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爱山贼男

第四章 他们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爱山贼男 孙树环 1972 2014-08-20 10:27:37

    4:他们不把我放在眼里

  好些日子没吃到肉了,真是馋死了,我举起筷子夹了一片肉放进嘴里。啊!肉肉真是好吃啊!香香的,滑滑的,嫩嫩的,油油的,真是好吃死了!我原来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肉肉是这么的好吃啊!这么的美味养人啊!老天爷呀?我这是怎么了?我的感觉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敏感了?这也太幸福了!一块小肉肉就能让我这么幸福,我真是太幸福了,只有幸福点低了,人才能活得更多的幸福,我真有福气,不知不觉中,我练就了这么低的幸福点,看来,我这一辈子肯定会收获很多的幸福。

  “不要脸,馋!跟你说过多少回了?鸡蛋和肉是我和闹儿吃的,你什么活都不干,吃什么不行啊?真是的,没见过这么不懂事的。”胡闹的妈妈白了我一眼,一边用筷子拍打着桌子,一边扯着大嗓门儿训斥我。

  “你才不要脸,你才馋呢,家务活不算活呀?!我一天到晚闲着过吗?凭什么不叫我吃?我又没吃闲饭?凭什么?”我很不服气儿地反驳。

  “家务活还叫活呀?你没来我们家的时候,家务活我捎带着就做了,你来了,我也没轻松,你呀,其实就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家里有你没你一样,你又没给我们家挣钱,白跟着吃,吃什么不行啊?凭什么吃好的?白吃还想挑挑拣拣的?有饭吃就不错了,我们白白搭进白膜就够委屈的了,你还敢跟我们比?不看看自己。”胡闹的妈妈针锋相对。

  我又夹了一块儿肉很得意地放进嘴里:“那好啊,家务活不算活,明天我就出去找工作。”

  “得了吧你,就你?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烂工作没人敢要你,好工作你找不着,大学生都找不着工作,你算老几呀?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水平,真是的。”胡闹的妈妈一脸的不屑。

  胡闹妈妈的话,扎到了我的疼处,我立马儿恼羞成怒起来:“什么?!你别拿土地爷不当神仙!我告诉你,从小学到高中,我一路第一跑在前头,老师宠着,同学们敬着,父母捧着,我是清华北大的苗子,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对我这么说话,你这拾破烂的玩意算老几呀?”

  “你敢对我这么说话?!你那么有本事,你为什么看上我的儿子?你为什么跑到我们家来?我没有八抬大轿抬你去呀?你有本事去考清华北大呀?去呀?呆在我这里干什么?骚货!什么清华北大的苗子呀?假的吧?想男人想得都夹不住尿了,还清华北大呢,笑话!清华北大有你这种不务正业的玩意儿吗?”

  “你,你,你骂人,你臭不要脸你!你干嘛瞧不起我?你干嘛说我是不务正业?我是在追梦,我是为了我的梦想而来,我不是为别的,嫌我没本事啊?嫌我没文化呀?你真是浅薄,只有理想变成现实,管别的干什么?我知,浅薄,无知,浅薄。”我气恨地指着胡闹的妈妈。

  “叶子,你这是怎么跟我妈说话呢?算了,咱们家的事儿,一切都听妈的。”胡闹见我和他妈杀了起来,他站出来要消灭这场战争。

  我一看胡闹偏向他妈,我的气儿更大了:“我容易吗我?!我来到你们家,睡脏乎乎的炕,用臭气熏天的被褥,吃不见油滴的饭菜,干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体力活,我冤枉死了我!胡闹,你说,我在学校的时候,是不是老师同学们都宠着我,我是不是很聪明,我是不是学习尖子?我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呀?”我冲着胡闹大吼。

  “当初我不是都跟你讲明白了?我们家穷,我们是捡废品的,你不是不嫌弃吗?”胡闹也急了。

  “是你妈先嫌弃我,蔑视我,要不是她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能说这样的话吗?说良心话,就你们家这条件,我埋怨过吗?我既然做出了选择,我认了,可是,人都是有尊严的,我不容许任何人不给我脸面,尤其是说我没用,你是知道的,我是不是全校第一,我是不是清华北大的苗子?我是不是?”

  “好汉不提当年勇,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既然你决定和我一起生活,就得听妈的,我们家就这样。”胡闹气哼哼地扭着他的脖颈子。

  “你妈要是做得对,没二话,我听,可是,你妈做的对吗?有那么蔑视人的吗?有那么不拿人当一回的吗?你是傻子啊?”

  “妈无论怎么样都是对的,我们都得听妈的。”胡闹坚定不移地坚持着自己的意见。

  “你妈叫你去死你也去死啊?”我很是生气地问。

  “对。”胡闹坚定地回答。

  “对个屁呀?!”我怒目而视。

  “我说对就对,老爷们儿说了算。”胡闹拧着脖子坚持着,跟在学校的时候相比,他硬气多了,在学校的时候,他根本不敢这么跟我说话,那时候,我是班里学校里的公主,别人仰视还来不及呢,谁敢这么对待我呀?这可好,胡闹这个当初仰视我的丑小鸭,现在以白天鹅的身份出现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叶子了,我已经不被人重视了,我已经是被人看不起的人了。

  “你……没家教,没素质,懒得跟你说话。”

  “哎,没家教就没家教,没素质就没素质,你要是有家教你要是有素质你能看上我呀?”

  “胡闹?!你也敢轻视我?在学校,谁看得上你呀?要不是你追我,我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要是我继续求学,我能到你们这种人家来?”

  “你有什么了不起呀?你是皇上的女儿呀?”胡闹竟然敢跟我瞪起了眼珠子。

  我看,神仙也跟这娘俩说不清了,得,君子不跟牛置气,既然龙已经被困在沙滩上了,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