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爱山贼男

 第六章 我茫然地站在街头

我爱山贼男 孙树环 1681 2014-08-20 10:30:34

    虎老被犬欺,龙卧遭虾戏,奶奶的,该过的日子还得过,该干的活儿还得干。

  酒瓶子,废铜、烂铁、破塑料、破纸片儿、破盆子……七七八八,各就各位,院子里,怎么也得留出条羊肠小道来吧?我可没本事成天在垃圾堆上飞来飞去,再说了,这里是人住的地方,不是猪圈,成天乱糟糟的算怎么回事儿?收拾收拾,弄得利落些,万一家里来个人什么的,看着也像回子事儿不是?

  “叶子!叶子!”我听见晓梦喊我。

  “晓梦?!”我见到晓梦,差点儿哭出来,我好委屈,我真是受够了别人的白眼儿,我真后悔不该中途辍学。当初我为什么那么傻,我为什么那么傻,我为什么不听老师的劝?不听父母的劝?不听同学校长的劝?不听晓梦的劝?我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要一意孤行?为什么主意要那么正?为什么跟着了魔似的跟胡闹好?为什么跟着了魔似的要退学?我真是太傻了,我就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叶子!”晓梦大喊。

  “晓梦?!”我惊喜地叫。

  晓梦冲进栅栏门儿,愣住了。

  我扑上去,紧紧地抱住晓梦,放声痛哭起来……

  委屈、难过、懊悔、思念、渴望、迷茫……七七八八的情感交织在一起,撕扯着我的心,我的心受不了了,我见到晓梦实在是再也忍不住了。

  哭吧,哭吧,尽情地哭吧,在娘家人面前,在好朋友面前,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我如狼似虎地大哭了一顿之后,我的心舒服多了,堵塞的感觉没有了。

  “叶子,你过得好吗?”晓梦一边环视着满院子堆放的废品,一边跟着我往屋里走,一边问。

  “还行。”我拢了拢披散的长发,深深地吹了一口气说。

  我是个很要强的女孩子,我是不会轻易认输的,面对着晓梦,我只能这么说,我强忍着自己,不把自己的烦恼告诉晓梦,那样多没面子。是啊,当初为了阻止我和胡闹的恋爱,晓梦尽心尽力地劝导我,可是,我死活就是不听她的,现在怎么样?要我投降吗?要我当面向晓梦承认自己错了吗?不,我不是轻易低头的人,我不会让晓梦看不起的。在晓梦面前我一定要保住我的面子,我不能让晓梦看不起,我就是死了,我也不会在我的好朋友面前不要面子的,我这人就是这个脾气,天生的,有什么办法儿呢?

  我说什么?我说每晚用脏兮兮的被褥?我说一家人挤在一个大土炕上?我说我吃的菜都是在菜市场捡来的没人要的破烂货?我说胡闹和他妈限制我吃饭?我说我找不到顺心的工作?我说什么呀我?我怎么说的出口啊我?我叶子是很要强的人,这些怎么能说的出口?我不想在晓梦、老师和同学们面前没面子。再说了,如果这些传到我的爸爸和娘耳朵里,他们会心疼的,再怎么说,我也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啊。

  “叶子,你想没想过回学校继续读书啊?”晓梦一边接过我递给她的水一边问。

  “我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这么着了,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还是蛮不错的。”我强挤出笑容,违心地对晓梦说。

  我何尝不想回学校啊?可是,当初,我击败了所有想说服我的人,义无反顾地跟着胡闹走出了校门,我怎么再厚颜无耻地回去呢?我堂堂叶子还要不要脸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往前走吧,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叶子,老师和同学们都可想你了,他们常常说起你,他们说,一颗清华北大的明星陨落了,你的辍学,是我们学校的损失,也是咱们国家的损失。”

  “老师和同学们抬举我了,我哪有那么好啊,地球离了谁都转。”其实,我说这话的时候,眼泪一个劲儿地在眼眶里打转,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很难受。

  是啊,想当初,我叶子是何等地风光啊?大喇叭表扬,班集体学习,我被大家抬得高高的,我的形象高大而闪光,我的人整个被榜样化,被神化了,要想接近我,那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我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公主,人们只能仰望而不能近观和亵玩得金贵的公主,我是天上的天鹅,不是地上人人可以近观的丑小鸭。

  我留晓梦在家吃午饭,晓梦说什么也不肯,她说,上午必须返校,下午还要按时上课呢。

  “叶子,有时间我会再来看你的,保重。”晓梦见我对她依依不舍,于是安慰我说。

  晓梦返校了,我的心也空了。老天爷呀,我原来那颗美好充实的心到哪里去了?是您给收走了吗?

  望着晓梦远去的身影,我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一片随风飘零的树叶一样,无着无落,无依无靠,我被无情的风吹着,吹着,不知道自己要飘到哪里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怎么样。我茫然地站在街头,茫然地看着面前的路,茫然地展望着自己的生活前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