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爱山贼男

第五章 我该怎么办啊

我爱山贼男 孙树环 1590 2014-08-20 10:29:24

    我是谁?我是叶子,我是清华北大的苗子,我能让别人小瞧?切!

  胡闹那个猪脑子的妈,她也不转转脑子想一想,她那愚钝钝的儿子能配得上我吗?在学校的时候,胡闹是班里坐在倒数第三排的主,连大专都考不上的玩意儿,他能配得上我这清华北大的苗子?切!

  那死老太婆莫不是受了城乡差别思想的影响吧?我靠,小小县城,巴掌大的地方,那也叫城?退一万步讲,即使他们家驻扎在大城市,城乡差别的词典里,肯定不包括拾荒者。看来,那死老太婆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她不要脸我可不能不要脸,走,出去找工作,本小姐可不是赖在别人身上吃白饭的主。

  是啊,寄生在别人身上,被人轻视是难免的,我那么机灵,我为什么要寄生在别人身上啊?像胡闹他妈这种人都能自食其力,像胡闹这种猪脑子的人都能自己挣钱养活自己,我凭什么就不能养活自己呀?我干嘛要寄生在别人身上啊?寄生的日子不好过呀,这不是明摆着吗?只要自食其力,没人不尊重你,不能成为别人的累赘,如果那样,别人总会想办法把你甩掉的。

  梦中的我,学识渊博,成熟干练,聪明机智,好多好多高薪的位置在等着我,为了抢到我这个精英人物,招工的头头们打得头破血流你死我活的。

  唉!理想归理想,现实归现实,丰满的理想被骨感的现实打得稀里哗啦的。

  “多大啦?什么学历?有工作经验吗?”

  我每到一家单位求职,摆在我面前的,差不多都是这几方面的问题。那些管事儿的,一个个跟一奶同胞似的,他们说的话,基本上出自一个原生态家庭。

  我一说初中毕业,招工的人脸上立马儿露出不屑的神情,我知道,他们看不起我,嫌我文化水平太低。

  他们那表情告诉我,这么低的文化程度还想找工作呀?也不看看自己,人家大学生有好多还在待业呢,就凭你,你一个初中毕业的人,你能比人家大学生强啊?你哪来的自信啊?真是的,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文化水平,推门就进来,你以为你是谁呀?名牌大学的精英啊?一个初中生,自己找点小事儿或做个小买卖维生就得了,还大张旗鼓地倒好单位来找工作,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哼!有什么了不起?你们看不上我,我堂堂叶子还看不上你们呢,一个个拙头笨脑的,敢蔑视我?小样儿!伤自尊了,工作不找了。

  我在县城里晃悠了一天也没找到适合我的工作。

  胡闹是在这个地盘儿上长大的,这里的一切,他门儿熟,虽然他没有能力搞到一份儿高新稳定的工作,但是,找到活干,对于他来说,还是不成问题的。

  在学校的时候,虽然胡闹的学习成绩远远赶不上我,可是,来到社会上,混口饭吃还是没有问题的。为此,胡闹在我面前说话的声调也高了,腰板子也直了,甚至还不知天高地厚地轻视我。

  我就纳了闷了,我怎么了?我凭什么就不能找个像样的工作了?我凭什么跟他家雇来的保姆一样干这干那呀?我凭什么就该受到胡家人的轻视呀?我受不了啊?从小到大,我没有从心理上受过这种打击,这是怎么了?我这么灵透的一个人,我为什么要受到别人的白眼儿?我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这不对呀?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不给我一份像样的工作,不给我做人的尊严?

  虽然胡闹的工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可他毕竟有事可做,有银子可赚。

  没工作,不挣钱,就得吃白饭,吃白饭就得向尊严低头。

  不知为什么,我常常想起家,想起我那个一年四季总是充满花香鸟语的可爱的乡村小院儿,想起爸爸和娘亲切温暖的话语,想起他们看我时,那充满殷切希望的眼神儿。

  我想学校,想班主任,想晓梦和同学们。想他们对我说过的话,尤其是班主任老师的,我现在想起老师的话,我才深切地体会到老师的苦心。是啊,这个社会是知识型的,不学文化真的不行,来到社会上真的混不转。

  我总是梦见自己在浓郁的树荫下背外语,在宁静的教室里写作业,在拼搏的考场上洋洋洒洒地做试题。

  课外活动室,我和同学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实验室里,我突然有了新的发现,有了全新而大胆的见解;奥林匹克大赛上,我成功了!

  笑容伴着懊悔的泪水,送走着我的分分秒秒,时间难挨,度日如年,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叶子,你该怎么办啊?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