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爱山贼男

第十九章 山贼男闯进了我的生活

我爱山贼男 孙树环 1597 2014-08-30 16:51:13

    当时,晓梦告诉我,爸爸和娘捎钱给我,就是让我保养好自己的身体。

  亲爹娘就是亲爹娘,无论孩子怎么伤他们的心,他们依然默默地牵挂着自己的孩子,关注着自己的孩子,时时刻刻为自己的孩子着想。

  关于我的生活状况,虽然我没有对晓梦实话实说,但是,明眼人扫几眼便心知肚明。

  晓梦肯定把我的一切告诉给了我的爸爸和娘,不然的话,我的爸爸和娘是不会给我捎钱来的。

  我的爸爸和娘都是情商很高的人,他们都非常疼爱家人,珍爱生命,他们的心简直就是用水做成的。

  我的爸爸和娘得知了我的一切后,不知道对我是多么地牵挂,多么地心疼,多么地伤心欲绝和痛不欲生。

  我的心碎了,我的心在滴血。

  我那么让父母失望,我那么伤他们的心,他们那么绝情地把我赶出家门,可是,当得知我处于困境时,他们立即抛弃自己的痛苦,不计前嫌地帮助我,照顾我……

  父母投降了,他们服软了,认输了,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是啊,还等什么呢?给父母打个电话呀,说不定他们守着话机思念自己的宝贝女儿呢,说不定他们天天守着话机悄悄流泪呢,他们一定很想听到女儿叫爸爸和娘的声音,快,快到前邻梅姐家给父母打电话呀,快呀,这就去!

  上学的时候,每每给爸爸和娘打电话,都是报喜的佳音:“爸爸,娘,我又考了班里第一,我又考了全年级第一,我又考了全县第一……”现在,我跟父母说什么?我说什么呢?生活拮据?受人轻视?未婚早孕?还是男友出轨……

  唉,说什么都不行,说什么都不好,骗他们吗?这里的一切晓梦早已看在眼里,我又骗的了谁呢?

  唉,打电话干什么呢?打电话只能徒增父母的伤感。他们没有梦想了,我还有什么脸面和铁石心肠再去伤他们呢?再去往他们的伤口上撒盐呢?

  爸爸,娘,你们保重,好好生活;我也会好好生活的,您们放心吧。我在心里默默地自言自语。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总是沉沉的,无论我怎么想办法,我的心情总是无法好转。

  一种摆脱不掉的沉时时刻刻纠缠着我。

  我的日子像古老的牛车,像慢慢爬着的蜗牛,爬呀爬,爬呀爬,好累。

  懒懒的睡梦中,我轻盈地飞呀,飞呀,像鸟儿一样,自由自在地飞翔。

  我飞到了哪里?这是什么地方?

  小巧玲珑的山,绿绿的草坪,弯弯的小河,暖暖的阳光照在小河上,小河上跳跃着调皮的银光。

  我披散着迷人的长发,头戴娇美的野花儿头环,乳白色的长裙清香四溢。

  蜻蜓!满世界都是蜻蜓,什么样的都有,五光十色的,真好看!

  我光着脚丫,奔跑在草坪上,小河边,追随着我心爱的蜻蜓。

  “叶子,慢点儿跑,小心。”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顺着声音望去,那男孩子高高的,看上去挺结实。络腮胡茬,棱角分明的鼻子眼睛,浓浓的乌发,全身迸射着山贼般的豪迈和霸气,像个大叔。

  “大叔,你是谁呀?”我调皮地问。

  “傻丫头,连自己的爱人都不认识了?失忆了?”那男孩子一脸成熟的笑。

  “拜托了大叔,骗人要找找对象啊,我叶子这么灵光闪烁的,你骗的了吗?”

  “叶子,你真的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的男人啊。”成熟男孩儿很伤心地看着我,眼睛里透着埋怨和不满。

  “骗人。”

  “骗你是小狗,老天爷就是这么安排的。你是我的媳妇,我是你的男人。”

  “胡说八道,不跟你玩了。”说完,我扭头就跑。

  大叔男孩儿追上我,一把把我拥进怀里,他一边用胡茬轻轻地摩擦着我的脸,一边很亲切地对我说:“傻丫头,还跑不跑?老天爷把咱们俩栓在一起了,你跑不出我的手心儿的。”#已屏蔽#  我被大叔男孩儿的体贴和野蛮征服了……

  “怎么回事儿?大叔呢?大叔怎么不见了?大叔,你别走,叶子离不开你,大叔,你别走,你去了哪儿?”我呼喊着从梦中醒来。

  梦中的幸福注定是一场空。

  大叔男孩儿不见了,大叔男孩儿飞走了,大叔男孩儿烟消云散了。

  大叔留给我的,不是如羽的轻梦,不是过眼的烟云,而是魂牵梦绕的深邃的双眼,豪迈的体魄,滚烫的真诚,亲亲的体温……

  大叔的狂热不是胡闹式的无知的萌动,大叔的体贴和温存就像浓浓的血亲,不是胡闹式的为激发野劲儿信手拈来的杂碎。

  唉,我真的是被大叔迷倒了,现实生活中,真有大叔这样那么可爱的男孩子吗?他真的是我命中的男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