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爱山贼男

第三章 好啊,我走

我爱山贼男 孙树环 2342 2014-08-20 10:26:12

    

  不让我进门儿是不是?不要我了是不是?那好啊,我走,有本事永远别让我进这个家门,反正你们就生了我这么一个女儿,到时候,你们连个收尸的都没有了!哼!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美。我一定让你们看看,不学知识照样在社会上混得转,我照样会生活的很好!到时候看看谁先投降,谁先投降谁是孙子!谁怕谁呀?!哼!哼!哼!

  “大娘,不要去求他们,我走。”心怜娘见我哭得可怜兮兮的,拔腿要去劝我的父母。我是个主意正,不会轻易服输的女孩子,我决定离开梦庄,永不会来。

  “叶子,你去哪儿?别走那么快呀孩子。”心怜娘跟在我身后喊。

  “四海为家,浪迹天涯!”我甩下这句话,头一昂,很悲壮地上路了。

  我去哪儿?我能说吗?闷死你们!闷死你们!闷死你们……我就是不说,你们不是不要我吗?你们不是嫌弃我吗?我告诉你们干什么?我告诉你们只能说明我软弱,只能说明我期待你们的援助,只能说明我离不开你们,切,我才不呢,我才不向你们示弱呢,我才不当寄生虫呢,我是谁呀?我是叶子,响当当的叶子,我怕什么?到哪儿我都有两只手,都有两只脚,都有聪明的脑袋,我害怕没饭吃?笑话,到哪儿不能活呀?我可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和同情,我可不需要别人的恩惠。

  我义无返顾地来到了县城,来到了胡闹的家。

  我那个去!老天爷呀!我一走进胡闹的家门儿就傻了。

  这就是胡闹的家呀?!他们家的院门儿跟一截破篱笆墙似的,稀稀拉拉的几根破木棍连在一起,甭说人了,连只老鼠啊猫猫狗狗什么的都挡不住,也就是个摆设,门什么门啊?他们家的门只是叫门罢了,实际上,一点儿门的作用都没有。任何人只要想进去,不管有锁没锁,不管敞着还是开着,对不起,一个样,大家随时请进。

  院子里,狼藉一片,乱七八糟的,什么破瓶子啊,废纸箱啊,旧轮胎啊,废纸片啊,七七八八的什么都有,要想进屋,必须得披荆斩棘。

  这是什么玩意儿?这是家吗?这是人住的地方吗?这也太不宜居了吧?我觉得小猪住在这个地方最合适,脏兮兮的,这绝对是猪的乐园,人要是住在这里,确实委屈了些,这里真的是太不适合给人居住了,太脏了,太乱了,太有些贫民窟的味道了。

  胡闹见我来了,喜出望外,他脚不点地地从垃圾堆上飞过来,一下子抱住了我。

  天呐!胡闹居然在这些垃圾上走的这么快,这得多长时间才能练得这么一手硬功夫啊?天啊,太厉害了,没个十年八年的时间,这一手我可怜不了。看到胡闹这样,我忽然想起了生命力极强的小草,小草不怕环境艰苦,奋力成长,练就一身对付艰苦生活环境的本领,快乐地生活着。

  “叶子,想死我了,你真是想死我了宝贝儿。”胡闹的脸涨红着,呼吸急促,不大的眼睛里,跳动着欲望的火焰:“宝贝儿,我亲亲,快让我亲亲,想死我了你知不知道?”说完,胡闹紧紧抱着我,忘情地亲吻起来,他一边亲一边忘情地说着话,“宝贝儿,亲不够,我亲不够,我,我亲不够宝贝儿,我吃了你,我要吃了你,亲,亲,我的亲……”

  “闹,咱到屋里去,我也好想你,在院子里不方便,我怕羞,走宝贝儿,咱进屋好不好?”我柔声提醒胡闹。

  “好,咱进屋,咱进屋,咱到屋里去亲,想死我了,亲不够。”胡闹激情地亲吻着我,“宝贝儿,我开路,咱家路堵,我给宝贝儿开路。”

  胡闹像个勇士似的,逢山开路遇水填桥,嗖嗖嗖,铛铛档,七七八八,东东西西,上上下下,不一会儿,一条清晰的小路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们可以很顺利地进屋了。

  “妈,叶子来了!”我们进了屋,胡闹向着西里间说了一声。

  “来了就来了呗,我忙着呢。”西里间屋冲出一句粗里粗气的话。

  胡闹妈如此无理地接待我,让我很不舒服,她这人是无知不懂礼貌还是小看我?我的心里着实觉得很不自在,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被人不当回事儿,心里别扭死了,这太不拿人当一回了这。这个脏兮兮的老太太也太不像话了,好歹你们家也是添人进口了,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啊?你能忙什么?一个拾破烂的,忙什么忙啊?没教养,没水平,没素质,太过分了,有这么对待人的吗?她当初嫁到胡家来的时候,胡闹的奶奶就是这么对待她的吗?

  我顺势扫了西里间屋一眼,我看见,在烂纸堆里,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正在平着皱皱巴巴的废旧报纸呢。

  真是的,自己对人家不好,也别怪人家不把你当一回,要想受到别人的尊重,首先你得尊重人家别人,这个老妖婆,太不像话了,以后跟她相处,肯定日子不会那么好过,他为什么这么不尊重我呀?我根本就没有跟她打过交道,她为什么这么不待见我?这是为什么呀?我简直被这个没有文化的家伙给弄懵了,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呀?我没有的罪过她呀?

  我仔细审视着屋里,我在心里想,这么脏啊?这么乱啊?

  这是人住的地方吗?我在心里嘀咕着。

  我的家虽然在农村,可是,我的爸爸和娘把家打理得温馨舒适,赏心悦目。

  我们家的院子里,井井有条一尘不染的,小巧的花池,整齐的菜畦。屋内,窗明几净,盆景宜人。

  “宝贝儿,把行李和书包放东屋吧,屋里有炕。”说着,胡闹一手抱着我的腰,一手提着我的拉箱,我们俩进了东屋。

  “干柴烈火呀宝贝儿!”胡闹高兴得简直要死了,“这回,我们俩算是彻底地自由了!我们谁也不怕了!谁也管不了我们了!”胡闹就像狼见了可爱的小兔子一样,一下子把我压在了他那肥实的身子底下。

  我们什么也顾不了了,在胡闹家脏兮兮的大土炕上,我和胡闹紧紧地抱在一起,肆无忌惮地爱起来。

  胡闹疯了一样扯开我的衣服,疯了一样亲吻着我的身体,从头到脚,就像是急红了眼的饿狼。

  “宝贝儿,舒服吗?感觉美不美?”胡闹一边狂吻着我,一边问。

  “舒服,舒服,舒服死了……胡闹,快,快,我想要,我想要你,我好想,快呀……”我昏昏沉沉,我都要死了。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了,我的心里只有胡闹,天不存在了,地不存在了,世界上的一切一切都不存在了。在我的意识里,只有我,只有他,只有激情,呼吸,汗水,触电,春心荡漾……融化,融化,融化……两条生命如汹涌的河流,奔腾在茫茫的山川平原,汇入漫无边际的爱的海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