎似的,大脑里嗡嗡嗡嗡地响,像雷霆万钧,像山洪滚滚,像千军万马奔腾冲突……天旋地转,天翻地覆,昏天黑地,混沌混沌混沌……

  摇晃摇晃摇晃……朦胧中,我感觉自己趴在一个人的背上,那背好厚实,好柔软,好宽、好平,好舒服。

  长这么大,除了我父母,我只在胡闹一个人的背上趴过。那次,我和胡闹初尝了人间禁果之后,很疼,我不想走路。

  胡闹甜甜地亲了我一口,继而把我拥在怀里亲亲地对我说:“宝贝儿,我背背,来。”说着,他蹲下身,示意我上去。

  我像个听话的乖小猫,很顺从地伏在了他的背上。

  两颗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暖流交流着暖流,暖流穿过胡闹的身体,流进我的心里,流遍我的全身,激荡出幸福的泪水和花儿开放般的笑颜。

  “真想一辈子都伏在你的背上,永远都不要下来。”我幸福地进入了朦胧状态。

  “宝贝儿,只要你愿意,我一辈子都这么背着你。”胡闹贴近我的耳朵,亲亲地说。

  “真的吗?”我迷醉地问。

  “真的。”

  “那还不累死你。”

  “为了我的宝贝儿,累死了也愿意。”

  “胡闹,你真疼我……”

  ……

  那时候,伏在胡闹背上的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孩子了,我恨不能把时间锁定,让世界永远停留在那一刻,停留在为幸福死去活来的那一刻。

  渐渐的,我有些意识了,身下的背,如猪肉般厚实而富有弹性。

  贼一样壮硕,背着个人,大气儿都不喘,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里都是力气。

  没有暖流,没有蜜意,没有幸福的泪水和锁定时间的丝**望。

  淡漠,淡漠,淡漠……

  同居是爱的坟墓吗?我的父母结婚都那么多年了,他们为什么还那么恩爱?

  “闹哥,你老婆会不会死啊?”桃说话了,话语里透着天真。

  “管她呢。”

  “你怎么这么心狠啊?”桃的声音比刚才高了。

  “我要是疼乎她,你不吃醋啊?”胡闹甜腻腻地说。

  “我不吃醋,还是把你老婆送医院吧。”桃害怕了,“要是出了人命怎么办?”

  “要是她真没命了倒干净了。桃,别管那么多了,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爱你一个。过来宝贝儿,亲一个。”胡闹说完,“啪”,亲了桃一口。

  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胡闹敢这么跟桃说话亲近?

  难道是因为我在昏迷吗?难道是他真的不爱我了?还是为了求得桃对他的真心?

  我曾天真地认为,胡闹刚才对桃说过的话,这辈子,他只会跟我一个人讲,他再也不会对别的女人讲了。

  “叶子,请相信我,这辈子,我只会对你一个人好,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胡闹说完,甜甜地吻进我的嘴里,让我幸福得要死。

  “胡闹,为了你,我可是连学业都放弃了,你可不许辜负我。”我幸福地对胡闹说。

  “我对天发誓!我这辈子只对叶子好,我只爱叶子一个人,死了也要爱,我这辈子只爱叶子!”胡闹冲着老天爷大喊。

  那时候,我完完全全地被胡闹的誓言感动了,我死心塌地地爱上了他,为了他,我不惜伤害任何人。我的父母,老师,校长,同学和朋友。

  如今,胡闹又把同样的话说给桃听,他是应付桃还是真心爱桃呢?

  我该怎么办?胡闹该如何给我个交代?如何给我个说法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